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写作

名称:核战后的地球

地理位置:银河系——在银河中心10万光年的旋臂上。

大致面积:位置,比当今地球要小

存在时间:1.8亿年,中生代出现,目前已经濒临毁灭

 

 

 

人类世界部分

建筑特色:纯白的超轻型承重体,抗震能力max。实现电子反映屏全覆盖,保证所有人随时可触摸墙壁等地方上网。现已毁灭,只剩下烧焦后漆黑的一层层烂皮飘着….

内部格局:主体分为四层,外太空部分,大气部分,地面,地下。人类居住大气部分。地面和地下主要是各种民用能源装置,外太空部分则是军用领地。当然,那件事之后大概已经混为一体罢了….

文化:进行过改革,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已经不存在求同存异了,已经逐渐文化一元化。目前认为生存是文明第一需要,所以任何对于生存不需要的文化被抛弃。事实上大多文化被以可以使得人们精神世界丰富,进而使得工作效率增加为理由保留。

出没的人:可以公布的情报显示,分为联合军,流浪者,学术中心三部分。联合军,全球最大的军事结构,也是唯一认同的军事机构。流浪者,无业游民自发产生的组织,现在已经无法找打,不排除依旧存在。学术中心,全球顶尖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有自己的资金,武器,人力。以科研攻坚为绝对目的,不属于任何组织。

 

 

 

 

 

 

死寂

 

 

枯萎的玫瑰,瑟瑟的飘在空中,卷着碎片,乌黑的碎骨,陈旧的死地。长空中死亡的号角似乎被吹响,低矮的灌木丛中,腐烂透彻的铁皮死死的嵌在地皮中。 “核战”结束了,剩下的只有一片死寂。

极光洒在了无生机的大地,泛着母性光辉的阳光,静静照射在一颗头盖骨上。她的主人是一位女孩,如今幸运的躺在地上,乌黑的零星的残骸,轻轻地为她盖上了被子。一片死寂中,她渺小卑微的躺着。

10年前,核战结束,对于星球这只是小小的损伤。地球损失了不到2/5的人口换取了舰桥的控制权——那是阴雨之夜,凭空出现的东西。里面含有绝对纯粹的能量。联盟军,流浪者,学术中心为此大打出手。最后是学术中心和联盟军各自向流浪者扔了一颗钴弹,让地球损失了1/5的人口。现在里面只剩下一个空壳子。死寂刚刚开始,四处没有一点生物生活的迹象。核武器遗留下的辐射亲手搭建了这座坟墓。死寂之地埋藏着无数人的遗骸,这片墓地中,躺在其中的是无数文明。核战破坏了整个星球的生态以及外域保护网。于是宇宙尘埃相继落入星球之中。地下火山没了反应堆冷保护措施相继爆炸。而这引爆了核战剩余的炮弹——那是由纯粹的电子组成的一颗米粒大小的药丸,微微泛着蓝光。火焰接触它的瞬间,它便开始出现反应。淡蓝色的火星出现在表面,变随着嗡嗡的电弧声音,药丸渐渐的缩成珠子大小,紧接着蜷缩成一个小小的点。声音戛然而止,几秒钟沉默,淡蓝色的火焰扫过平静的地面,掀起层层波澜。这是无声的肃杀。幸存者蜷缩在废墟中,被淡蓝色的火焰滤过,焚烧至渣宰。幸运者,小兰,和少部分躲在地下的工人,核庇护所的人们。听着上方火焰的轰鸣,宛如地狱般的歌声,悠扬的刺耳的在耳边响起。

5年,死寂出现转机,大地上出现了少许言语。幸存者就近原则组成联盟,为了生存,开始合作。核战后的地球满目疮痍,资源极度匮乏,核辐射让许多生物产生变异。小兰的父亲死于受到辐射后的癌症,母亲死于变异生物咬伤诱发败血症。不过小兰已经15岁了,她十分坚强。

