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初稿

创始者

又是一个春天,尼奥惬意的漫步在K城的中心公园。这里气候宜人,食物美味,物品价格低廉。生活在这样的城市让尼奥感到充实而又幸福。吃着火锅,哼着小曲,在沐浴着春光,尼奥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主….你在呼唤我么”朦胧中,CN36听到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眨眨眼睛”

CN36感觉到自己的眼皮沉极了,虚弱感疲惫感,令他几乎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经过一番斗争后,勉强的眯了眯了双眼。

“天啊,我们成功!”听声音,老师似乎很是高兴,却并不惊喜。

渐渐的,CN36感受到了一种重生的感觉,这个过程中非常痛苦,并非生理上,而是一种空虚感。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现在突然惊醒了,努力回想却什么都想不起来。身体的机能渐渐恢复,CN36睁开了眼睛。他发现四周环境十分陌生,幽蓝色的墙壁,交杂的管道,粘稠的营养液,和一个穿着淡蓝色衣服的老人。自己则处于一个瓶子中,深绿色的粘稠的液体紧紧的裹住了躯干,几根金属管子隐约从自己的几个口中插入。

“十分完美,你一定有很多疑惑”老者有些激动的说,同时言语中有些警惕。“嗨,我明白你可能对此十分疑惑,但相信我,你有时间了解这一切的”

“我到底是谁…..”CN36有些疑惑,他不明白自己是谁,也不想相信老人,他紧紧的握着拳头,观察着装自己的容器,盘算着有多少种打倒老人的方法。

“嗯,要是你能接受刚刚我说的….请眨眨眼睛”老人小心翼翼的说。

似乎没有什么进展,老人也没有恶意,暂且听他的。CN36眨了眨眼。

“啊好的”老人似乎长舒一口气。“那么,欢迎来到黑域,我建议你先睡一会”

管中液体渐渐变黄,片刻之后,CN36感到不可抗拒的困意,他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机能已经恢复。他渐渐会想起了自己的生活,或者说….那场梦。者文明,K城,最大的城市,繁华的街道,接近完美的社会治安,每个人都有着极高的生活水品。而他,尼奥。K城的一位清洁工,今天正哼着小曲吃着火锅,然后就莫名来到了这个地方。一位女技师打开了自己的罐子,一阵刺骨的寒风吹了进来,显然这让习惯于生活在温度15.5度舒适环境的尼奥感到十分不适。空气中有着浓重的机油味,同时夹杂着霉臭味。幽蓝色的光线从紧密的墙体中透出,显然这里是一间地下室。

一阵紧密的脚步声从墙体外传来,紧接着,真个墙体仿佛从未存在一样,分崩瓦解。一个穿着淡蓝色紧身衣,金发蓝瞳的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名强壮的壮汉,和女子的柔弱形成鲜明对比。

“您好,CN36”她举止优雅柔弱,但言语慷锵有力,“欢迎来到蓝河,我是最高指挥员瑞吉尔。”

“叫我尼奥就好”尼奥有些谨慎,“你们是谁?”

“不要那么强硬”女子微微一笑,十分可爱动人,“我们和你一样,是被复活的人。只是时间上比你早罢了”

“复活?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请正面回答我”尼奥有些发怒,“还有为什么叫我CN36?这里有什么阴谋么?为什么我会在管中醒来?还有,我的前世,我是K城…..”

瑞吉尔静静地倾听着,听到K城,脸上却不自然的有些扭曲,并且打断了他“这不重要”。

“为什么…..”

“听着尼奥,你的前世是一个虚拟世界,你明白?所有者文明的人都活在梦里!这根本是一个谎言,你们生活在一个蜜糖编织的梦中,这让人们迂腐无知,无法直视真实世界。造成这一切的人就是自称创始者的人!而我们则是和其对立的解始者”瑞吉尔的话让尼奥一时语塞,巨大的信息量冲击着尼奥的大脑。

“尼奥,听着。我们不断地唤醒同胞,不断地创造解始者,我们需要拯救那些活在梦中的人。”瑞吉尔的言语变得十分严肃。“尼奥,为了活在真实世界。”

 

不知不觉间,尼奥已经在蓝河生活了一年多,原来所谓蓝河是处于星球边缘的一条Y75号银河,久久的尘封于宇宙尘埃中。是解始者让让这条蓝河重新流动,但至于谁创造了这艘飞船,又是谁复活了第一位解始者,无人知晓。蓝河的科技比较发达,处于三级文明中期,这给予了他们推翻创始者的能力。这一年里尼奥进行了大量的军事化训练,成为了出色的战士,同时也和其他成员紧锣密鼓的布置作战计划。他们认为罪魁祸首一定在K城中中心主机,中心塔中。而即便是最早一批复活的人也没有见识过K城真正的军事力量,这然他们不得不制定更加严密的计划。

又是一年过去了,尼奥。蓝河已经发展成一个空间站,而计划的制定也接近尾声。终于,在一个春天,蓝河进行了第一次以创始者为目标的军事活动。尼奥端着K-VI激光枪,手颤抖着。比起原来他觉得现在才是一场梦。但恒星级飞船引擎巨大的轰鸣声和航行的颠簸让他,明白自己处于比真实还真实的世界里。

