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岁的玫瑰花。(大作品初稿)

#1.
他下个礼拜要去结婚了。
和一位据母亲描述为“可爱又懂事”的女孩子。他见过她一次,确实和想象中的差不多————她脸颊两旁挂着若隐若现的小酒窝,笑起来时五官都亮盈盈的。他莫名的想起了小学时暗恋过一个学期的女生,她们的双眼都一样灿烂,一样透亮。
他冲女孩笑了笑,她随即害羞的低了低头。

只有他知道,那是自嘲的笑。

嘲讽自己这么多年虚无缥缈的挣扎。
几天后,他向母亲说:“她很好,我打算和她结婚。”母亲感动的仿佛热泪盈眶,于是他机械性的任母亲拥抱,随即感到一种少有的、踏实的幸福。
这一刻他想,那就彻底不挣扎了吧。

七月的雨总是猛然而至,淅淅沥沥的小雨总在瞬间变换为滂沱大雨,向人世间倾泻。
洒在夜晚里时常亮着小灯的房间,洒在殷雨深翻涌的思绪里。
他愈发摸不清自己的抗拒感,那个扎根在他心底多年的执念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只剩下了躯壳的形式,以至于他习惯性的抗拒其他形式的爱,除了十七岁时秦曦给他的那份爱。

#2.
它生发自1986年的一轮漫长四季。

东门口连着布满树丛的6号路,路旁分布着零散的单车和杂货店。殷雨深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这条路,骑着母亲留下来的破旧单车。冬天白昼缩短,它便可以在途中历经日出和日落,看着太阳一天一天复活又死去,听着乌鸦叫。

从冬到夏,每天的6号路都同昨日没有差别,唯一不同的是路上遇到的人。

殷雨深发现他时常会在同一个时间点遇到同样的人,比如扎单马尾的学姐总是在六点零八分准时到达六号路,比如戴眼镜的小胖子总会在六点十分向杂货铺的老板买两瓶矿泉水。
记不清是哪一天,他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男孩,他骑着崭新的自行车直接超过了殷雨深。他从没见过他,却觉得他的背影和别人都不大一样。他很瘦,但丝毫不显文弱,皮肤是好看的小麦色。
肩膀处棱角分明,零散却不凌乱的干净短发随着风微微颤动。
接下来的几天,他在上学和放学的路上总是看见这个男孩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几天的6号路像是被覆上了一层玫瑰色的光,不像之前那段乏味的时间,每天并无不同。
他迫切的想看看他的正脸。

一天,他站在东门口,假装在等人。过了一会儿,那个男孩和一群人说说笑笑的从门口走了出来。
他有一副线条清晰的五官,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像是温柔的棉布上洒落几滴了水珠。

嗯,果然和他想象的一样好看。

少年好像也看到了他,眼神间闪出几分慌乱,下一秒回以一个更温柔的笑。然后他径直向他走过来,顿了一两秒。
说“我叫秦曦,马上高三啦。”殷雨深已经记不起他后来说了什么。
只记得在那一整个夏天,他们每天都会在6号路上相遇,一起看泛不尽的天光,一起听蝉鸣鸟叫。
比着谁骑车更快,但他的小破车总是落后,这时秦曦会一边嘲笑他一边放慢速度。
接着,在高二和高三的楼梯分岔间告别。

他逐渐觉得秦曦在他心中变得鲜活。如果那个背影带来的只是一种理想化的,朦胧的美学性的体验。那现在的秦曦,是一道实实在在镌刻于殷雨深心中的璀璨纹理。

他喜欢他,他喜欢秦曦。

不同于他对朋友们的喜欢,不同于他对母亲的喜欢,甚至不同于他对初中后座那个女孩的喜欢。

是一种灵魂和身体的双重吸引,像飘渺的水雾,像砖缝里开出的玫瑰花。
清晰的丝毫没有狡辩的余地。

之后他总是骑行在秦曦的后方,因为这样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流露温柔的神情。秋天的寒气悄悄渗入6号路,和秦曦踩踏板的节奏一起,与殷雨深心头的鼓动一下下重合,达到一种微妙的共振。

#3.
在那个美丽的黄昏下,他们像往常一样在6号路的终点停下。具体话题他忘了,日期也忘了,时间也忘了。
他只记得秦曦侧头看向他,天光在他脸上映出阴影。

殷雨深下意识的用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我好喜欢你啊…”说完,他才反应过来秦曦定睛看着他。眼神里面是当时的他无法解构的情绪,温柔掺杂着热望。
下一秒,秦曦猛的靠近过来。
他贴上了他的嘴唇,从轻轻的舔舐到唇舌紧紧相接,是独属于十七八岁的青涩和炽烈。
少年的心动如同放肆的潮汐,在无声之间潮涨又潮落,向时间深处泛啊泛,泛到血脉里。

6号路的冬天又开始了,这次有秦曦和他一起。
他们紧紧的守着6号路上的那一点时间,好像有说不完的话,接不完的吻,当然是在天黑后。
秦曦觉得写不完的试卷好像也没有那么枯燥乏味了,看着高考日期的一点点临近,他舍不得离开高三,舍不得离开18岁,舍不得离开他爱的人。

高考结束后,家长们都在校门口等着自己的孩子。
秦曦的父母不会来接他,可是他一点都不觉得遗憾,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来。

