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写作

作者阐述:这是我第一次写这种文章,说实话,我思考了四五天来构思这个故事,如果读者发现了bug一定要跟我说QAQ。

在蜿蜒的公路上,一辆吉普飞速地行驶。车上有四人,正在驾驶车辆的安详,副驾驶的别卓,以及后座上的常茗和帝丹。原本还有娥煌,但是她因为要写毕业论文而缺席了这次探险。这四人的目的地是寂静谷,他们早就听闻这里有野生动物出没,再加上据说有山谷中的农夫曾多次目睹有黑影在山林中快速闪过,似乎是鬼魂。为了一探究竟,四个人再次组成了探险队。

下了车之后,四个人收拾好行李,进入了谷口。在他们面前的无边际的密林,旁边是一条汹涌的河水,此时正值盛夏时节,河水暴涨,丛林茂密。四人进入了林间小道,与其说是小道,倒不如说是没有长草的地方。密林中主要的植物是参天的杉木和松树,还有一些果树。这些树木将上方的天空几乎全部遮挡住了,只漏下星星点点的光斑。不时有一两只野兔在草丛中穿过。四人走的异常地小心,因为他们早就听闻此处密林会有野兽出没。

“我最近在网上学到了不少和野生动物搏斗的方法呢。”常茗看着三人谨慎的样子,打趣道。

“就是你那所谓的从猛虎胯下穿过然后用刀把它的腹部划破的方法,恐怕在你刚接近老虎的时候就已经被咬掉脑袋了吧。”帝丹笑道。

“娥煌没能来真是太可惜了。”安详看着周围的景色说道。

“要是没有要人命的猛兽我真希望住在这里,”常茗说道。

“快走吧,咱们先找到可以过夜的地方吧。”一向稳住的别卓看了看天色,说道。

走了大约几百米以后,面前出现了一片空地,四个人就在这里搭起了四个帐篷。

“我去河边钓鱼!”常茗一边说一边从背包中掏出了鱼竿,不等其他三个人说话,飞也似的钻入了丛林中。

“喂,我们到底是来度假的还是来冒险啊!”帝丹看着常茗的背影无奈的说道。

“他自己一个人去是不是太危险了。”别卓皱起了眉头。

“他不是有所谓的打虎拳法嘛,再说河边应该也安全一点吧。”安详安慰道。

“那就咱们三个来调查一下这个事吧!”帝丹提议道。

一下午的时间,飞速流过,三人在密林中转来转去,别说黑影了,连个人都没有看到,倒是捉到了两只野兔。

“多半是那个老头眼花看错了,把兔子看成了人影。”帝丹不耐烦的说道。

“今天先回去和常茗回合吧。”别卓说道,“不知道常茗有没有回来。”

三人回到营地后,发现常茗并没有回来。

“别出了什么事。”帝丹担忧的说道。“咱们去河边找找。”

三个人不敢停留,生怕耽误时间,急忙顺着水声向河边找去。

“啊!”走在最前面的帝丹惨叫道。

走出密林以后,发现在他们面前呈现的是一片血泊。暗红色的血液已经凝固,周围不少苍蝇在血泊周围飞舞,血泊当中是半根钓鱼竿,以及两个巨大的爪印。周围还有破碎的衣服。沾着血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密林之中。

三个人全被这副人间炼狱景象惊到了,呆呆地说不出话。

“常茗……”帝丹感觉喉咙似乎被人抓住了一样,腥臭味几乎让他呕吐了出来。

“都怪我们,怎么能让他一个人行动呢。”安详发狠的说道。

“先报警吧。”一向稳重的别卓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警车在夜里抵达了,经过与三人取证之后,警察得出了“意外死亡”的结论。三人虽然难以接受上午还活蹦乱跳的常茗突然就尸首荡然无存的现实,但是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他们的面前,不得不接受。三人不敢在这个不详之地过多久留,急忙驾车离开了寂静谷。

 

后记

不久后,三人得到了娥煌在家上吊自杀的噩耗。“作为常茗的女友,娥煌听到常茗的死讯一定难以接受吧。”

寂静谷也因为出现了此事而被当地人易名为“恐怖谷”,无人再敢探索其中。

日后三人经常想起娥煌与常茗的音容相貌,想起多年同窗的情谊,黯然神伤,不能自已。

 

写在后面的话:其实常茗的死并不是一个意外,他根本没有死,他是用先前准备好的血液来伪装的,并且利用谷内有野兽的现象来制造出被野兽捕食的假象。农民看到的黑影并不是眼花,他看到的正是常茗来踩点藏车思考脱身手段时候的身影。他趁机溜走并用先前藏好的汽车抵达娥煌的家并且杀害了她。因为他是娥煌的男友且娥煌不知道常茗“已经被野兽杀死”,常茗轻而易举的杀死了娥煌并且伪装了娥煌因听到自己死亡的信息而自尽的假象。至于常茗的杀人动机,作者就不深入写了,读者可以自己想象嘿嘿嘿。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