6年,这一年里,避难所还算过意的去,小兰因为小的缘故基本没饿肚子,避难所制造了自己的种植基地,淡水收集系统,有了一定武装力量,并且找到了一枚战争中遗留下的钴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避难所逐渐陷入资源匮乏和道德困境中。一次简单的5分钟的例会开始了。“要打的?”“打”“怎么打”指了指钴弹。5分钟死寂般的沉默。

7年,小兰17岁了,在避难所中也混上了职位。这一年中避难所遭受了多个其他避难所袭击。战争不约而同的开始了,资源匮乏到一定地步,以至于人们已经忽略了它的重要性。小兰明白继续打下去这迟早死亡。而给予他们无穷力量的似乎就是那颗钴弹。在一个深夜中,小兰劝说了他的朋友,一起将钴弹发射到天空…….

8年,反射后的日子,避难所有一般人直接自杀了,剩下的人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他们显然需要领导人,而小兰就是….天生的领导人。他们决定不再战争,发展自己的经济…..伴随着外面的炮声轰鸣,小兰明白,又一颗核弹被引爆了。

9年辐射云弥散了,透过浓雾,小兰看到了自己从未看到的东西,那是一层层淡蓝色的光组成的环形舰桥,半径比自己星球还大,似乎在远方无线延伸着。神秘,巨大,且震撼。后来避难所检测到相当数量的飞行器接近避难所。小兰组织了成员的攻击,独自一人与它们沟通。

 

“您好,人类”

“您好,请问您是什么?”

“字母文明的产物,探测器的一种,用你们的文字翻译是‘汐’此行是探索产生攻击意识的个体,或者说解决那颗核弹的根源”

“那,为什么用了1年?”小兰没想到这么巧合

“其实阁下发射意念产生的瞬间我们的舰炮已经对准了你,我们的宏湮灭丝线也对准了你。前者足矣以1/4光速精准打击您的家,后者可以夷平星球。只是阁下的导弹我们看不上罢了,此行是为了最后接触阁下的文明,第一次接触是阁下同类抢夺我们的舰桥的时候”

“哼哼”小兰有些不相信,但眼前当务之急显然是解决自己避难所的问题“那么,你们有什么诚意么?”

“当然,我们需要冲分了解阁下的文明。这期间我们可以听您的…..”

 

 

10年,小兰成为了废土中所有人类的领袖。如果不是‘汐’,在第二次避难所战争中自己的避难所大概会被毁灭吧。那是一次遭遇战,对方拥有的武器显然比我们高级的多,而且似乎有着完美且致命的东西——核弹。我们第一次使用了汐。汐似乎不用瞄准,只是发出淡蓝色的羽毛状的弧线。在弧线交织的一刻,我们清楚的看到对方作战人员的“眼睛”消失了。不仅仅是任何电子信息技术,包括字面意思。接下里,就是屠杀…..而后小兰的避难所大概没有失败过。今年,小兰20岁,十分自豪的享受着一起。汐在连个月前告别说是要准备一件大事情。小兰认为今日的废土上的风儿甚是喧嚣。四周死寂般的宁静,她躺在乌黑的地上,闭上了眼睛。

地面开始震动,天空上的宛若长河的舰桥开始运转,小兰听汐说过,那叫星环。它开始旋转,宛若一个跳舞的姑娘,划出优美的曲线。淡蓝色的边框中出现金色的射线,透过地球表面,连到另一端。随着星环越转越快,射线在地球的投影面积也越来越大。当覆盖只时,吞噬开始了,收割从表面开始,小兰看着周围的地皮被层层拔起,不知所措的人们被撕成血沫,有些想笑。收割刻意的错过了小兰肉体,她现在一丝不挂的躺在去了壳的地球上。令人惊讶,他没与感受到接近地心的温度,只是感受到刺骨的冰凉,技术强大到难以想象,将会与魔法无异……

吞噬结束了,整个过程不到1分钟,但却毁灭了一个星球,一个文明。小兰看到了他们的飞船。后者进入曲速状态,准备跃迁。飞船走后,周围重新变得安静,小兰静静地躺着,感受着死寂的来临。宇宙在死寂中诞生了生命,卑微的文明在死寂中活着。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