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思•寻光

20XX,1,19 禁思第零天 阴
……
为什么啊。
就这么……结束了?
为什么选我啊。
那么多人都死了……为什么最后偏偏留下我?
有那么多比我更需要帮助的,比我更有价值的人……为什么不把活下来的机会留给他们?
我活着有什么用呢?我又不能去参与研究。也不能去拯救别人,大难临头连自保都做不到。
不懂……
20XX,1,20 禁思第一天 天气不明
啊,开始了。
这是“隔离”。我所处的地方,名叫“隔离舱”。
这是个约十平米的小房间,看不到外面。白色的墙面,白色的单人床,白色的桌椅……一切的一切,都是白色的。仰头的话,就可以看到天花板上的模拟日出灯,它可以随着外界的日升日落调整亮度,防止被隔离者由于长时间见不到阳光而抑郁。当然,它跟真正的太阳没法比。这是纯粹的无菌环境,可以将在其中的人保护起来。至于日常的清洁和三餐,则由机器服务。在这里绝无性命之忧,只是……
我不是白色的。
唔,这是一句废话……但我觉得你能明白我想表达什么。
是的,我站在这里,就像白纸上的黑点,与这一切格格不入。
这本不是属于我的。这么高端的东西,怎么可能让我一个普通人使用呢?使用资格是政府给予我父母的,他们都是优秀的医护人员。我父亲是医生,心内科的。母亲是护士。他们都可厉害了,家里的一面墙上挂满了患者和家属送的锦旗呢。
我爸的微信签名上写的是:每天都要开心。这可不是希望有好心情,而是直接的字面意思——他每天都要做心脏手术。一天两三台是常有的事。据说这个签名不是我爸发明的。毕竟他没有这咬文嚼字的水平。他是从十几年前的一部有关医院的纪录片上找的,那里面有个医生用的是这个签名。我爸觉得很不错,就也改了。他还说想见见这位医生,好当面感谢他的伟大诠释呢……
这一次,他们本该来到隔离舱里的,毕竟他们是优秀的人才,得到了他们就职的医院唯一的名额。可因为这次情况严峻,我父母都坚持要到一线去拯救病人,我就被送入了隔离舱。
说到底,还是我没用。帮不上他们。
可我又能怎么样呢……
20XX,1,21 禁思第二天 天气不明
为什么我不去当医生呢?
啊……一瞬间脑子里出现了很多理由。但最清晰的还是那句。
“太残酷了”
是,我胆小我懦弱我害怕,我不愿去面对那些生离死别。
五岁的时候,妈妈因为没时间照顾我,带我进过一次病房。当时的场景我永远也不想再回忆。那些人——那些和我一样的人,他们躺在病床上插着管子的样子是那么的触目惊心。那时我连哭都忘记了,只是一口气跑出房间,到了外面见到阳光才开始蹲在地上大哭。
那天晚上我做了梦……我梦到自己是一个摄像机,镜头对准了病房中的一位患者和他身旁的仪器。我看着他痛苦的神情,看到心率仪上波动的折线,看到他被推进手术室又被推出,脸色越发苍白……画面一转,我来到了手术室中,身上包裹着无菌防护服,一些人把我架得高高的,迫使我闭上眼睛。再睁开时,我看到了令我一生都难以忘却的画面——那位患者的胸腔中血肉模糊,手术刀快速的移动着,一块块雪白的纱布放入几秒就已被染成了鲜红。我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本能的想要扭过头去,却无法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进行中的手术。突然,主刀医生带着消毒手套的手一动,紧接着所有医生都条件反射的向后仰头。我来不及疑惑,就看见胸腔中鲜红的动脉血喷涌而出……无法躲避的我被糊了满脸咸腥粘稠的血液,但此时无人有空闲替我擦去,我甚至连眨眼都不被允许。
恐惧、不适,厌恶……种种情绪揪住了我的心。
挣扎、颤抖、抗拒……我不顾一切的想要逃离。
我忘了那天是怎么惊醒的,但从那时起……一切都变了。
我仍然爱我的父母,但我不会对他们的职业产生向往了。医院是我敬而远之的世界——神圣而又残酷,我永远的心理阴影。
我真怕如果再次踏进那里,我会忍不住崩溃。
我也想要救他们,可是我害怕……哪怕只是坐在教室里学习药理,我的脑海里也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些画面……
我想逃避……如果我不去接触那个世界,如果我只看向光明,不去想背后的残酷黑暗,如果我不坠落进黑暗,是不是,就可以假装它们不存在了?