接近者文明的母星比计划中容易的多。没有轨道节点,没有卫星要塞,甚至连壁垒星环都没有。整个母星像是一个孩子,抱紧头部,蜷缩在宇宙的角落。进入母星,检测不到大气层的存在,这显然有助于飞船隐蔽性。得益于令人放心的结果,尼奥有些放松。他看着母星,周围没有树木,没有植被,错综复杂管道,乌黑的工厂紧紧地杂乱的铺在地上,浓烟从管中排除,几摊死水,绿的发黑。尼奥看的有些反胃,这就是他梦中的K城么?那个向往中的城市。

来到中心塔,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阻拦。除了偶尔飞过的无人运输机外再无音讯,四周充斥着死寂,仿佛诉说着这个星球从未存在。塔中没有人,只有机器默默的工作着。搜遍整个地方,甚至没有找的一位沉睡的人。中心塔的结构十分复杂,行动小队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核心地区。这时漏屋偏逢连夜雨,大量作战机器人开始集结,这让毫无准备的小队措手不及。好在他们都是精英,很快稳住阵脚,开始反击。机器人大军似乎并非无序,而是有序的把小队逼向某个地方。尼奥一行人察觉到了这一点,开始拼命突围。但这在纯粹的钢铁力量下,人类显得如此渺小。

于是小队只能战术性撤退,顺从机器人的逼迫方向。令他们震惊的是,这个角落正是核心地区的入口——一个小门,背后隐藏着巨大的黑暗。机器人很快又一次压了上来,队友帮助尼奥挡住了他们。尼奥很想与他们一起作战,但他明白,摧毁主机,杀了创始者,终结这场动乱才是最重要的。用光剑破开门后,尼奥带着粒子炸弹跳了进去。

这是一个被芯片填满的空间,各个导线交错连接,最终汇总到了一台机器,想必那就是主机了。尼奥有些欣喜,心中默念着队友一定要坚持住,等着我!正当尼奥想要放置炸弹时,一个淡蓝色的身影突然出现了。这吓了尼奥一跳,下意识一梭子子弹出去了。激光子弹透过身影,撞到芯片上,烧了一个大洞,但刹那间复原了。

尼奥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再次举起枪质问:“你是谁?”

身影没有回答像是在观察。

“回答我!”尼奥心中有了答案,但还是发问了。

“创始者”蓝色的身影用悲伤的语调说“你,知道的”

“所以,你是阻止我的摧毁主机?”尼奥一边连接炸弹,一边若无其事的说。

“不是”创始者显然看到了尼奥的举动,脸上没有泛出一丝波澜。

“想阻止也没用了”

“我是来告诉你一个事实”

“天呐,别扯了。你不会是想告诉我让我们做梦是为了我们好吧,拜托成熟一点”

“嗯,有这个意思,但我说的你可能接受不了”

“你说,反正必然的结果你已经改变不了了”

“你现在的世界也是虚拟的”

“什么?”

“显然宇宙在消亡,不论是大撕裂还是爆炸,随着时间维度加长,速度会指数似爆炸增长。”创始者自顾自的说着“虽然这无法表明这是虚拟世界,也无法表明真实世界,但我希望你知道我没有敌意。”

尼奥有些震惊,说不出话,手中依旧紧握着爆炸按钮。

“期初让你们沉睡,并没有所谓的二层虚拟世界之说,但当今宇宙千变万化,我意识到了人才的重要性,所以曾经迂腐无知的方法竟然可以再利用”

“等等”尼奥猛地抬头,说:“人才….你的意思是,是你创造了解始者——与你队里的联盟?”

“是”

“为什么”

“因为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在文明面前,我如苇草。”

“不比发表高大尚的言论,你知道我会杀了你的”

“请便,文明同样需要比我更优秀的人出现,总有个人需要带领这个文明。再者,我不会死的,你的队友的死也是假象,你们的复活也是假象…..”

“够了”尼奥的大脑再次被信息量冲击,“我只知道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着按下了按钮。

电信号迅速传导了粒子炸弹中,尼奥看到了粒子震荡,挤压,最后爆开,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主机和创始者四分五裂的图像。令人意外的是,炸弹附近的空间骤然扭曲,一个基点将能量收取殆尽,整个过程不到5秒钟。

望着瞠目结舌的尼奥,创始者说:“现在你信了吧”

场景瞬间来到了蓝河,尼奥能看见又有更多的人出现在罐中,看见瑞吉尔焦急的指挥前线作战。场景又来到了中心公园,尼奥看到了自己吃剩下的火锅……

从沉默几秒后,尼奥发问。“宇宙怎么了….我是说,那个真实世界”

“正如我说的孩子,宇宙有着自己本身的危机,不同于文明与文明的斗争,宇宙级的灾难更加公平,因为文明在宇宙眼里就是带感叹号的物质。”

“我们的文明还要经历许多磨难,者文明如今没落也是因为人们过度享乐,发明了这些能让人们活在梦中的机器。”

“那我能做什么”

“等待,学习。我会不断地在梦中考验你。为成为创始者准备着”

“那你呢”

“只要文明还有一丝希望,我只能选择守护它,即便是对抗的是宇宙”

“嗯,我明白了”

“我会重启这个世界”

“嘿….希望我真正活的时候,是你唤醒我。”

“呵….是。为了活在真实世界”

“为了活在真实世界”

 

 

创始者创造了一个迷,而这个迷只能由他自己解开,在之后的岁月里,他孤独的凝望着天空,脚下踩着了无音讯的星球。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