童年回忆

作者阐述:其实回想起最初的童年,发现好多事情自己早就已经淡忘了,只留下来一些“比较重要的琐事”。就比如我这次写的故事,其实是个悲剧(hhh)。其实这个故事的“结果”至今还在我身上留着印记,只不过可能已经过去太久,这个痕迹已经淡化到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了,如果我不说,外人可能都看不出来我眉间有一道疤痕。

 

我的视角:

“砰!”,伴随着一声巨响和铁制椅子的翻倒的声音,上一秒还活蹦乱跳满屋子跑的我突然感受到来自眉间的一阵剧痛,我被这痛感吓懵了几秒,随即开始嚎啕大哭。

父母见状赶紧赶来,我一看到他们两个焦急的眼神,我心里更加难受了,哭的更大声了。我是不知道我当时的样子有多狼狈,不过想起来肯定很严重,毕竟一个没几岁的小孩子以全速跑着撞上一块铁板子,情况可想而知。

我只觉得天昏地暗,家中长辈们慌乱的声音从我耳旁一一掠过,一块类似纸巾质感的东西糊在了我的脸上,我感觉我被抱了起来,而我因为略有失血和惊吓晕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时,寒风从我面前呼呼的吹过,我感觉有好多人围着我,抱着我在跑动着,我被裹在一个褥子里,褥子里是那么的温暖,似乎外面的寒冷与我无关。我就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突然睁开眼睛,手术台刺眼的灯照得我眼睛疼,我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躺在这手术台上。医生见我睁开了眼睛,就叫我放轻松,一切都会好的,交给他们就好。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太累了,还是被医生的话说服了,一开始紧张害怕的心情竟然逐渐消失了。我逐渐闭上了眼睛。

再剩下的,可能就是后来听我妈说我的父亲把那个“肇事”的椅子直接扔掉了。

上帝视角:

夜已经渐深了,大部分家庭刚刚吃完晚饭,正在收拾家里的残局,这个时候一个小孩子的家中突然传出了金属碰撞的声音,随即传出了小孩的哭喊声。原来是一家子吃完饭,小孩子想要拿到那椅子上的一个东西,但是母亲却将其往里拿了些,但是孩子还是想要拿到。脚下一滑,发生了惨案——他的眉正中间狠狠地撞到了椅子上,血如泉涌。小孩子的家长在他滑倒的那一瞬间想要扶住孩子,可是还是为时已晚。

看到这惨状,他们赶忙找出纸,想要先为孩子止血,可是出血还是太重,父母便决定先去孩子母亲工作的医院治疗一下。但是外面仍在刮大风,于是找来了一个小被子,裹住孩子就往医院跑。外面冷风萧瑟,不过孩子被被子裹得很严实,应该是感受不到一丝的寒意的。到了医院以后,发现孩子的这个伤势需要做一个小手术,医生建议最好缝针,但是他们这里做不了,需要去更远一点的一个医院做。但是夜色已深,在那个网上约车还不普及的时代,在深夜叫上一两出租车是很困难的事情。他们已经站在街边一段时间了,可还是没有见到一辆车,所有人都十分焦急,但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在原地焦急的等待。终于,在空荡荡的街头上远处行驶来了一辆出租车,孩子的父母赶忙拦下出租车,跟司机说是去医院给孩子做手术。司机也没有令他们失望,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这可能是他们坐过最快的一次出租车,司机在深夜的北京风驰电掣,不一会就到了医院。

父母谢过司机后,赶忙带孩子到医院里面挂号,然后去做手术。

孩子被加急推进了手术室,纯白的手术室显得十分整洁——甚至让人感觉有些异样。医生们把孩子放在手术台上面朝上平躺好,就开始做手术了。理论上来讲是一个小手术,只要把伤口清理干净在缝合上就好。主刀的医生在做好所有准备好工作之后就开始了,手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可能是打的麻药比较少的原因,孩子在手术中的时候醒了过来,但是他感受不到痛觉,只看到好多医生围在他周围,手术灯晃得他眼睛疼。一旁的医生看他醒了,于是在耳边安慰了他几句,孩子便又闭上了眼睛。

手术很快就做完了,孩子被父母带回家中静养,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