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帝国(终稿)

僵尸帝国

序章

深夜的村子格外宁静,守卫都站在瞭望台上,没有人关心着漆黑的街道。一个黑影快步走向农业区,拔了根胡萝卜饱腹,便走向了村长的屋子。迪雅的晚上一直刮着刺骨的寒风,其中阴森没过寒冷,守卫们也仅能在瞭望塔的火堆旁瑟瑟发抖。可是送信人莫森亚明显能感到这个夜晚没有他离开前那么冷,天气转暖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天边的云彩好像一下子就不那么阴森了。

胡萝卜还是熟悉的味道,又硬又难吃,其实莫森亚他自己也不太相信他竟然能这样轻松地回到迪雅,而且带来的不是冗长的死者名单,那样的苦日子已经笼罩着迪雅不知多少年了,也不知有多少像莫森亚这样的送信人在远征或是归途中因种种原因死亡,最可惜的是有一次一个送信人死在了迪雅紧邻的树林,明明里安全就剩那么最后一步路,可他却只留下了一张划掉了除了自己以外所有人的名单。

虽然这一次死伤仍然惨重,首领同之前大部分远征一样没能活着回来,他看向仅剩余几人没有划掉的名单,那几个名字显得分外熟悉,不知道他们几个在这次胜利之后会想要做什么,这恐怖的远征应该永远结束了。太阳升起之后,守卫们将再也不用守夜了,亡魂也终于能得到安息。

他畅通无阻的走到了村长的门前,且门前并没有守卫,莫森亚的诧异仅存在一刻便消失了,村长就是领队啊,没有他的牺牲,这次的名单可能都送不回来。他保着怀疑打开了村长家的门,希望能有个好的继任者能带领村子走向富强。

村长家里正在发生激烈的争辩,看到了莫森亚的归来就都送了口气,便焦急地向莫森亚询问这次远征的结果,他看见了之前作为村长助理的爱西斯坐在村长的座位上,按照规矩,村长死后应该进行选举来确定村长的人选,这也正是他对村子未来抱有期盼的原因。可是带来村长死讯的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想起村长的遗愿,那危急的场景下他也不太记得请是不是村长的遗愿了,死在他怀里的远征队员恐怕只有他怀中的名单才能数的清了。可是那命令他不知为何却记得分外清晰:“回到迪雅建立起一个高塔,并在上边刻下古典符文”。他只听说过古典符文,但是却从未有幸见过甚至接触过,这遗嘱真是个麻烦事,莫森亚暗暗地想,可是这毕竟是村长的遗愿按规矩说是必须要执行的。

按照传统他将名单给村长家的众长老展示,大家看见第一个名字象征着远征队首领的名字上的那道杠时心头一震,原本争执得火热朝天的房子顿时被默哀的气氛笼罩,久久不能退散。可是莫森亚却劝大家不要那么悲观,因为写在最后的那个名字,每次远征都有的这个名字,这个给村子带来无尽苦难的象征着大亡灵法师的名字上第一次划下了象征着死亡的那道杠。

大亡灵法师被刺杀的捷报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人类社会,这个魔法最初发源的小镇迪雅也该放宽严格的法律了。在没有外敌的侵扰的迪雅,一个昔日的魔法之都,战火没有那么容易停歇,因为大亡灵法师的死去而引发的权力斗争才刚刚开始,当初使得迪雅文明长流的制度也将逐渐演化成为文化,随着即将立起的古典符文同这里的守卫守护着的不仅是魔法的起源,还有亡灵法术的起源。

邓泽:起源

“人类的身体算不上强壮,在野兽面前不堪一击,同野兽争斗的勇士大多无名地死去;人类的武器算不上发达,铁质武器刺不穿宏伟巨兽的铠甲,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人类的生活算不上温饱,好的环境都被巨兽和更加凶猛的部落所占据,文明的发展只有艰苦。能解救人类的唯有魔法”他如是写道。

迪雅只是这个自诩为文明社会的部落在迁徙中的一个据点,正如他所写的他们不知在迁徙的路途上遭遇了多少艰难险阻,见到能吃的东西除了草就是野兽,又在野兽上牺牲了好几个青年才俊,找到了看似不错的山洞却发现里边有条龙,又是一场血腥而恐怖的恶战。好不容易到了一个看起来风和日丽的平原,刚建立起家园,以为生活将要有所改观时又有更加野蛮的部落在晚上发动突袭,“文明”伤亡惨重,只能继续迁徙。伤痕累累的“文明”历经千辛万苦又到了一个看起来不至于冻死全部农作物的苔原再也走不动了,就在这里定居,不知这里表面上的冰封只是因为魔法之风旺盛影响到了气候,而不是因为身处极地。

