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玩城

作者阐述:因为实在编不出人来,就抖了个机灵做了个伟大的决定——决定不写人。能不能行还未可知,往下看叭~~~

 

“叭!”小门被钥匙拧开,外面绚烂的灯光快速占据了这块新地盘,人群的吵闹声也更加真切,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会儿红一会儿蓝的灯光识趣儿的在关上门的前一刻逃走,投币机里的活物就又只有纸钞和游戏币了。

一连串窸窸窣窣的声音唤醒了隔壁篓子里的一元纸钞Triple p。他在往常一样自然地向隔壁搭话“回来啦…”可是却迟迟没有应答。

Triple p身体担忧地又青了几分,用自己印着国徽的那部分身体向他处在的铁篓子撞去,想发出声音吸引对面的注意。可是对面仍然传来他所期待的没回应,只得到了其他游戏币的一句“Triple p这次不知道怎么了没有跟我们一起回来。”

Triple p是Triple p的恋人,纸钞和游戏币的恋情,按人类的说法来讲大概也算得上一种“禁忌之恋”,毕竟自动兑币机里的百元纸钞和游戏币有朝一日能物理意义上地在一起的概率,大概比一个币玩一天拳皇的概率还要小上不少。但是念在他们的坚持和在这阴暗的兑币机内部实在难熬,双方的亲属最后还是没有阻拦。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Triple p&g感情从来没有被距离动摇。而且游戏币和纸钞双方都曾将他们评选为“恩爱模范户”,奈何这无法逾越的阻碍才作罢。

碍于身份的原因Triple g三五天就要出一次差,要隔几天才能回来。Triple p他们却因为现在扫码支付技术的发达,几乎被老板遗忘在一隅暗无天日的小天地了。好在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感情,即使是有规律的小别,也仍然能胜过他们的新婚。Triple p 平常虽然看起来总是懒洋洋的,但是在Triple g出差的阶段总会非常的注意外面的响动,时刻关注Triple g是不是出差归来了,也总能敏锐的判断出是不是补充游戏币的声音。

Triple g以前出差最多也就五六天,不知为何这次却没有在补充游戏币的队伍里。Triple g面上保持着他的稳重人设,可是其实早已经内心崩盘了。这几天他每每闲下来,脑子里都不禁浮现出triple g遇害了的猜想,越想越担心,但是怎样担心也无济于事,他只好靠转移注意力来排解担忧。这导致最近,他不仅自己过的胆战心惊,在钞界的人缘也越来越不好了。谁让他转移注意力的方式是毒舌呢。往常佛系地被新钞弟弟玩闹时蹬一脚也不会怎样的Triple p,这几天即使被挤到了也能疯狂的输出5分钟以上的垃圾话,得到了新外号“人体弹幕ppp”。

到了第三天Triple p熟悉的一声“叭!”又响起了,这次没有满满登登的一筐游戏币,只有一只手攥着一颗扔进了篮子里。

正是他心心念念的Triple g。

忙问“你怎么现在才回来?!”这才知道原来知道是他被一个拿着冰镇饮料的小姐阶段去玩抓娃娃。因为饮料太冷,小姐姐手上沾了杯子外冒出的冷水,才失手将他滚到了不知道哪个机器底下,是保洁员打扫的时候才发现的。自此,Triple g的第1381854次出差才有惊无险,宣告结束。

Triple g终于回来了可是这几天天天胆战心惊的Triple p却冷淡了起来。他很复杂,一方面是担心吹牛皮。之后还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万一以后回不来了可怎么办?另一方面,他也有所动摇,他开始重新思考他们之间这些鸿沟是不是真的不可跨越,真的能危及他们的感情?

他越想,心情越沉重,钱篓的下面钻,从那窄窄的连着找零口的缝隙,那是他们能通往外面的仅有的通道,他也开始埋怨自己为什么不能出去和Triple g共处一处。

Triple g见了,也陪着他往自己所在的底下沉,直对着那短短的扁扁的出币口,看着那唯一通往外面的通道,思考自己为什么要被困在这里。

突然机器的运转打断两位的思考,他们先后被放了出去。原来是一对老夫妇,他们第一次来电玩城玩这种新鲜玩意儿,就投了五块纸钞,买了四个币,首当其冲的必然就是,杵在出币口的Triple g,退回的那1元零钱也恰好是Triple p。最后最先抓出来的硬币和找零出来一元钱被老人家留作纪念,剩下的三个币老人们去体验了一把抓娃娃。老婆婆像个小姑娘一样,被逗的呵呵乐,虽然没有抓到娃娃意犹未尽,但是他们还是一致决定留着钱去安排一顿丰盛的晚饭。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