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场景的写作

阐述:细节描写可能不太够,写得时候是有联系我之前的一些经历和其他人说的事件。从某些方面说,我对这个蹦床印象很深其实也是因为当时看见其中有与我差不多大的小姑娘们在抽烟(这一点还在故事中有体现)。我觉得这个小县城的蹦床并不总是带来欢乐的地方,我自己在那里时我也说不太清楚有什么感情,反正绝对不是快乐。

傍晚,十几岁的赵独自一人走到江边,习惯性地在到达江边之前向左拐,去临近唯一的蹦床。这里虽有蹦床,不过就是个有些偏远地区的小县城罢了。付过钱之后,她顺着钢架出来的楼梯上了蹦床的二层。这个蹦床好似一个不太大的二层楼,由钢铁的构架支撑。每层有六块可以跳跃的垫子,垫子之间还有较为稳定的坐的地方。
蹦床二层的人不多,只有一些大概上小学的孩子,还因为没有玩够不肯回家。赵找了一个靠近江边的角落的垫子,若无其事地坐下来。习惯性地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简单地瞟了一眼还有多少根,随后抽取了其中的一根,娴熟地用打火机把烟点着了。周围孩子闻到烟味赶忙往边上蹦了蹦,不过他们也没有太在意这一点,而是继续游戏。赵知道,蹦床周边玩的孩子早就习惯了这种烟味了。
赵随意地抽了一口烟。烟刺激了她,不过很快她就再次麻木。江边的风吹过赵披散着的发丝,一如既往地有些冷。突然,在旁边游戏的小姑娘尖叫一声。赵一看,竟然是一只小蜘蛛在向她爬过去。赵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样的红色的蜘蛛。
“好孩子,别怕啊。这是喜蜘蛛,你看,它是红色的呢!”这是赵的妈妈五六年前和她说的。
赵咳嗽了几声,不过这并没有打扰她的思绪。
赵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常年不在家。赵也就和爷爷奶奶一同住在这个县城里。那年赵的爷爷摔断了腿,赵的父母便回家帮忙。正巧蹦床刚刚建成,赵的母亲就带着她到蹦床去散心。
刚建好的蹦床有着亮黄色的框架,其中有孩子在里面跳跃。
进去后不久就发生了赵看见“喜蜘蛛”的那一幕。
赵看着“喜蜘蛛”顺着垫子爬走了,问她的妈妈:“它是能够报喜的吗?”
她妈妈笑了,把赵从垫子上震了起来。
赵选择相信了喜蜘蛛。
当天晚上,赵一回家就发现她的父亲不太对劲。凭借之前那些年她对爷爷的了解,她知道这是喝酒喝过了。
赵的父亲有些神志不清,他眉头皱的很紧,浑身一股酒味,坐在椅子上。
赵当时还不太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张嘴,对妈妈说:“我们……走吗?”
赵的父亲站起身,身子晃了晃,跟疯了似的看着赵。“你还去……蹦……蹦床!”
赵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假装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当时一直在哭,她的父亲“耍酒疯”把她狠狠地打了,不过如此。她的母亲试图护着她。母亲自己也在哭,母亲也是受害者。这些事不过是一些琐碎的小事,她父亲酒醒之后自然不会再打她,当然她父亲也不可能悔改或是道歉。她只要想方设法把酒瓶子藏起来就行了。这些事赵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她也不会对任何人说。有些事,埋在心底就好。
这一阵的日子把赵搅得很害怕,她害怕在家里呆着,于是尽可能地待在蹦床或是偶尔在江边走一走。她喜爱这里看见的江边的夕阳。夕阳中的景象火红又平静,在这种耀眼的美丽与蹦床软而有韧性的质地中,她好像可以找到平静。她常常会蹦起来,跳到很高,假装自己可以够到太阳。
后来赵的爷爷病好了,父母再次出去打工,好给老人寄药钱。可是赵并没有好过多少,因为课业任务的加重使她不断地被老师催促。赵曾经想去努力学好,不过她的爷爷奶奶都不识字,她也找不到什么可靠的帮助。她认识的许多同学都走了,去大城市读书了,学校的人越来越少……
赵又因为烟味咳嗽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太阳快落过江面了。她不愿意再去回忆这些过往。
赵看见边上有人走了过来。
“李,你也来了。”赵说。
“你又点烟了。”李说。
“你要一根吗?”赵问李。
“多谢。”李回答。
烟味再一次变浓,赵看了看平静的江面与灿烂的云霞,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这种仿佛是永恒的景象让她莫名的难过。蹦床带给她的快乐总是短暂的,追逐赵的总是过往的痛苦。或许就算江水滚滚而去,赵也不会同那浪花一同离开。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