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城(未完成

雨城的人,缅怀蓝色的天,然后离开了这座城市。这里的雨已经连续倾倒了很多个十年,细细的雨,似乎从未停下。

路板被雨水腐蚀,然后新的草藓从此处生长。纸张布匹已经腐坏,青苔地衣爬上最高的楼层。文明的痕迹已经被雨水洗涤,这里成了潮湿的的荒原。深入城区,剩下的只有雨声,这里最自由的地方,最安静的地方。

仍有人固执的在这里生活,因为这里是最自由的地方。她是一位诗人,或许你听过她的诗句:

“拥抱画布上的/紫色石榴”

“让每一颗习惯黑暗的眼睛/都遇见光明”

“如果它执意下沉/那就让所有的苦水流进我的心中/如果它选择抬升/那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顶峰”

“蔓延直到我的脚边/顺着我的双腿/爬上我的脊骨/吞没我/吞没我”

只有她的作品才能最恰当的概括她的一生不是么。

在苔藓生长的街道漫步,拾取倒塌的圆木,养育蘑菇,填饱自己。在孤独的自由中享受自己选择的世界。feel so right to do the wrong thing. 所以没想过再出去。

一直蛰伏在细雨下的城市是美丽的。某位著名作家提出过一个观点,雨夜的诗意恰恰在于它会使生活变得困难,不平,才值得鸣。雨城的美学价值似乎因此独一无二。人们总说科学尽头使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神学的尽头是美学。选择了孤独的自由的人,似乎只要欣赏着雨,就会更加接近真正的“道”。

每当看腻了一片街区,就会在这为一自由的城市寻找一处新的家。她住过博物馆,住过实验室,住过贫民窟,住过市政厅。文明褪去之后的世界正如之前叙述的一样荒凉。

荒凉让人沉默,脱离了社会的她也没办法说出有意义的语言。甚至现在,喊她的名字她或许都不会意识到自己正被呼唤。社会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正在被细雨洗刷。孤独让人抓狂,应对孤独有的人选择了投入工作中排遣孤独,有人选择直面孤独在孤独中思索。人可以享受孤独,但是并不能忍受孤独。

“忍受孤独很难,不过比忍受枷锁还是轻松许多。”在一个最知性的年纪,她做出了最感性的选择。她不憎恨孤独,也不喜欢。每当她在孤独的思索中得出一个结论,她都会想要把它呈给人看。在过去,她会写下来,但是现在,她不能写,所有的纸张布匹都已经腐坏。

“是时候出去了吧……”想法一闪而过,但是很快被抛到脑后,但是马上又意识到这样是不对的,便捡回那个念头,细细考量。“如果回去,写出我的一切,会让我感到满足,但是会失去自由和明悟更多的机会,所以要留下。”于是她说服了自己。

夜晚的雨总是比白天更重,清晨总是会泛起薄雾。没有阳光刺穿,薄雾总是等很久才会散。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