无论如何,“文明”建立了新的家园,迪雅是这时的村长的名字,村民们在这里风和日丽的春季中为了纪念他便把他们的新家园命名为迪雅。邓泽,被认为是村子里的怪人,老是在研究一些新奇的东西,美其名曰是在“发明”,跟人们说“文明”就是在“发明”中建立的,不管他平时在干什么,邓泽的剑术在那时真是无人能敌,一路在迁徙图中带领“文明”杀到了这个冬日的苔原,春日的沃土。迪雅也给了邓泽“发明”的自由,邓泽也找了几个朋友在搞“发明”。

最初邓泽一直专心研究炼金术(物理学出现之前就有化学的雏形也就是炼金术了),但是迁徙途中他的宝剑无法伤及巨龙的鳞片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有一天他在迪雅边挖到了一块奇异的石头,上边好像刻着什么诡异的字,不知这石头有何魔力,但是邓泽因为炼金术的毫无进展,逐渐把重心从炼金上转化到了魔法上,可是在迪雅这片沃土出生的孩子们不知道巨龙的宏伟也不知道自然科学的局限。

记得最初他们离开家园的原因就是部落入侵,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希望守卫家园,可是却没有办法抵挡野蛮部落的入侵,明明“文明”的武器更好,邓泽在那时的剑术虽没有现在那么厉害,但也不容小觑,可是却被一帮由“野蛮人”组成的部落从四季秀美的家园赶走了,赶到了这个有着寒冬的苔原。

可能是因为这里旺盛的魔法之风,或是迪雅人们信仰的神的眷顾,邓泽发现那块石头里暗藏了一个红色半透明的晶体像是一个透镜一样,十分奇且密特而度不小,透过它可以看到魔法之风的流动,他也意识到了迪雅的寒冬正式因为这里的魔法之风造成的,并为追寻魔法之风开始在迪雅周围活动,邓泽逆着温暖的春风,在勘探中希望探寻这风的源头。邓泽首先来到的是迪雅东边的森林。

“文明”是从迪雅东方的树林中迁徙来的,东方的这树林中都是参天的古木,偶尔能看见一抹蓝天,其实这里的环境并不是多么恶劣,但是在粗壮的根系遍布的土地上,有低矮的灌木和苔藓争抢着那少得可怜的照在地上的阳光,树根互相缠绕,甚至有致敬比人还粗,盘踞的根系中暗藏着许多致命的危险,这里的毒蝎毒蛇可能是因为受到老林灵气的影响,可以轻易致人死地,“文明”在这里时经历的最大的问题还不是野兽,而是在这些盘踞的根系中能吃的东西实在是少之又少,而且这里不乏有很多有毒的植物,虽然这些植物以后将成为珍贵的魔法材料,但是在最初很多人被有着清脆嫩叶的伪薄荷、看起来不那么难吃的泛着蓝光的鬼灯草等看起来能吃的植物所中毒,因为没有人会魔药学而只能听天由命。邓泽在森林里一路向南,记录着他遇到的植物,期盼着自己带的干粮能支撑他来到一个能觅食的地方。

邓泽穿过了森林来到了一个孤山脚下,那入云的山峰像是把大陆一分为二似的挡住了整个视线,邓泽暗想道如果在这个孤山设防,那么对面的大陆几乎就是无懈可击的,他用着那透镜继续追随着魔法之风,他发觉魔法之风发源于山的对岸可是冬日寒冷的季风却能被这里的孤山所阻挡,温暖的夏季风也从这山脚发源,所以他将这座山命名为帝维希亚意为分割,便顺着魔法之风开始了登山。

在山的阳面,他将来到魔法之风发源的地方。

邓泽:亡灵法术

在爬山的过程中,温度降低是必然的,邓泽希望生一把火来取暖,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山上火石好像并不能派上用场,冒着被冻成干尸的风险他拿出了那块透镜般的石头,在雪山上,连这块石头也变得愈发灰白,原本火焰的红色淡去了,这石头也不那么透明,所以从中看到魔法之风的流动还是一件魔幻的事,他看着这里涌动的魔法之风希望这块石头能为他升起生命之火。

对着干柴,邓泽用透镜对准阳光,希望它能用太阳的光照生活,但是从透镜中放出的稀薄光线预示着这尝试和火石一样苍白无力。邓泽逐渐失去了耐心,开始发疯般的将透镜四处挥舞,希望能触发什么奇迹,但是别说生命之火了,连颗火星的影子都看不到。邓泽陷入了绝望,他感到自己四肢的寒冷逐渐侵向了躯干,再也无法强撑着玩弄手上的透镜了,他感觉越来越困,神志恍惚,难道“文明”的第一剑士,大发明家,一手成就“文明”的科技的天才“发明”家就将为了追寻不一定存在的魔法在帝维希亚这个只有自己知道名字的孤山上变成一具冻僵的尸体了吗,邓泽还不甘心,他将那透镜再次对向了太阳,祈祷着神迹发生,在晕倒前应该是神志不清了说了一段他自己都不懂的胡话就任由困意占据自己的身体,而那透镜倒向了那些木柴。