对不起。
我做不到……所以我只能默默地在背后给父母加油,给所有医疗工作者加油。
一定,要平安啊。
20XX,1,22 禁思第三天 天气不明
啧,今晚看来是睡不着了。
你还想知道更多吗?关于这个“隔离舱”?
你看……呃,你可能看不到。总之,天花板上,有一片投影的星空呢。
真是好久没见了。我都认不出那些星座了……
记得小时候天上偶尔还会有零星的几颗,可是现在只剩下无尽的黑暗了。
有时候我会怀疑,是因为空气污染而看不到星星了,还是它们已经不在了……
如果现在的处境是黑夜的话,那星星点点的希望又在何方呢?
看不到吗?
不想看到吗?
存在吗?
无论如何,隔离舱中的夜幕和繁星,真的很漂亮。就像一个美丽的幻象。
缀满星辰的夜空,回不来了吗?
希望……是什么呢?
20XX,1,23 禁思第四天 天气不明







20XX,1,24 禁思第五天 天气不明
以前啊,我父母经常昼夜颠倒的,经常是几天下来都见不到面,就算在家大部分时间也是用来休息。至于我,小时候母亲雇了保姆,再大一些我就完全是一个人生活了。买菜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也经常去医院给父母送饭,当然,每次只是放在前台就走。与其说是父母抚养我,不如说是我在照顾他们。
他们经常说对不起我,但我不怪他们。毕竟拯救病人是神圣光荣的职责没错。像我这种普通人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做些家务了。至少……我还是能有点用的吧?嘿嘿。
……果然,再怎么强颜欢笑,也还是没法掩盖担忧啊。
我真的好担心他们。
20XX,1,25 禁思第六天 天气不明
哎,说起来,这里的饭菜味道不错。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啦!我知道这坨东西看起来不太正常,但只要你尝试一下,就会发现其实还可以。当然我并不希望你有一天也住进隔离舱里……
它有点像罐头,毕竟要从方便储存的角度考虑。外包装上还写了口味,每次都可以三选一。但不要被它迷惑了,本人亲身经历,不管是“金枪鱼饭团”,“意大利面”还是“火腿三明治”,最后的口味都是酸甜苦辣咸的奇妙混合物……总之,能吃就行。至少比我刚学做饭时做出来的那些黑暗料理要好。
又想起了医院的伙食啊。有的时候医院给的盒饭比我辛苦一中午再紧赶慢赶给父母送去的饭菜还要丰盛……真是的。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一日三餐都无法规律,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手术。这个时候,我送去的保温饭盒就比医院的塑料盒饭要靠谱的多了。
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过得怎么样……
20XX,1,26 禁思第七天 天气不明







20XX,1,27 禁思第八天 天气不明
好无聊啊,你不觉得吗?
如果你要说什么“自己无所事事不如把命和精力给外面的人”的鬼话,我现在就撕了这本日记。
你以为我不想吗?如果我的牺牲可以拯救更多的人的话……我也想啊!可是不能啊!
这里的一切都是封闭的,只留下这本日记。
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看见这些,但日记的悲哀……不就是明明是私人的东西却总被人们翻看和议论吗?
我相信没有一个人会希望自己死后被人阅读日记,然后被发掘出性格的隐藏面,美其名曰“加深了解”,擅自的去重新认识这个人。
但现在的我不一样。我迫切的希望找个人倾诉……告诉他我这段时间的经历和思考。这样的话,哪怕有一天我死了,也有人会记住我的吧?有些东西,我可不希望一直把它带到坟墓里。
纸张或者屏幕那端的你,能看到吗?
请记住……这只是一个普通人自作多情的独白。
20XX,1,28 禁思第九天 天气不明
怎么回事……
20XX,1,29 禁思第十天 天气不明
哎呀。一不小心,明天就成了今天呢。抱歉让你看了些毫无意义的字。
你能猜得到吧……我刚才写日记的时候是23:59。现在已经零点了。
最近总是失眠呢。
这里实在太安静了……你觉得呢?就好像这方世界只有我一个人……
孤独会成为习惯的,因为这么多年我都是这么熬过来的。可是,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也好,独自去图书馆自习也好,我的身边总是有声音的。它们提醒着我:你还没有和这个世界断绝联系。
所以……那时如果我死了,是会给别人添麻烦的。
但现在不一样。现在是这么的安静,如果不声不响的死了……没有人会知道的吧?
