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作品终稿

不再与我,不在于我

“我跟你说,她最近又在搞那些东西,手都伸到妈那里去了…”电话中,孙艺萧正在听着自己小姨的讲述,时不时的还点几下头表示赞同。自己的妈妈,李云峰又在做所谓的“产品”,又一次的开始了,完全没有变化。

“啊对,她是不是过几天又要来看你了?”听着小姨的话,孙艺萧苦笑了起来。自己的这个妈,知道自己来了北京,也在丰台托自己的那个“混账父亲”找了一处在部队大院里的居所,然后又四处打听到她居住的地方,时不时地就找各种理由来看她。虽然烦,但是完全不好直白了当的让她不要再来。

“是啊…”

两人没聊多久,就早早的睡下了。

 

星期六的早上,李云峰开着车来到了这个小区,然后拖着自己橙黄色的的皮箱走进了老旧的单元楼,然后敲响了孙艺萧住所的防盗门。

房门打开了,迎接她的是穿着淡黄色家居服的孙艺萧。“放行李吧”孙艺萧故作热切的说道,平静的声音里还带着一分无可奈何的感觉:这是从已经收拾整洁的房间里看出来的,地板甚至都还泛着光。

说起来,我要是趁这个机会再一次劝她步入正轨,其实会是个不错的主意吧。这真的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孙艺萧一边想着,一边接过了李云峰的皮箱。

李云峰进来换好鞋,然后就打开了皮箱,掏出了一个绿色的盒子,递给了孙艺萧。孙艺萧看着手中那个淡绿色的盒子,心里对这东西是什么已经有了数。“这叫随便果,”李云峰看她接过了盒子,就念叨了起来,“这个吃了可以帮助排毒,看你胖的,能帮忙减肥…”一提到“胖”这个字,孙艺萧的脸色逐渐变得难看了,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她体型的要求,包括自己的妈妈。一直帮她准备减肥餐的小姨要说也是旁侧敲击的提醒。“要是好也跟你同事说说,让他们也试试…”

“嗯嗯嗯,知道了。”听到这里,孙艺萧终于不耐烦了,然后穿着拖鞋回到了自己的工作桌旁边,漫不经心的继续着电脑上稿件的修改。李云峰看她没什么反应,就把盒子放在了她的床边,然后开始四处走动,检查卫生。中午的时候,李云峰用她阳台上的电磁炉做了炒菜和米饭,晚上也是如此,时不时地还会提醒孙艺萧几句,让她留意吃东西的营养。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很多天过去了,李云峰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毕竟她没有工作,也就可以一直待着。孙艺萧不喜欢她的母亲,但是从来没有敢拒绝过她什么,也不希望让她很难受,所以也就忍了下来。

 

直到星期四,

那天晚上,孙艺萧拖着疲惫的身体敲开了房门,李云峰早就做好了饭,并且面带笑容的帮她拿过了背包。

也许她还是能好好生活的吧,孙艺萧心想道。这几天来,孙艺萧好说歹说,终于是让李云峰在网上找到了一个做客服的工作。这正是她一直想要见到的。

“诶,萧萧,你知道我今天白天干什么去了吗?”一边动着筷子,李云峰一边神秘兮兮的挑起了话题。

“嗯?”

“我去参加了一个‘财务管理教育’的课,人家讲的可有道理了”李云峰说了起来。

“嗯嗯嗯”,孙艺萧一边应着一边吃着餐桌上的炒肉,心思完全不在她说的事情上面。

“我跟你说,他们那个有个完整的培训,要是结束就可以拿一个证,对工作职称什么有帮助的!”李云峰的声音里难掩激动,她的手上下晃来晃去,像个小孩子一样。

“谁告诉你的?”孙艺萧的脸色又一次阴沉了下去。

“人家工作人员啊,那要…”李云峰还没说完,孙艺萧就把筷子放在边上,抬起头来严肃地发问“妈,这东西有没有什么执照之类的东西?是不是还要交什么培训费的?”