神迹真的发生了,那透镜其实并不是透镜,是已经可以作为魔杖核心的高级魔法圣物,邓泽能随“文明”到达迪雅并从这圣物中窥视到魔法之风已经体现他不是一般人了,最初的魔法典籍正等待着他书写。其实这施法并不需要对准太阳,但是邓泽将对太阳祈福留作传统记录在他的著作中。

邓泽再次醒来也不知自己晕倒了多久,只看见身前的木柴变成了仍有余温的灰烬,他很快明白了这透镜不仅仅是透镜,而是魔法核心,以他的才智和悟性他明白了魔法之风的存在,并开始尝试主动进行施法。作为“文明”的第一个法师,他自创了一门魔法语言,来区分迪雅人们平时说话的语言和魔咒施法的语言,并开始尝试收集和控制魔法之风。

随着邓泽对核心的研究的深入,他发现了核心为他指引出的爬山路实际上应是最易于通过的路线,魔法之风在某种意义上有水的特性,在阻碍最小的地方流动。而后来人想要翻越帝维希亚会将更加困难,这更让邓泽确信山的对岸的安全。邓泽登上了一个小山峰,感觉四肢又冷又痛便决定休息一下,他这次点火是他正式的创造魔法,这时他才明白这里的技巧:魔法之风是一直存在的,神迹是人的意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召唤出来的魔法之风的造物,咒语只是神迹通过人为方式的激发,所以需要有魔力的物体,如法杖才能施法。魔法之风的强弱对法术有很强的影响,迪雅的魔法之风盛行所以将会成为“文明”的魔法之都。邓泽经历了冻死的危险,便有资格创造生成火的魔咒,有了火的帮助,他在路上变得舒服了很多。

“人们总是在永生路上不断探索,甚至有人欲望过于激烈导致走火入魔、杀人无数,但是仍没有人成功,死亡仿佛无法击败的阴影一直悬在人们的头上,有了魔法,这些会发生变化吗?”他如是写道。

迪雅的魔法之风能匹敌山的对岸这件事震惊到了邓泽,邓泽的这次旅行回来才发现村里人都认为他早就死在东方的森林中了,但是对“发明家”的归来总归是有惊喜的,邓泽回到了久别多年的小屋,手握着探索帝维希亚南北的拥有魔力的奇珍异宝,他甚至能用他的魔力和野兽巨兽对战并第一次击败他们,回到了这个为“发明”而生的屋子里,邓泽知道现在的他不是那个背井离乡的“发明家”了,现在他的使命是将自己创立的魔法传遍迪雅,让“文明”在魔法的庇佑下发扬光大。“文明”有了魔法不再会被蛮族欺负,在巨兽面前也有了一战之力,利用了魔法之风的力量,生活也更加舒适,而邓泽从“发明家”变成了迪雅的首席魔法师。

与此同时,他也在不断尝试挑战死亡的权威,他发现了魔法之风里神秘的死亡之风,并将破解这个死亡之风作为自己的第一目标。后来他练就了能控制死亡之风的能力,当他将死亡之风的力量同其他魔法之风以特定比例混合的后又创造性地吟唱了一段全新而又冗长的咒文后,一道泛白的青绿光芒突然在邓泽的手中迸发了出来,照亮了整个房屋,从窗外看就像这屋子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不知道这绚丽的青中注入的不仅是他对死亡的挑战,而是世世代代人类对永生的幻想由魔法之风铸成的元素。这元素同他之前见过的任何魔法都不同,不是说他在其他方面的魔法造诣不如这里的其他人,只是他在亡灵法术上的成就空前绝后,当他要进一步研究这绚丽的新元素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撞开了。

邓泽:迪雅

“嫉妒是小人拥有的众多品格之一,在他们的价值观中,你的好就是他们对你坏的理由,仅仅是你的好就足够了。”他如是写道。

刘洛斯是与邓泽同年出生的“文明”成员,比邓泽小两个月。在迁徙中邓泽曾多次救过他的命,他当初也和邓泽一起做“发明”但是成果老是不如邓泽就和他的剑术一样。邓泽离开迪雅后,刘洛斯当上了卫队长全权负责迪雅城的治安和安全,私下里他还经常搞些“发明”,对邓泽留下的那些精妙的小物件赞不绝口,想着有一天他要是有邓泽的天赋就好了。他也在邓泽不在的时候接管了迪雅的“发明”,并在迪雅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良,而且他的卫队工作也做得十分优秀,逐渐也有了很高的声望,甚至高过了生死不明的邓泽。

在邓泽回到了迪雅的时候,实际上刘洛斯已经住在邓泽原来的屋子里了,毕竟邓泽那时生死不明,而刘洛斯是最像能接下邓泽当初的事业的人。当邓泽回来时,带来的竟然不是新的“发明”而是足以撼动整个迪雅根基的魔法。本以为已经追上邓泽的刘洛斯受到了深深地打击,大家都围着邓泽,向他请教魔法知识,就像当初邓泽给大家介绍他的那些有趣的小发明时一样,这次大家显得更加的热情,每个人都想学习魔法不光为了防身还为了更好的生活。可是他的房子被邓泽收回,他的发明在邓泽的魔法面前一文不值。本来他以为已经超过了邓泽,以后要成为迪雅的接班人的刘洛斯在邓泽的归来后竟然遭到如此冷落,这是纵横迪雅多年的刘洛斯无法接受的,至此他的重心改变为了如何打败邓泽。