可终究还是有些牵绊住我的东西。
至少……不能让父母担心。
所以我还不能死。
可我活着有什么用呢?
答应我好不好,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请你不要为我担心好不好?
不能……影响……别人……
20XX,1,30 禁思第十一天 天气不明
我该怎么办……
除了无所事事,应该还有些能做的吧?
你可以告诉我吗?
我应该,怎么做?
我可以去看看外面的情况吗?
我 想 出 去 吗 ?
出去了,又能做什么呢?我说过了,我不能参与研究,也不能去拯救病人,连自保都做不到。
不如一直待在这里……这里绝对安全,不用担心会突然死掉。如果就此逃避……就当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做不到。
我还是会为那些遇难的人悲伤,因为自己帮不上忙而感到无力。更何况我的父母还在外面奋战。我与这个世界,是有联系的。我是背负着责任的。
我现在可以保护自己,但是连这样的保护都是别人赐予的……
所以我无法心安理得的待在这里。
或许我应该关注一下事情的进展。无论如何也得做些什么了。
我试试……
20XX,1,31 禁思第十二天 天气不明
这屏幕是什么?

这是……那些在这场灾难中死亡的人!
R.I.P.……
20XX,2,1 禁思第十三天 天气不明
这么多人都死了吗……其中也不乏比我厉害的人。
很多时候,名人的逝去会被提起,放大,让其他名人扼腕叹息,使普通人恐惧和自我怀疑——那么强大的人都逃不过死神,那我又何德何能活着?
粉饰太平和残酷真相,你选哪个?
20XX,2,2 禁思第十四天 天气不明
更多了。更多流逝的生命,更多……
所以……为什么……选我?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什么都做不了。
我不配成为最后活下来的人。
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些!
除了无力,除了伤感,我还能做什么?
我知道了!懂得了!看够了!
不要再拿这些刺激我了!
除了自我厌恶……还剩下了些什么吗?
他们死了,对,他们死了。还有更多的人死了。
这是“真相”。
那又如何?
我能救他们吗?不能。
看了这些之后我会过得更好吗?怎么可能。
所以是不是我也死了会更好……
如果我可以代替他们去死。
弱者会拖累强者,那保护弱者还有什么意义?
不让任何一个生命掉队……你们做得到吗?
做不到的话……为什么不把机会留给更强的其他人?
为什么……是我?
20XX,2,3 禁思第十五天 天气不明
……
20XX,2,4 禁思第十六天 天气不明
你还在吗?
我一直是抱着“说不定有人在看”的想法来写这本日记的。
如果这真的只是我自作多情的话,那有没有人在看也已经不重要了吧。
反正我什么都做不到。
我知道如果这么说就相当于承认我很弱,相当于放弃努力。甚至显得理直气壮。我可是学过“反正背后的含义”这些东西的。
你看,我还是,有那么点闪光点的……吧?
嗯……我知道这些话很丧,这种情绪绝对不会是时代的主流。
但是反正你看到了这样的我,你也只能看到这样的我。爱看不看吧。
……好吧,又说违心的话了。你对我而言绝对不是“爱看不看”那么简单。
有什么办法呢。就算你也许并不存在,你也还是我的希望啊。
“会不会有人看到呢?”
“会不会有人感兴趣呢?”
“会不会有人喜欢我呢?”
就算自不量力,就算渺小无比,至少,我心底的这些愿望——身为“人”会有的愿望——可是毫无保留的告诉你了啊。
你不用回应我的。
只要……有个人能带着对我的记忆——不可以是伤感,我也不需要你的同情——走下去,我就满足了。
当然,如果你忘了我也不要紧,我不会怪你的。要怪就怪我没能使自己的人生变得辉煌些吧。
你会过得比我好的吧?
20XX,2,5 禁思第十七天 天气不明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认识”这么久了,我还没给你讲过“这场灾难”究竟是什么呢。
真是抱歉,我现在就说。
公元20XX年1月16日(就是大半个月之前,但你那里可能已经过了很久了吧)地球爆发了大规模的毒素污染,人们的生命危在旦夕。这种毒素的传染性极强,致死率极高,人们至今无法检测出它的成分。无奈之下,政府启动了“隔离舱”计划,隔离舱可以将一个人完全保护起来,免受毒素侵害。
但是,隔离舱造价高昂,无法保护到每一个人。所以政府决定,给那些在某一领域有重大贡献的人优先派发隔离舱。这样,如果最后毒素没有被清除,至少优秀的火种还能延续。
我的父母都是医生,你也知道,他们获得了一个隔离舱。但他们把隔离舱留给了我,自己却奔赴一线。他们都是很崇高的人,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唉,每说一遍,就更担心他们一分。
20XX,2,6 禁思第十八天 天气不明
他们……他们!!!
