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突写作

作者的话:这句话是< 一个人想要刀子,于是TA捅,TA的世界从此变成了美妙的>。起初没啥思路,毕竟感觉有了刀子才会去捅,而不是为了刀子才去捅。我的思路是为了进入部队摸到真刀,所以刻苦练习,包括捅的技术和动作,然后完成愿望,觉得美妙,美妙体现在文中“细细品味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怪异的脑洞)感觉这篇文章没有写出来“捅”体现在哪里但是想表达的大概是思路那样。

 

他的父亲是一位军人。

可能是因为他出身于军人家庭,他天生就对军队有一定的兴趣。在大阅兵的时候,他兴致勃勃坐在电视机旁,看着一个个军人手持真刀真枪,器宇轩昂地从主席面前走过,他便回头问站在旁边的父亲:“爸爸,你也是军人,为什么你没有跟他们走在一起呢?”他的父亲笑了笑,摸着他的头,说道:“爸爸没有这个能力,说不定将来等你有出息了,能像他们一样,那我可是非常高兴的。”父亲的话在他的心中悄然播下了一颗种子——也要向他们一样,手持真刀真枪。

那年,他8岁。

当他拿着考砸了的高考成绩,如同霜打的茄子站在家门口时,他没有那个勇气去打开那扇门。他的学习一直都很好,他的父亲立下的赫赫战功,为他争取到了降分的条件,考上名牌大学不是什么难题,但是他没有去把握好,以至于现在的成绩连普通的大学都上不了。他接受不了母亲满脸的憔悴,更接受不了他父亲得知成绩后,对他的愤怒和失望。他试着去想办法,却毫无头绪。更可悲的是,之前和他一起学习的一些同学以高考成绩挖苦他,讥笑他,在他背后捅刀。绝望中的他,想到了心里那个尘封了很久的想法——当兵。在父亲的叱骂中,他默默地报了名,收好行囊,离开了家

那年,他18岁。

他被征发到高原地区当兵,当初露着几分稚色的脸庞,早已被高原的强紫外线晒黑,那个软弱不堪,没跑多久就气喘吁吁的他,如今却丝毫不怕高原氧气稀薄,每天坚持跟随部队训练。由于表现优异,他被选为地区代表,参加当年阅兵,也终于摸到了真刀真枪。阅兵那天,他一直高昂着头,细细品味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父亲,我终于达到像你所说的那样了”他喃喃的说道。

那年,他30岁。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