邓泽回到迪雅后召集了原来的几个一起玩“发明”的小伙伴,亲自向他们教授魔法,并给他们了“大长老”的称号,并将魔法传播的任务交给了这些大长老,刘洛斯就在其中。虽然有时邓泽也会亲自出手,但是大部分是时候邓泽都是在进行魔法探索的过程当中,那时的魔法典籍几乎全是邓泽所做。其他的“大长老”们忙着魔法普及,但是也有几个人也创造了几个属于自己的术式,这其中就有刘洛斯,但是这些人的心意和当初帝维希亚上的邓泽强,对术式的理解和使用和邓泽是有很大差距的。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邓泽却在家里忙着挑战死亡的权威,这时刘洛斯找到了邓泽,对他说:“作为首席的你也不要天天在家里搞研究,最近我发明了一个新的术式,出来切磋一下啊”

邓泽反常地答应了他:“正好出去散散心,天天在屋子里研究也没什么进展,死亡难道真的不可逾越吗?”

刘洛斯十分诧异,死亡?但并没有多想,就和邓泽一起走到了森林里的小平地。刘洛斯忙着打败邓泽,一上来就开始猛烈的进攻,把自己的几个独创术式都使了出来希望能一下打败邓泽,但是在这多种魔法之风的涌流中邓泽仅仅是挥了挥手就把刘洛斯的术式消掉了,让这里的魔法之风回归平静。刘洛斯感到十分的震惊,这明明是我发明的法术,本应出其不意,他不知道怎么防守就会被我打败的他怎么连一个施法的样子都没有就把我的法术消掉了。

此时的邓泽看到刘洛斯脸上的震惊才知道自己刚才对魔法风的操控在这些“大长老”的眼里是违背常理的。这也不错吧,他想,这样也正好有一个对付他们的方法,但是下次我还是尽量用防守术式吧。

操作魔法之风是创立亡灵法术的必须前提,但是也是一个难度令人难以想象的魔法,此时除了他整个世界也找不到人有这样的潜能。魔法之风这种不光本质上不稳定而且分布上也不稳定的东西一不小心就会发生严重的副作用受伤的不仅是施法者而是周边的所有人,邓泽是在研究魔法之风的组合以与死亡抗衡的过程中才熟练掌握的这个术式。

在此之后邓泽更加沉迷于对死亡之风的研究而几乎不再出门,而刘洛斯则在反思自己为什么老是被邓泽压上一头。刘洛斯在魔法上也有不俗的天赋,只是不如邓泽这样的万世不遇的天才,他的这种嫉妒逐渐变为怒火,在后来的切磋中,刘洛斯下手越来越狠,甚至都能杀死一般魔法师的术式都使用了出来,但是这时邓泽都以不同的组合防御术式给挡了下来,并每一次进攻都恰好能突破刘洛斯的防御,刘洛斯也一直在研究更大威力的魔法知道有一天他突然想起第一次切磋时邓泽跟他说的话,死亡,难不成邓泽在研究黑魔法?

这次他没有和“大长老”们一起,而是找的迪雅的城市卫队,抱着对黑魔法的怀疑来到了邓泽的门前,此时屋里突然闪耀着明亮的青绿光,使得门前的卫队成员吓得四肢发抖,抱着恐惧和怀疑推开了邓泽家的大门。

莫森亚:迪雅

“亡灵法术是以死亡之风为主体和媒介,综合多种魔法之风的力量创造缚灵等亡灵生物或是延长生命或是使死亡生物复活的法术,是对死者灵魂的亵渎。黑魔法是以黑暗之风为主体的魔法的一个贬低称呼,力量十分强大,但是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有很强的副作用。”他如是写到。

莫森亚是卫队的新成员,还没有成年的他就不断的申请想当守卫,因为那时的守卫没什么危险所以他也如愿以偿了。可是在当上守卫的第一天就被卫队长传来紧急命令召集整个卫队来到首席魔法师邓泽的家里,说是对黑魔法的调查。当时的卫队本来就只有十几个人,因为迪雅周围本来就没什么威胁,而且“大长老”们也有部分担起了守卫迪雅的职责,虽然莫森亚在守卫里只是个新手,但是他已经基本掌握了当时守卫需要用到的所有术式,这也是刘洛斯让他也来到邓泽家的原因。

本来莫森亚还在抱怨为什么雨天要去找首席魔法师,但是他又不失有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激动,知道邓泽家的大门被守卫们强行打开。

