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词的故事

看到这三个词就觉得中心应该从文化、知识的角度入手。

虽然主题很快的找到了入手点,但是文章内容上构思了好久还是不顺(现在这篇成文我也真的是尽力了🤦‍♀️)

补充说一下主题吧🤦‍♀️感觉没有议论的部分好像不太能读得懂😭文章前面说这个疯子是追求老书,但是后面好像和老书又没有什么联系了。这个不是没有联系啊啊,就是想要讽刺这个疯子从来都没有想要过学习知识,他只是为了与众不同才做了那么多,最后得到一个名头也是十分的荒谬啊啊🤦‍♀️所以文章的题目是“不可理喻的与众不同”啊啊啊

(关于上一篇果郡王府的那篇文章关于要像余秋雨先生一样找到一个深刻的中心——感觉刚好有一点想说的东西啊 就在这里补充一下下:

首先真的特别感谢抬头有认真地读那篇文章🙏还给出了这样客观真诚的评价(不免感动)😭🙏

不过其实我个人还是觉得那篇文章和余秋雨先生的差异挺大的🤦‍♀️余秋雨先生会谈及历史文化的根本以作为中心,且他的文章在呈现中心方面多存在一种情感态度上的褒贬、悲喜成分,也就是说更偏于抒情;而我的那篇——包括这篇——都是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入手,也就是以历史和文化作为方式,但最本真想要讨论的观点、现象并不是对历史文化的态度(不过之后我大概也会尝试这样的主题啊),也就是一篇以呈现观点、诠释现象为主的散文。所以大概我的文章想法的深度与余秋雨先生的隶属两个角度~

 

老书

无法理喻的

 

正文:

题目:不可理喻的与众不同

在我住的小城市里,我总能看到一个痴狂于旧书的半疯的人。那人每天都在跟别人炫耀自己有更老的书,无时不在展现自己渊博的学问。

但是很可笑对是,这个人好像并不怎么读那些书。一日放学路上我被他截住了,听他问东问西才明白原来是因为我手里抱着学校让读的名著。“你这么小就读《红与黑》?”他挑衅似的问,我急着要走,随便应道:“是。”“那你来说说这书里都讲了什么?”他全然不顾我如何厌烦他,执意问道。“法国再次陷入复辟黑暗后革命人和百姓的悲惨呀······”我也不愿多多理会,只当是考试了。“这······”他似乎一惊,大概是没有想到我能答出来,“你说得不对!你没读过吧?让我给你讲讲,这书讲的是于连的爱情故事,是本讲爱情的书!还什么政治,呵,你还是太年轻啊!”听他这番解释我只觉得莫名其妙。能叫出来几个故事里的名字,记住几个情节就算是读了文章了?何况情节的详略他都不知道,这分明就是没读啊!我只是随便敷衍,终于让他放走我了。

听我们这个小城市里的大人们说,这人的行径这般奇怪——非要集旧书——全是因为他在很小的时候被告知“这有文化的人就是天然的比别人高,天然的与众不同!”他似乎一听到这话,对文化对态度立马就变了,以前是轻蔑极了,后来呢,就到处打听有文化对人都做什么。这才知道,有文化对人都收集书。然后就是这般景象,整日的四处揽书。

这天,一个著名的文学家到我们学校做公益演讲,还会在学校里住一阵给学生们讲课。那段时间,所有人都对这个文学家恭敬极了,大家都被他儒雅的气质、渊博的学识和对知识浓厚的兴趣与敬仰折服了。老先生尤其对历史颇有了解,熟习每一位大家的历史观念和不同的未能确定的史实的分析。

自打老先生来,这疯子便在背后百般“刁难”,常常试图指责老先生的什么话。我觉得不解。明明不懂又何必要为了指责而指责呢?不过是承认他人说的对吗,没有这般难啊?这疯子还真是奇怪。为了扳倒老先生,他佯装着崇拜知识一般

他跑到小城里的巫师那,问巫师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自己比老先生更了解历史。巫师回答说,你可以穿越啊!穿越?这个听起来靠谱啊!如果我能够穿越回过去,那我就能更准确地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了。疯子边想着边急不可耐地问巫师:“那你有办法穿越吗?”“我没有,”巫师摇摇头,“但是听说物理老师知道怎么让时间倒退,好像是什么‘相对论’什么的,要不你去问问?”不是都说物理老师是个老古董,只相信什么科学。他还能想出这样绝的妙招?可信吗?可是虽然疯子心中打着嘀咕,为了他这个荒谬的理想,他还是决定尝试一番。

来到物理老师这里,物理老师并不怎么瞧得上疯子,这就要轰他走。“你别着急轰我啊!我真的是来问问题的!”疯子急忙辩解,这物理老师看他颇为真诚,便问:“那你有什么问题,说来听听。”“你是不是知道一个叫做相对论的东西,说来听听呗!”疯子满怀期待地说道。物理老师终于正眼看疯子了:“你这是真的想学好啊!那我就来给你说说······”一说到知识,眼瞧着物理老师打起了十足的精神。待他刚要说道说道时,疯子立刻打断他问道:“这个东西是不是还可以让时光倒流?”“嗯······理论上是的,但是首先得超过光速。”物理老师满脸疑惑地答道,“但是这是不可能的。”疯子根本没听后面的话,一溜烟儿便跑走了。

疯子压根不知道光速有多快,只知道它——emm——很快。所以他就想着自己得练习跑步了。自此以后呢,这个小城市的街道上总能瞧见疯子练跑步。他每天疯了一样的跑,和街道边的鸟比速度,和山丘上的马比速度。可是他发现,他总也跑不过光,他因此愈发的努力。每当走在街边瞧见他的时候我都觉得奇怪:他有这样的拼搏劲,去读书不早就成才了?所有人都觉得疯子是越发疯了、越发得不可理喻了。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城市里面要选运动员去参加国家级的运动会,每个小城市都至少要选一个。大家都不愿意干这个辛苦活儿。这时有一个人提议:“那个疯子跑了这么久,怎么也算是有些能耐。让他去城里没准儿还能混到什么奖呢!”这个提议一出来所有人都同意了。小城市的领导去疯子家劝他,那时的疯子特别郁闷,觉得自己永远也跑不过光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比老先生更渊博了,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办法与众不同了。领导就哄疯子说:“你去参加这个比赛,如果你能跑得过别人,你就能与众不同!”疯子想着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自便答应去参加比赛。站在起跑线上疯子心中没有体育精神、没有城市荣耀,唯一的念头就是要与众不同。枪声一响,他窜出起跑线,一下子越于人前。他轻而易举地碰到了终点线,赢得了比赛的第一。

之后呢,他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成了媒体眼中的红人,被誉为“从未想到的黑马”和“思想深邃的疯子”。他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成了与众不同。可是,直到现在,在我眼中他承载的都是一种不可理喻的与众不同。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