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故事

作者的话:犹豫了很久,才写出来的,可能写了两个多小时吧,主要是构思不到一起去。因为之前读过《狼图腾》,有受这本书的影响,然后就想着写这样的文章,但是如果真的写出来篇幅又太长还不一定如意,就按照别的同学给的建议,写斗虎的情节。杨彬这个名字的由来是以木为名,杨和彬一个为木一个为林,人名和地名均为虚构

感觉写成了个故事亦或是极短的小说(?)名字没想好就没弄名字;w;

——————————————分割线——————————————————

杨彬已经在漠山的山腰蹲守了一天一夜了,却丝毫没有什么收获。本来是有一只老虎要经过杨彬身边,但是杨彬弄出了些微小动静,让老虎产生了警惕,不再向前,最后索性跑走了。

很久以前,漠山就在那里了;又不知从何起,一伙人为了躲避战乱,就逃进了漠山,傍水而居,繁衍生息。错综复杂的野路阻断了他们与外界的联系,族人在漠山脚下安家落户,漠山怀抱着村落,村落依偎着漠山。族人辛勤的劳作,村落也不断发展壮大,但是却难免会遭到野兽的袭击。族人将虎作为村落图腾,祈求百兽之王的庇护,渐渐地,村落里便有了这样一个习俗:当男孩长大成人后,会被“请”出家门,必须要单独猎杀一只老虎,才可以回家。倘若能制伏野兽之王,其他的野兽必然不在话下。

杨彬本是不想出来猎杀老虎的。在他成年的前几天,他眼见着邻家的长辈端了两碗酒,站在家门口,一碗洒在地上,一碗自己喝了,骂了一句“不肖子孙”,便头也不回的撞上了门。杨彬一打听才知道,他的孩子在那天成年,却在试图猎杀老虎的时候被老虎咬死了。

想着自己即将到来的18岁,杨彬心里发怵,害怕自己也会这样。作为族长的儿子,他完全可以让他的父亲为他“破一次例”,以继承人为理由逃过猎虎的考验,但是却遭到父亲无情的拒绝——“别人都没有搞特殊,你为什么搞特殊呢?”

无奈之下,杨彬只好在18岁生日那天告别众人,带着提前准备好的武器出发了。

田间小路越走越窄,道路的尽头,正是高大阔叶林的入口。杨彬深吸了一口气后,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可能是入口附近的树并不是那么茂密,光线强度还好,十分清晰。随着杨彬的深入,森林也开始暗了下来,各种动物的叫声不断从耳边响起。估摸着到了老虎出没的地方后,杨彬找了个绿植比较多的地方趴了下来,提前抹好的艾草汁让杨彬不受蚊虫的骚扰,他小心地给弩上好箭,箭头涂上了一种带有麻醉效果的草药,会影响到中箭者的行动。

杨彬一夜没有合眼,却依然十分精神。蹲守一整天无果后,杨彬抱着再试试的心态,仍然守候在原地,心中默念着学到的猎虎要诀。

眼见着到了上午,杨彬的困意却上来了。他好想睡一觉,却又努力克制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杨彬意识到,有老虎要来了。果不其然,远处出现了一只黄黑相见的点,正朝着杨彬缓缓走来。

杨彬握好手上的弩,瞄准了老虎。随着老虎一步步接近,杨彬的心跳越来越快。估摸着老虎进入了有效射程后,杨彬扣下了扳机。紧随着一声吼叫,那根箭没有正中要害,打在了老虎的前肢上。老虎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了一跳。杨彬丢下弩,迅速拿着长矛站起,老虎满脸怒火,低吼着俯下身,和杨彬周旋。

杨彬也不敢大意,手持长矛和老虎对峙着,可能是药箭开始起作用了,老虎按捺不住,向杨彬扑了过来。杨彬侧身躲开了老虎的一扑,反手想要拿长矛刺老虎,但是刺空了。

老虎彻底怒了,钢鞭般的虎尾向后一甩,刮到杨彬的衣服,杨彬摔倒在地,地表崎岖不平,身上多处擦伤,侧腰一阵剧痛。他打量了一下自己,虎尾甩到的地方衣服直接被剐碎,已经开始渗血。眼见着老虎又扑过来,杨彬从腰间掏出匕首,快速俯下身并举起匕首划去。老虎从杨彬头上揽过,匕首从老虎的咽喉划了下去,鲜血四溅,染红了杨彬的手。

老虎倒在血泊中痛苦的哀嚎,杨彬忍着剧痛站了起来,举起了长矛,对着老虎刺了下去……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杨彬一手拿着长矛,一手拖拽着死虎,望着不远处依稀的亮光,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摇曳的篝火下,众人围着杨彬,火红的光亮照在杨彬带血的脸上,也照在了族长古铜色的皮肤上。

“这小子,终于长大了……”族长楠楠道。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