打开邓泽家的门后,守卫们看见了邓泽手上的鬼火,立马认定了邓泽在研究黑魔法并要求他接受逮捕。

邓泽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使得守卫们不寒而栗道:“就凭你们还想逮捕我,而且黑魔法这个理由未免有点过于牵强了吧,我可从未听说过有如此罪名。”

“当初警惕大家不要研究黑魔法的可是我们亲爱的首席魔法师本人吧,没想到您竟然在自己偷偷研究黑魔法。”克服了恐惧的刘洛斯说道

“严格意义上这个其实不算黑魔法,而且我告诫你们是为了你们好,你们可不清楚黑魔法的副作用”

“除了黑魔法还有什么能弄出你手上的这,这什么奇怪的鬼、鬼火”刘洛斯被这火焰震惊到了,也不清楚这究竟是什么高级的魔法

“说实话我也不太清楚,而且我说过了,这个严格意义上不是黑魔法”邓泽却十分冷静,面无表情地说道。他看向了他手上的鬼火,突然有些激动:“多么神奇的法术啊,我将它命名为亡灵法术,你们现在面对的就是世上第一个亡灵法师。”

“不管你怎么称呼它,将黑魔法从迪雅根除就是我们卫队的基本任务之一,准备好战斗的觉悟吧。”刘洛斯的声音已经接近喊叫,但是此时他的身姿正是迪雅卫队长的身姿。

“你们整个卫队加在一起,都不足以和我抗衡”邓泽又回归了冷静。

“我是迪雅的卫队长,你被逮捕了”

卫队的所有人都有的拿起法杖有的摆出动作,都开始了释放卫队的制服犯人法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和刘洛斯第一次和邓泽斗法的那样在邓泽的手前消失了,邓泽一抬手,一个气流波将卫队的人全部击飞,弹离了邓泽家。

邓泽拿起他屋子里一件已经超越神器级别的魔杖,邓泽为它起的名字叫“真王赐福”那法杖大改有四尺长,杖身全黑,上边有四个用于固定的尖角包裹着一颗半透明的乳白有些蓝色的核心,正式当初那块石头经过施法加入了对其他魔法之风尤其是死亡这风或者说是亡灵法术的控制也不为过。邓泽走出屋子,在冰冷的街道上开始下起大雨,他将法杖对着地面磕了一下便把刚要站起来的卫队成员全部放到了。他突然停止了魔法的使用,而是拔出了宝剑,其实他现在的宝剑也是神器级别的圣物了,但他要用剑术和刘洛斯决斗。

刘洛斯也很快领悟了邓泽的意图,抽出了宝剑。两人的刀锋交汇之时,便是迪雅最强实力的对抗。

刘洛斯经过这样拼命的练习但是剑术始终远不及邓泽,莫森亚看见想上前帮忙,但是以他的实力根本无法在这样的对抗中插手,就被邓泽一剑放到了,邓泽对卫队一直是手下留情的,甚至对刘洛斯也是,虽然剑术上有明显的差距,但是他从不进攻要害,只是点到为止。邓泽抓了个破绽,出其不意地将刘洛斯的剑弹飞并将他打倒,并用剑对着他。“我不想在这里大开杀戒,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邓泽冷冷地说道,“看起来迪雅已经不会接受我了,我发誓不会再回来但是你们也不要自寻死路。”此时,迪雅的大雨已经瓢泼,刘洛斯的脸上满是泥水和不甘的泪水。

刘洛斯还不甘心,对着远去的邓泽发了一个他毕生杀人法术的绝学,但是邓泽甚至都没有用扭曲魔法之风的方法防下这个法术,而是硬生生的让刘洛斯的法术打倒他的身上,突然一道青绿得发白的火焰从邓泽身上燃起,照亮了整个迪雅。“就凭你这样微弱的法术还想杀死大亡灵法师?”邓泽笑道。仿佛连天神都被邓泽吓到了,雨水在他说话时甚至会变小。

“对了,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件事,我诅咒迪雅一日未得到救赎寒冬就永不退去”说罢,他将“真王赐福”微微抬了起来,一道魔法之风的涌流从法杖核心中流出,传遍了邓泽。雨愈发猛烈了,使得卫队的人们睁不开眼。

如他身上的鬼火熄灭一样,邓泽消失在卫队的面前。

天上的大雨不知怎地变成了大雪。

莫森亚:远征

“对那些罪人,我都给予了忏悔的机会。可是因为罪孽最深重的人,他们都不屈服。我在将他们收入麾下时也犯下了滔天大罪,对他们的灵魂是多么可耻而又可怕的亵渎啊。有一天我真的应该停止亵渎,让这些勇士们的灵魂安息。但是这是要在澄清罪孽之后。”他如是写道。

在那天后,邓泽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他的大量魔法典籍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实际上是邓泽利用魔法带走了,留下的只是基本最基础的魔法教学,根本没有上升到像魔法之风亡灵法术这样的高端魔法理论。刘洛斯通过那天守卫迪雅的英勇表现让迪雅将村长之位转让给他,又通过一些手段让迪雅和他的竞争对手“突发大病身亡”。刘洛斯开始对迪雅实行严酷的法律和集权统治,并准备发动远征报仇,而迪雅的气候正如邓泽所说的,一直大雪纷飞。