那光屏上的……那不是真的!!!
爸、妈……您们怎么可以抛下我……
我为您们感到骄傲,但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方式……
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
啊……是泪。
我还以为它永远都不会找上我了。
在这个地方,泪水被强者们视为禁忌。谁哭泣了,谁就是……软弱。
我果然做不了强者。
哭泣的样子很丑吧。
今天我可能写不下去了,对不起。
20XX,2,7 禁思第十九天 天气不明
他们说的没错吗……弱者就不配活着吗?
弱者只能成为强者的拖累吗?
只能……像这样,看着亲人离去吗?
这不是与疾病斗争,疾病面前医生就算想优先治好年轻人,残酷又反复无常的病魔也不会给他选择的权利。通常生死,各安天命。而现在不一样啊。他们明明有比普通人更强大的能力,有更多活下来的可能。可他们选择了去保护弱者。
值得吗?
本来我是最不被看好的那一个……身体素质平平,才能平平。如果要死,我才是第一个吧。可谁能想到呢……我却成为了他们之中最后一个活着的人。
对不起……
20XX,2,8 禁思第二十天 天气不明
咦……这桌子上有个暗格。我记得隔离舱没有这样的设计啊……
有张纸条?
……
啊……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所处的这个空间,既给了我绝对安全的保护,也对我进行了完全的限制。
他们说,我必须“好好活着”。
我不能辜负您们,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凝聚了生命的期待,实在是太过沉重了。当这期待只是“好好活着”时,负罪感和自我怀疑就变得尤为强烈。
我配吗?我值得吗?
我不知道……
20XX,2,9 寻光第一天 天气不明
听不到呼吸
这是在哪里怎么记不清
黑暗中恍惚 又是那声音 不放弃不放弃
后知后觉 站在了悬崖边缘
再往前 是谁拉住了时间崩裂的结
如果离开 如果醒来 那些光 都在
天亮之前 我会等待 悲伤忽然释怀
当天空吹散 乌云阴霾
睁开眼 仿佛很久了
泪水瞒不住 憔悴的脸
你站在 我面前
犹豫不决 也曾挣扎和埋怨
才发现 就算向命运告别 勇敢往前
暖风吹来 繁花盛开 是你的陪伴
像那些光 点燃星海 希望一直都在
如果离开 如果醒来 那些光 都在
天亮之前 我会等待 走下去的勇敢
忽近忽远
……

20XX,2,10 寻光第二天 天气不明
是梦吗?
这首歌……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那个纪录片?
也许……吧。
20XX,2,11 寻光第三天 天气不明
我做错了吗?
我想错了吗?
是的是的是的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不停地伤害自己怀疑自己,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啊。
是我一直蠢得要死,反反复复撕开心底的伤口,因为痛楚而瑟缩着不敢前进,不断地陷入一个又一个自我构建的深渊中。
这样做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没有什么事可以做了,前路便只剩下光暗两面。我只是……面向了平日的那条路。光暗相生,自信伴随着自卑,坚强之下是脆弱,希望和绝望如影随形。
刻意不去想身后的光芒和希望,又是为什么呢?
是害怕吧,怕会再次受伤。但其实在自我挣扎中所受的痛苦一点也不比去冒那个险可能受到的损失少。
所以,我现在其实是可以试一下的吧?不会有人再因为我而受伤了,我也再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这样下去,我也没力气去迷茫了。
我想试试,转过身,去寻那束光。已经在绝望的路上走的足够远了,也许是时候看向希望了。
20XX,2,12 寻光第四天 天气不明
黑暗……它不应该被忽略,也不可以沉浸。
一直向你倾诉,是为什么呢?
明明自己已经处在深渊了……不是没有人向我伸出过援手,我只是害怕。怕你也会被我拉进负能量的循环。
嗯……我相信你,相信你有强大的力量,有帮助别人的资本。只不过啊,依赖别人可不是我的习惯。
不就是等待吗?
不就是走下去吗?
前面还有什么……都冲着我来吧。
我不会向你诉苦了。
最后活下来的人……带着的是其他人的希望吧?