那个夏天风吹草长,他们在城市的各个角落欢闹,骑着自行车吃遍了各种小店。秦曦还提前学了英语六级,一边教殷雨深做高考练习。
他们在6号路以外大大小小的路上都留下了他们隐秘的,爱情的印记。在树荫下喝冰可乐,在巷子里跑啊跑,在狭小的学生宿舍的硬床板上做爱,少年的身体纯净又占满了情欲,殷雨深不自觉的陷入了芬芳的泥沼,丝毫不挣扎,丝毫不叫喊,就任身体一点一点被陷入吧,他宁愿永远溺流其中。

他向他说:“我爱你,我爱你一辈子。”

模糊的时间,到九月戛然而止。
秦曦要去北京上大学了,他们告了别。他问秦曦能不能等他,等他也考到北京。
他只是轻轻的说,好。他像在黄昏下那样定睛看了殷雨深好久,这次却没有吻他,慢慢的拖着行李上了火车。

一年后,殷雨深如约来到了北京,却得知秦曦有了一个女朋友。据学姐说,那个女孩子可爱又开朗,很多人都喜欢她,可他只喜欢秦曦。

殷雨深的惶惶的十七八岁在这一瞬间终结了。

他想,他一定比那个女孩子更喜欢秦曦。可是他没有力气了,他不敢去秦曦面前和他辩驳。
他怕自己像水晶球一样珍藏的回忆会破碎,就让他永远摆在那里好了。

#4.
窗外的雨停了,殷雨深的思绪被拉回1995年的这个夜晚。他猛然发觉自己已经许久没有想到秦曦这个名字了。但这个执念却一直深深笼罩着他,融入着他,讲他从夜晚抽离又在白昼重塑。

秦曦给他的爱情下了永不可磨灭的定义。

或许在殷雨深的潜意识里, “爱情“的必要条件是秦曦,只是他也只能是他,任谁也不可能再走进这片区域。
他把有限的孤勇和浪漫都全盘托付给了18岁的秦曦,这辈子再也挤不出半点。

他不想挣扎了,不是因为这段回忆失去了璀璨,而是他被藏在了殷雨深灵魂的最深处,作为“爱情”的全部情绪。
他觉得他可以带着这份情绪,获得一种踏实的幸福。

#5.
天亮了,今天是他的婚礼。
他拉着那个女孩子的手走在花毯上,当证婚人问他,你是否愿意爱你的妻子一生一世。
他对女孩说“我愿意。”
这是百分之百发自内心的,他会爱她一生一世,只不过不同于秦曦带来的“爱情”。
这是另一种爱,现实中长久而不渝的爱。
随后他又闭上眼睛,在心里对秦曦和十七岁的殷雨深默语“我愿意。”
他愿意永远守护和珍藏这份“爱情”。

总体来说,他的婚姻生活是幸福的,妻子带给他的不只是新鲜和多姿多彩的情绪,他享受在她身边的那种踏实的,平静的幸福。
一开始在和妻子做爱时,殷雨深还会因为秦曦给自己留下的深刻的身体记忆而陷入沮丧,每次亲吻和抚摸妻子都让他想起秦曦以前是怎样温柔的吻他。并且因为两者之间清晰的不同而失落。

妻子总是动情的向他说“我爱你。”他却从来不回应,只会说“有你真好。”

随着时间流逝,他逐渐变得平静了。他想,自己绝对不是因为所谓的“性取向”或“性癖”而喜欢秦曦,他喜欢他完完全全只是因为秦曦本身,说起来一点都不实际,可的的确确。

所以在做爱的过程中处于主动和被动的地位对他来说不是那么有所谓的事,这只是两具肉体的融合和碰撞。对于殷雨深来说,与秦曦身体碰撞可以催生出玫瑰。而与妻子或其他人,往往只能催生出杂草。
可杂草也是幸福的,而且更长久,更平静。
他这样想着,闭上眼。

往后的日子里,他带着内心角落玫瑰的璀璨,享受着如同杂草一般的幸福。
他觉得他会一直这样,过幸福的一生。

#6.
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他和妻子,女儿有了少有的一起生活的机会。
昨天,女儿走进他的书房,郑重其事的和他说了一个事情。
“爸,我是同性恋,我喜欢女孩子。你..还会爱我吗?”
说完以后,女孩漏出了慌张的神色。
他只是点点头,给了女儿一个拥抱。
“当然会。去爱你想爱的人吧。”

去寻找属于你的玫瑰花吧。

——————————————————————————————————————————————————————————————————————————————————————

#作者阐述:
啊啊写的特别仓促,好累但很开心;感觉这一篇有很多瑕疵,但是对我来说有我非常喜欢和觉得珍贵的部分w。
也许不免落入了“俗套的青春伤痛”这样的坑里吧orz
注意,因为这篇文章不具有社会学或者伦理学价值所以我在这里不评价关于同性恋骗婚这个问题以及秦曦的选择在道德上是否有偏差;更多是从侧重情绪吧qwq所以不要杠我呜呜呜(保护)
或许有空我会补秦曦视角吧。
我感觉自己经常会用很单一的视角和情感去看待事物,所以写出来的文章都好像是一种情感状态或者说情绪题材,这一篇努力的在单一的爱上添加了更多的东西www
不只停留在简单的“爱情的浪漫”上。

希望大家可以认真给我一些建议 谢谢大家xx!:P

订阅评论
提醒
1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