大长老们纷纷离开了迪雅,并开始利用邓泽交给他们的知识建立新的聚落,其实邓泽教给每一个大长老一个魔法之风的使用方法和特点,有的学的是同一个魔法之风,只是教的是不同的方面,甚至连死亡之风和黑暗之风的知识他也传授,但是放眼整个迪雅,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这其中唯独没有刘洛斯,因为他清楚刘洛斯居心叵测,真正有资格学习魔法之风的是心灵纯洁的之为学术而生的大长老,而不是这样罪孽深重的村长。

邓泽来到了帝维希亚之南的死亡之风平原,这里是死亡之风最旺盛的地方,他在这里竖起了一个和“真王赐福”十分相似的高塔,并建立了以亡灵法师为首的魔法师统治亡灵生物的国度,他自己说是帝国,但是在大部分“文明”的聚落眼中,都称为僵尸帝国。大长老们建立起自己的聚落,也都是在魔法之风盛行的地方,但是他们并没有向迪雅宣誓效忠,他们这些统治者本身还是对邓泽十分尊敬的,在未来的战事中大长老们将保持中立。

莫森亚和大多数平民一样除了气候变化,对政治一无所知,只知道村长刘洛斯准备发起一个名为远征的计划,刘洛斯被派沿着当年邓泽远征的路线绘制地图,作为第一次迪雅远征为后期对僵尸帝国的远征做准备。

莫森亚绘图师的任务在当时人口紧缺的迪雅政权中只能让他带一个副手,那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厄克洛尔。厄克洛尔是迪雅的新一代魔法师,对邓泽的著作一直抱有深刻的兴趣并且有一定的研究成果。他拿着一个木柄的魔杖,他在邓泽留下的魔法器物中找到了这颗杖心,莫森亚一直想要他的杖心,他知道这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但是厄克洛尔一直不给他还跟他开玩笑说:“当你真的配得上这块杖心了,我就把它给你。”他们两个人拿着当初邓泽设计刘洛斯改良的绘图工具和当时迪雅少有的几张残破不堪的地图走入了东方的神秘森林。

因为邓泽的法术对魔法之风的扰动,莫森亚和厄克洛尔走进的魔法森林和当初邓泽走入的时候可谓千差万别,森林里的魔法生物因为魔法之风的扰动而生活得很艰辛,森林的环境也更加阴森恐怖,一天只有正午能见到阳光,在这里生存也更加艰难。根据大亡灵法师的话他们不用在森林里过多逗留,他们便立刻向南,突然找到了一个湖泊,厄克洛尔感到注入河流的小溪有什么特别的气息,并拉着莫森亚逆着小溪向南前进,果真很快地离开了森林,没有与这里的魔法生物发生过多的接触就到了帝维希亚山下的平原,莫森亚一下就认出了这就是邓泽典籍中的孤山“帝维希亚”,而山的彼岸,典籍中的魔法之风的源头,也正是他们远征的目的地—僵尸帝国。

莫森亚:帝维希亚

莫森亚和厄克洛尔的远征十分顺利,但是其他离开迪雅的远征队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十个人中也不一定能有一个回来。莫森亚和厄克洛尔进入了一次魔法森林之后再也不想去了,便一直找借口待在迪雅。因为惨痛的伤亡,刘洛斯接受了莫森亚的建议,建立了送信人的制度,其中亘古不变的是第一个名字永远是首领而最后一个永远是邓泽,每个人员死亡便在名字上话一道杠,送信人自己的名字也写在名单上,尽管送信人的职责是将名单送回迪雅。而莫森亚本人将在最后一次远征中充当送信人的职务。

在后期的远征中,迪雅已经对周边的地形有比较充分的了解了,远征的目标也指向了僵尸帝国。在这个阶段莫森亚突然看到村外有一个步履维艰的伤者在艰难地走动,莫森亚走近时被吓得叫了出来,这个人伤口已经腐烂了,眼睛中几乎全是眼白,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他左手拿了一张羊皮纸,右手中是一把残破不堪的宝剑,他看见莫森亚,并没有向前,而是将羊皮纸交给了他,便向魔法森林走去,一句话都没说。莫森亚展开羊皮纸,上边写道:“帝国正式向迪雅宣战,直到迪雅得到救赎”

刘洛斯得到消息后,立刻将羊皮纸交给刘洛斯,刘洛斯看到消息破口大骂:“邓泽这小子还自称皇帝,真是不自量力,总有一天我一定要打败他。”并立马扩大了卫队规模,让守卫们每天晚上都守护迪雅免于遭到僵尸帝国的袭击。

