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愿望

(1)
刚进皇都,我向伯爵说明自己想逛一逛,了解一下这个城市,他便建议我去云雾街的酒馆——忘忧骑士亭看看。
我去的时候已经是半夜,酒馆里灯光昏暗,上层人不是很多,有的坐角落,我进来时朝我这边瞟一眼又继续窃窃私语,有的趴在桌上睡觉。
下层的条件明显更差一些,没有桌椅,只有一个火炉,上面架着水壶。有一人醉倒在吧台旁,小声啜泣着。
“先生,您能帮个忙吗?”
我转过头,是一位中年男子,穿着粗布衣服,留着络腮胡,脸上的皱纹很深。
我有些惊讶
“前几天龙族入侵皇都的时候,这里有很多人受了伤……我一直在尽力帮助所有人,但实在忙不过来。”他解释道,“他们本来只要安心休息加以治疗就能康复,可是天气太冷,有许多人耐不住严寒冻死了……”
他指了指角落:“这是我从骑士团的队长那里领来的木柴,您能帮我把它们分给受冻的居民吗?我一个人实在是忙不过来。”
我答应了他,正好我也想通过这种方式了解皇都居民的生活。
从酒馆的后门出来就是云雾街,前几日受灾的痕迹还在,街上散落着碎石,破木板。
我看见一人靠在墙边,头埋得很低,双手抱在胸前,冻得发抖,在这常年下雪的城市里,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鞋子也破了洞。我把木柴放在他旁边,帮他点燃。
“我在做梦吗?只是许了个愿,就真的有柴火来了……”他抬起头,有些迷茫。
……
把木柴分给了几个人之后,我接着寻找需要帮助的人。在街道尽头,我看见了一个女孩蜷缩在角落。我朝她走去,将木柴递给她。
“这是木柴?!太感谢了!”她的脸脏兮兮的,鼻头都被染黑了,但是眼睛很亮,闪烁着渴望。接着,她又有些迟疑,
“但我怎么能放着其他人不管,自己安心取暖呢……”
“有办法啦!把这些柴都给我好吗?我去分给那些受冻的同伴!这附近的路我比你清楚,就交给我吧!”
我没有多想,把剩下的柴都交给了她。
回到酒馆,那中年男子见我空着手回来,问道:“辛苦你了,木柴都发给大家了吗?”
他听到我将木柴给了一位说是要帮忙分给大家的少女,吃了一惊。
“唉,那是这一带出名的盗贼啊。必须得找到她,把木柴拿回来不可……”他叹了口气,“这件事我来办吧,无论如何还是谢谢您的帮助。”

(2)

又过了几天,我准备去市场一趟。
市场在连接皇都上下层的一条街道上,两边有一些商贩摆的摊位,街上人来人往,天气好的时候这里应该算是这个城市人流最多的地方了。
我走在街上,观察着街上的行人,有一位女士引起了我的注意,她站在一个火炉旁,炉子上架着水壶,水蒸汽从壶嘴处不断喷出。
我听到她在自言自语,“接下来只需要等小偷上钩就好了……”
我对她的话很感兴趣,就凑上去搭话
“这位女士——”
“哎呀……这不是伯爵家的客人吗。”
看我有些惊讶,她解释道
“伯爵听说你要来市场看看,派人来给我打了招呼。我是这个市场的总管芙莉,您有什么问题请尽管问。”
“我听到您刚才好像在说小偷什么的,请问是怎么回事?”
“哦,是这样的,最近发生了多起偷窃事件,好多装有店铺销售金的袋子不翼而飞。我为了引出犯人,准备了一些装有伪造硬币的袋子,就等他来偷了。”
我有些好奇这个小偷的身份,提议能否让我来检查她放置的袋子。她看上去有些意外,不过还是答应了。
检查了三个地点后,果然有一个袋子不见了。我把结果告诉了芙莉。
“哈哈,他果然上当了。那个袋子会漏出白色的粉末,只要顺着这个痕迹就能找到那个小偷了。”
我沿着地上的痕迹一直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到了一个小孩,手上拿着一个袋子,正是芙莉放置的那个。
她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转头朝我这边看,我认出了她,那个前几天骗走木柴的女孩。她好像也认出了我,扔下袋子,飞也似地逃走了。
我见追不上她,只好走过去,把袋子拿了回去。

“原来是这样,犯人是住在云雾街的那个少女啊”听完了我的描述,她叹了口气,说道
“她的父母都被龙族杀死了,估计生活非常艰难。虽然我很想庇护她,可是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她偷取钱财不管……”
她沉吟了一会,又说
“不过像她这么机灵的孩子,是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的,想必最近一段时间是不会再来偷东西了,既然这样也足够了,您说对吧。”
她有些期待地看着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3)
到皇都已经一个多月了,这天,我照旧来到了酒馆,坐在角落里喝酒。我很喜欢这里安逸的氛围。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先生。”
是上一次让我帮忙分发木柴的那个中年男人,他一脸悲伤。
“您还记得那个窃贼少女吧?非常可悲的是,她今天早上……被人发现冻死在街头了。”
我的心停跳了一拍,尽管我和那个女孩只见过两次,听到她的生命以此种方式结束还是让我十分难过。
我也有些不太明白,虽然她做的事情不太光彩,但技术的确十分高明,应该不至于连一晚的木柴都买不起。
我向那个男人询问了她经常出没的地方,希望能找出一些原因。
……

我又到了云雾街的那个角落,第一次见到她的地方。这里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地上的碎石还没有清理,几个破木箱子堆放在墙角。在木箱之间,我找到了一个麻袋,虽然很脏,但是还没有破损。我打开麻袋,里面装着一些零钱和一张泛黄的招贴,是征募人们前往云顶营地执行任务的。
看见这张招贴,我想起之前询问过的一个士兵的话:
“做窃贼的少女?啊啊、我记得和她聊过一次。那时候我刚从云顶营地那边回来。大概是在我抱怨那里实在太闲,平常没事干的时候吧,她突然就来了兴趣,要我说下去。我也就聊了聊平时闲着种田之类的,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她一直缠着我不放,我感觉很烦,所以就把她赶走了。”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想法,也许她只是单纯地想去云顶营地定居——双亲都被龙族所害,一片没有龙族侵扰的土地在她看来就是天堂了吧,袋子里的零钱都是她为了去那里而存的。为了去那里,她竟能忍受这没有柴火的皇都的雪夜吗……

这座城市终究是毫不留情地把这小小的愿望连同她的生命一并带走了。

(4)
我带着破旧的麻袋,踏在云顶的土地上
我把它放在了在一颗树下
这里没有风雪,没有巨龙
仿佛听见了少女的笑声

订阅评论
提醒
9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9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