我当然怕辜负他们,但既然现在没有选择,那就只能尽力活下去了。
20XX,2,13 寻光第五天 天气不明
又重新看了一遍以前的日记。很多东西都改变了,但我对日记的定义还没有变。
日记是私人的东西。跃然纸上的,是自己最准确的经历,最真实的想法,不用有所顾虑。
也正因为如此,日记被别人偷看时,才会那么恐惧,那么疼。
还不明白吗?
还不曾懂得吗?
所有人都有秘密啊……
那些东西……是我的底线啊!!!
谁给你的资格,让你随意去践踏别人的内心???!!!
就……很生气。
当然我不是说你。毕竟这次的日记,不太一样。
我知道很多人对于别人的糗事也就一笑而过,但这种理由无法让我放心。
因为终究有那样的人啊,那种会把其他人的一点点错误都抓住不放,然后去刺伤他们的人。
因为……我就是那样的人啊。
小学同桌被罚站、春游时老师在山上摔了一跤、中学校园广播的DJ连续说错歌名三次……我也不想记得的,但这一幕幕就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当然,我不会说出来奚落他们。那会让我原本就不怎么好的人缘雪上加霜。只是每次我看到他们时,那些事情都会不由自主的跳出来,告诉我:他们以前出过这样的丑。
这样真的太糟糕了。我绝不希望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从此烙下什么无法磨灭的标签。
那,如果不写日记呢?
这样的话,一切的把柄都握在自己手里,不会有人知道。但某一天自己也会忘记。私以为,日记的作用就是让你有一天回头看的时候,能想起“我以前原来是这样的”。不然的话,经历过什么都不记得就逐渐变成了现在的样子,不是很尴尬吗?
所以还是要留下些什么的。
而且,这不仅是因为我相信你不会乱讲,还因为我对你一无所知。
没记错的话,我应该没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吧?
没有什么比双盲更安全的了。
不过,请再等等吧。说不定某一天,就不一样了呢?
20XX,2,14 寻光第六天 天气不明
“爱”是什么?
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认清过它。
“喜欢”“仰慕”“占有欲”等等等等……这些含义相近却又截然不同的词,似乎离我很遥远很遥远。
觉得自己不配么……也许吧。
但根本无所谓配不配啊。
真是……
20XX,2,15 寻光第七天 天气不明
“乐观”是什么?“悲观”又是什么?
它们就像一张纸的两面,你随时可以翻转它们,但不能同时拥有两种态度。
——别跟我说你可以同时看到一张纸的两面,那是因为你在用两只眼睛看。更不要把纸弯折了跟我理论……不是我吹牛,如果真这么咬文嚼字的怼,你未必比得过我。
总之我想说的就是,从乐观到悲观,或是从悲观到乐观,有时候真的就像翻转一张纸那样,是一瞬间的事。你让我说呢,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大概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是累了吧。哪怕是沉到海里,在被重力往下拖的时候,也是会受到浮力的。
20XX,2,16 寻光第八天 天气不明
如果我能走到最后……那些光,会在吗?
什么时候……才能天亮呢?
20XX,2,17 寻光第九天 天气不明
我叫——
20XX,2,18 寻光第十天 天气不明
呃对不起,昨天写到一半睡着了……
我的名字啊……
你有机会知道的。
20XX,2,19 寻光第十一天 天气不明
我喜欢被剧透。
我知道这和大多数人的习惯背道而驰,但还是忍不住去查一部电影的最终幕,一本书的结局,一个推理故事最终的幕后黑手。哪怕我根本不认识这些角色。
这样,心里仿佛就有了底。在看到一个角色的时候我会想到他最终的结局,知道他对主角来说是助力还是阻碍(或者二者兼有)。这样,就不会被剧情牵着走。
我知道很多人喜欢沉浸在故事里,喜欢跟随着人物去推导和猜测出前因后果,喜欢那些出其不意的情节和变数。
可我做不到。
我喜欢跳出这个世界,文字中人物的经历仿佛是舞台上的表演,而我就是熟知剧本的观众。我看着他们一步步前进,绕弯,跌倒,再站起来。站在终点看着他们一点点走向那个被规定好的结局。
我终究无法融入他们。前路的未知使我不安。
现在的生活也像是一个剧本,我却无法预知结局。如果有机会,我会非常乐意去看。
你知道后面会怎样吗?
不……你不用告诉我。
再等等吧。
等那束光。
等那份希望。
20XX,2,20 寻光第十二天 天气不明
你想看到这样的我吗?