随着远征的不断失败,伤亡也愈加惨重,伴随着迪雅愈发严酷的刑罚和严格的管理制度,人们对村长刘洛斯的统治也愈发不满,刘洛斯的政权危在旦夕,仅有当年卫队的成员忠于刘洛斯。刘洛斯也感到时局对持久战不妙,僵尸帝国的进攻也愈发猛烈,觉得时机已至,决定举全迪雅之力,自己作为首领,发动大远征,要知道最近的几次远征首领都没能活着回到迪雅,但是此时刘洛斯为了打败邓泽的心已经近乎疯狂。莫森亚仍想推托但是刘洛斯点名让他做送信人,他也只能照做,带上了厄克洛尔同他一起作为刘洛斯的心腹参加了大远征。

途经魔法森林,远征军通过人数和补给的优势一路向南,沿着小溪很快的就到了帝维希亚山脚的平原,这次远征显得格外地顺利,打败邓泽拯救迪雅仿佛近在眼前。当他们登上帝维希亚时才明白之前的远征失败的原因。当初的邓泽险些在孤山上长眠,路上都是迪雅远征队的白骨,使得远征队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压抑,晚上经常会传来缚灵的喊叫声,让他们毛骨悚然,一直得不到好的休息。没有了魔法之风的帮助,他们登山的路线显得格外漫长,甚至魔法之风还要戏弄一下这次的远征队。

一天醒来,莫森亚还以为自己瞎了,眼中只有白茫茫的一片,暴风雪笼罩了整个帝维希亚,仿佛是上天对远征队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这样的天气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全军覆没,刘洛斯立刻指挥远征队生火,大部分人无力地挥动斧头,手已经冻得动不了了,但是为了生存还是尽可能地卖力,一步步将柴火堆在一起。可是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下,连刘洛斯都无法点出火花,大家越卖力耗费的精力就越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工具还是魔法都无法在这暴风雪中点燃生命之火,暴风雪愈加肆虐,要将人吞没似的,大家还是一筹莫展,远征队的旅程在这里就要宣告结束了,死因是魔法之风的乱流引发的暴风雪,莫森亚绝望地看向厄克洛尔,祈祷着奇迹的发生。

一道泛黑的红光穿透了白云,直插云霄,火焰再一次在帝维希亚上燃烧了起来。厄克洛尔手中的法杖的杖身因为承受不住强大的魔力而折断了,这驱散暴风雪的法术瞬间就停了下来,但是升起的熊熊烈火已经足以让他们渡过难关了。厄克洛尔也应声倒下,这种颜色不是仅通过火焰之风就能召唤出来的,其中一定少不了黑暗之风的作祟。但是在这个时机,火才是生命的象征,黑魔法也没有关系的。厄克洛尔突然吐血不止,没有系统学习过黑暗之风的他在使用高阶黑魔法的时候对那副作用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了,莫森亚看着生命力从厄克洛尔的眼中逐渐淡去,感觉到万分悲痛与无助,厄克洛尔因黑魔法死前,握着莫森亚的手,吃力的说道:“莫森亚,你一定要活着回到迪雅,这块邓泽当年在这里用过的杖心就托付给你了。”说罢他应声倒去,握着莫森亚的手也逐渐变得冰凉,失去了血色。

突然,厄克洛尔的手又握紧了莫森亚,刚才的将死之人竟然能起身,只是眼中的颜色确是鬼火的青白色,莫森亚看着厄克洛尔的双手靠向了自己的喉咙,并逐渐握紧,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淌,可是很快就冻住了,他早已决定不要反抗,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眼神逐渐迷离,想起与厄克洛尔探险的种种历程,手中的杖心落到了地上……

刘洛斯用手中的符文剑将厄克洛尔直接砍成了两段,这把符文剑上的附魔是只为了杀人的附魔,在杀人上很是干脆。他也考虑到了亡灵生物所以对术式进行了改进,这把符文剑将是远征队砍杀敌人最锋利的武器。

在帝维希亚的顶峰上,莫森亚手握邓泽、厄克洛尔召唤奇迹的杖心,暗暗下定决心:这次远征一定要成功,要让邓泽为厄克洛尔的死付出代价。

莫森亚:救赎

历经千辛万苦,经历无数恶战,远征军只剩下当年的迪雅卫队的几个人了,他们也终于再一次站在迪雅前首席魔法师、大亡灵法师、僵尸帝国皇帝邓泽的面前。

邓泽首先发话:“不错嘛,咱们又见面了。”

刘洛斯拔出符文剑,面对对亡灵法师:“邓泽,你也该收手了,你难道还觉得你犯下的罪孽还不够深重吗?”