“是,我今天,已经拿你的卡刷了。不贵,也就一万两千。”李云峰漫不经心的说着,又动起了筷子。

一万两千?孙艺萧在心里惊呼。她的手直接僵住了,脸色也快绷不住了。她想大声骂出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但是她还是条件反射般的控制住了。她没再追问,只是嗯了两声,也就没说什么。李云峰后面还一直劝她一起去,说什么有好处,但是被她以工作的理由好好拒绝了。

晚上躺在床上,她翻动着手机,怎么也睡不着。或许是出于谨慎的原因,她也去查了银行卡的存款,半个月的工资的确就没了。把头探出床沿,她看了看睡在下铺的李云峰,那个一直折磨着她,但是又摆脱不掉,无时无刻都被指点着被说“你应该负起责任”的人。

明明,早就应该放弃的…孙艺萧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小声的哭了出来。她总是在李云峰来的时候期盼着她恢复正常,好言相劝,劝她找一份正常的工作,开始正常的生活。但是,她的期盼从来没有实现过…

死不认错,贪婪,市井,双标,她心中有无数希望倾泻在李云峰身上的话语,却从来没有说出口过,只因为,她还希望有这个母亲。她知道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的母亲做了什么,心里是怎么想的。

 

看着自己一个月前,两个月前甚至更早的日记,她终究还是下定了决心。没有再找人商量,她自己去中介那里找到了新的住所。

没有再拜托别人,她自己开始学着网上的食谱自己做饭,不再依赖于过去常吃的外卖和速食食品。

在忙碌的工作中,她开始淡忘过去发生的那些事情,甚至到了春节也不回老家,只是在电话中向姥姥拜年。老家的人总是提起李云峰,说她总是在找她。每每提到这样的事情,她就搪塞过去,仿佛自己就没有这样的家人。李云峰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她的联系方式,但是,那次当孙艺萧听到那个声音以后,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很庆幸我已经摆脱了家庭,我和你,和我那个混账的父亲,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喂…”李云峰还想说着什么,但是孙艺萧直接挂断了电话,并且把这个号码也加入了黑名单。然后她放下手机,继续去鼓捣锅里的咖喱牛肉。房间的地板被擦得锃亮,但这是自发的。

她已经不再关心李云峰的现状,她早就摆脱了。

“不管她去干些什么,这已经不是我的责任了。”

 

作者阐述:

如果我说这就是我家人的故事,读者会怎么想?

这个大作品和我前面两次的都不太一样,它区别于梦的故事,也区别于队室的故事,它更趋近于我之前写的那封信的性质,只不是是写给我自己的。它不一定是一个好的大作品,但是对我来说一定是一个好的激励。

文章中的母女,其实就是我的表姐和我的三姨(当然名字是做了修改的),这就是她们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实还没有故事美好。我的妈妈,就是文章中的小姨,就会每天下楼找我表姐聊天,或者说在电话中交流。我的表姐,还没有像文章中的孙艺萧一样鼓起勇气摆脱改变不了的事实,来走向自己新的生活。我的表姐现在依旧被三姨缠着,并且还很依赖我的妈妈,因为她能帮她做很多的事情。她们一家的故事,每每被提起的时候,总会伴随着压抑的气氛,甚至说,没有人希望了解。

每每我听到我表姐一家人的事情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恐惧,因为我一度不知道如果我的家也变成这样,我该何去何从?看着我表姐无奈的生活状态,我总是会因为同理心感到害怕。

所以这篇文章不如说,就是我写给我自己的态度:在面对尽力后却还无法改变的事情的时候,请勇敢的摆脱它,不负责任的,走上自己的道路。我也希望所有人,在面对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不论是家庭的过去,还是其他,请勇敢地走出去。

我也在这里祝愿我的表姐可以早日脱离这样的状态。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