不管是振作还是堕落,都只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许是某个选择引发的必然结果,也许是在众多随机因素中产生的曲折道路。
禁思,寻光。
落入深海中的灰色鱼儿,被偶然射入的一绺阳光刺痛了眼睛,自惭形秽。
那是它向往的世界,是耀眼到只能远观,一靠近就感到自卑的世界。
但如果那些光即将消逝,鱼儿是否也能成为照亮他人的光?
20XX,2,21 寻光第十三天 天气不明
记得我还是你的那时候吗?
明明只要把发条丢掉 就可以从噩梦中醒来
不,我可无法放弃世界
——直至“终结”为止,我是被必要的
记得我还是你的那时候吗?
明明只要把发条丢掉 就可以从噩梦中逃脱
只是,我想对真实佯装不知罢了
——“就算没有了我,世界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你大概听不懂这首歌在唱什么吧……我也听不懂。
为什么一定要给自己赋予“拯救世界”这么沉重的责任呢?
关于“能力”和“责任”……
有的人心有余而力不足。
【我一定可以做些什么的。】
【我是被需要的。】
【但我……又能做什么?】
有的人有强大的能力但不想承担责任。
【不……不是不想,只是责任太沉重了。】
【必须做到的部分已经远远超过了乐于去做的部分。】
【那更像一种强迫。】
还有的人……明明没有能力,但被迫背负了过于沉重的使命。
【你告诉我,我是什么?】
这种事情可能永远都没法找到平衡。
但是,这使命不是我一个人在背负啊。
还有其他人。虽然现在联系不上他们,但总有一天一切都会结束的。
“结束”的意思就是,毒素污染被解决了,或者,除了我们,地球上的其他人都……
我知道前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如果后者发生了,隔离舱里的所有人就都会被聚到一起。
能住到舱里的人,我之前说过,大多都是精英人才。像我这样的毕竟是少数。当时父母作出把隔离舱给我的决定时也是力排众议……我不太想提起这事,抱歉。
现在不能再自责了。
总而言之,如果到了那种时候,再往后的路也就不是由我来决定了。
所以,哪怕我真的搞砸了,也不会影响到太多人的吧。
当然,活着是必须的。还有努力——打个比方,如果你想思考要怎么走一条路,首先你要站到这条路上。
20XX,2,22 寻光第十四天 天气不明
如果换一种思考方式……
我活着。
牺牲的那些人希望我活着。
隔离舱里的其他人也活着。
世界上可能只剩下我们。
我可能没有那些人厉害,但至少我还活着。
或许还有和我处境相同的人。
只要还活着,就还能为世界作贡献。
我们也是那些死去之人希望的依托。
这种时候,不负责任的死掉可是不行的。所以必须活下去。
……好“狡猾”啊,爸、妈。
又哭了,真是……
泪光也是光哦。
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哪怕是流泪,也不会失去光芒。
20XX,2,23 寻光第十五天 天气不明
这本日记,就送你吧。
不管是希望、光芒还是勇气,我都会努力去找的。
所以我不会再看向之前那堆负能量了。
当然我也没想过丢弃它们,毕竟它们都是我思想的一部分。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收下。
就当是……一个见证吧。
说不定你或别人有一天也会到这个处境,希望能帮到你们。
好歹你也听我说了那么久了,我相信你。
至少要活着,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那些为你牺牲的人。
……听到没有。
20XX,2,24 寻光第十六天 天气不明
想了想,还是再说(写)几句吧。
你可能会发现这本日记前言不搭后语(前天不搭后天),这当然是日记的通病啊。毕竟每天思考的都不太一样,也有反复纠结于同一个问题的时候。
很多问题,我现在想不清楚,得不到答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你要是有自己的答案,也可以告诉我啊。当然,前提是你还能找的到我。
至于名字……我说过,会有机会的。
目前来看,可能未知的未知,是很有趣的东西呢。
【你猜我叫什么?】
20XX,2,28 寻光第二十天 晴
光,照进来了。
……
……
……
END

注:纪录片、个性签名和寻光第一天的歌词均来自于《人间世》
寻光第十三天的歌词来自歌曲“ネジ巻き師と太虚鳥”

作者阐述: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ω≡。灵感来源于疫情。本来想让某人自闭到结局的,但想想好像不太好……所以变成了这样。
部分地方还是投放了我自己进去。
前二十天反反复复的Down可能看起来有点拖沓。
负能量是漩涡。当然,正能量也是。
负能量比正能量写的更顺啊
…..((/- -)/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