“对皇帝你应该尊重一点”邓泽抬起法杖,卫队的所有人都应声倒下。

“我的罪孽,我的罪孽还能有你的深重吗?”邓泽冷冷地说,“你们可能不知道,现在这个远征军的首领、迪雅村长、迪雅卫队长是迪雅史上犯下罪行最深重的人,也是害得那么多远征军丧命的凶手”

“你们可能不知道迪雅为什么会突然得病吧,为什么迪雅会笼罩在寒风中吧,这都是拜这个罪人所赐”迪雅随着一点一点揭露刘洛斯的暴行而一点一点兴奋。“我当初下的诅咒是迪雅一天有罪,这诅咒一天不会解开,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看不到你在迪雅究竟做了什么吧。用瘟疫法术害死所有与你争权的人是你;在迪雅肆意妄为的是你;害得迪雅笼罩在暴雪中的是你;害死无数远征军勇士的也是你;当然,污蔑我将我赶出迪雅的也是你。”他说最后一句话时,明显有一个顿挫。

“说的不错,但你有什么证据呢?”刘洛斯拔出符文剑,起身向亡灵法师刺去,但是被亡灵法师一个法术打飞。

“魔法之风就是最好的证据,而且不仅是迪雅的寒冬,你不会真的以为我看不到迪雅发生的事情吧。你还不仔细想想你怎么流落到亲自率领远征队来到帝国首都来找我”邓泽的声音又归于平静。

“那你为什么要让厄克洛尔复活,并与我们为敌。”莫森亚质问大亡灵法师。

“你们所有听命与这个大罪人的人都要赎罪,迪雅才能得到救赎。”

“但是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法”莫森亚的话被哭声打断。他捡起符文剑,也向亡灵法师刺去,但是也被法术打倒了。

“以你们几个的实力就不要插手了,这样还能有些生还的希望,我不愿对你们动手”大亡灵法师对其他卫队成员说,“现在是对某人的审判时间”。

刘洛斯已经捡起符文剑,做好决斗的准备了。邓泽也变出了他的宝剑,上边刻有帝国的国徽,他将其命名为“审判者”。时隔多年,刘洛斯苦练的剑术还是比不上邓泽惊人的天赋,没过多久就遍体鳞伤了,而“审判者”对有罪的人有独特的附魔,刘洛斯一直是强忍着疼痛在和邓泽对剑。邓泽的步伐和进攻节奏却一直很稳定,一直以猛烈地进攻打向刘洛斯。一旁的卫队有幸再一次看到迪雅巅峰实力的对决,尽管结果已经印在了每个人的心中。他们没有一个敢上前帮助,也没有人敢说话。

刘洛斯又被邓泽缴械了,“审判者”的魔力已经让他奄奄一息,邓泽高举宝剑,开始念起了裁决魔咒,刘洛斯命数已尽,终将成为邓泽的剑下亡魂。刘洛斯拼死一搏,捡起符文剑用黑魔法迫使邓泽用宝剑去阻挡,在用符文剑想邓泽刺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邓泽并没有着急阻挡,而是看向了莫森亚并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被刘洛斯的符文剑刺穿了。

邓泽一抬手,刘洛斯便灰飞烟灭了。

邓泽对莫森亚说:“现在按法理来说,你应该听命与我。你要回到迪雅,在那里建立一座高塔,并在这塔上刻下古典符文,迪雅不仅有魔法典籍,而且还会有人来帮你。”

莫森亚还沉浸在战斗和刘洛斯灰飞烟灭的余波中,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是的,皇帝。”

“看起来你还挺有礼貌的”邓泽说道,“你挺想见到那个在帝维希亚上使用黑魔法的魔法师,他叫厄克洛尔是吧”说罢,他变出真王赐福,将厄克洛尔的灵魂以缚灵的方式呈现在了莫森亚的面前。

“我给你十分钟,保持灵魂的亡灵法术对死亡之风的消耗了不是一般的大”

一人一魂拥抱在了一起,怎曾想阴阳之隔能被他们眼前的大法师打破。邓泽因为符文剑的伤倒下了,留下一个安详的微笑,像普通人一样死去了。

终章

莫森亚没有找到邓泽的尸体,厄克洛尔在十分钟后又归于普通的游荡的冥魂,刘洛斯的灰飞烟灭是黑魔法师的死法,比厄克洛尔那样被黑魔法反噬死去还要惨痛,莫森亚也暗自承认了邓泽的帝位。

站在迪雅城中的高塔上,莫森亚身边没有别的人,当初一起远征的卫队成员都不愿回到他们犯下大罪的城市,但邓泽为迪雅洗清了罪孽,给迪雅带来了救赎,迪雅现在风调雨顺。虽然不知道古典符文的刻制方法,但是邓泽向他保证会有人来帮忙莫森亚便也不把它放在心上。

莫森亚不愿当迪雅村长,这个在帝国体制外的罪恶官职,便没有参加选举,村长之位传给了村长助理爱西斯。莫森亚自己当上了迪雅的首席魔法师,与当年的邓泽有着相同的志向,希望用魔法守护着迪雅的和平。

邓泽死掉了,却不是一般亡灵法师的灰飞烟灭,亡灵法术的力量超出了所有迪雅人的想象,但是他已决定不再入世,同保护迪雅的魔咒,伴着魔法之风,在远方俯瞰着站在高塔上的莫森亚和他脚下的迪雅城,直到永远。

邓泽在迪雅的使命就此结束了。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