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树林

Weston 红树林

地理位置:位于马来西亚沙巴州丹南河口

大致面积:约8000平方公里

时间:2010年开始开发

地貌:红树林

气候:热带雨林气候,没有明显的季节性变化

动物:有长鼻猴,鳄鱼,蟒蛇,长尾猴以及各种各样的鸟类。这里最出名的就是萤火虫,夜幕降临时,天空中、树林里都闪烁着点点荧光

植物:红树林植物和其他一些树木,比如海杧果黄槿银杏树、露兜树等。

发生过的大事:在这片景区刚开发后不久,曾有一个8岁的小女孩落水身亡。在那之后景区里的安全措施就十分完善了,每条游船上都会配有救生圈,乘客也必须穿好救生服。

外部世界的环境:沙巴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三面环海但又常年不受台风的侵扰,所以素有“风下之乡”的美称。这里是一个旅游胜地,无数的游客从世界各地到此处看萤火虫。人们一般都是从黄昏就到这里,乘上船在河中看日落。等到夜幕降临,就会出现成千上万的萤火虫,将红树林装点得十分梦幻。来这里的游客,有的是情侣,有的是父母带着孩子,但无论什么年龄段的人都会被这“仙境”吸引,流连忘返。

【故事】

在紧张地工作了两个月之后,晴知终于完成了M公司的咨询项目,并且得到了为期两周的小长假。她和同部门的闺蜜琳达决定一起去马来西亚度假。

她们到达沙巴亚庇国际机场的时候,阳光很好。晴知穿着一身薄荷绿的长裙,带着草帽和墨镜得意地自拍了一张,发到朋友圈并配文:Morning Malaysia ~ 过了几分钟,有人在她的照片下评论:“你来马来西亚玩了?我在这工作欸”

晴知点开这个头像,发现是自己的高中同学穆远。他们好久没联系了,他现在竟然在马来西亚工作,看来混得十分不错。穆远中学时在班里存在感并不高,性格有些孤僻,不过生物化学两科成绩很好。晴知刚想给他发句什么,就看到他先发来一条:“好久不联系了,你怎么样?我现在在沙巴的旅游公司工作,这几天我带你玩呀” 晴知有些惊喜:“太好了!我最近忙完一个项目和闺蜜一起来旅游,正愁怎么做行程呢。你给我们推荐推荐呗”穆远告诉她,来巴沙就一定要看红树林,还说Weston红树林就是他们公司开发的,他可以带她们免费进去玩。

“你这高中同学很给力啊!”琳达感叹。晴知听完咯咯地笑,手上仍不停地给穆远发着信息。她第一次在外面被人这样照顾,心里暖洋洋的。琳达趴在床上,看着晴知的样子,替她感到开心。她们和穆远约好第二天下午五点在酒店门口见,穆远接她们一起去景区。

第二天出发前三小时晴知就开始打扮了。她一改平日上班干净利落的通勤妆,精心化了偏橘色的日系妆容。穿上明黄长裙,戴上珍珠项链和发卡,踩上小白鞋,美得宛若天仙。临走前,琳达却突然说自己不舒服,不想去了,让晴知一个人跟同学好好玩。晴知愣了愣,有些踌躇,但终于还是同意了。

穆远的黑车等在门口,他穿得很朴素,一身黑西装,没有多余的配饰。这么热的天气,竟然穿西装,晴知身上竟不自觉地冷了一下。见到晴知,他很含蓄地一笑,握了握手,便转身打开车门。一路上他们并没有说很多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晴知觉得穆远有时的沉默十分奇怪,似乎心情沉重,与微信上判若两人。

到达景区已是黄昏,穆远突然长舒一口气,轻快地下车为晴知开门,然后他们一起走向码头。他边走边略带骄傲地为她介绍景区,声音低沉,却很温柔。到码头后,穆远跟一个工作人员交涉了一阵,拿过一个麻袋和两件救生衣。晴知穿上救生衣,问他麻袋里是什么。他支支吾吾地说是救生用品。

待他们坐上船,太阳离河面已经很近了。水面在夕阳的照射下泛起橘红色的光,他们的船慢慢向前漂,好似在追那残破的光源。晴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耳边微热,响起穆远的声音:“在小王子的星球上,一天有四十三次日落。可在这里,能和你欣赏的,是我心里唯一一次日落。你看,我们来的刚刚好。”晴知身子一颤,扭过脸,撞上了他那双深邃的黑眼睛。他的眼眸清澈、空洞,好像在看着一个遥远的事物。晴知不自然地挪了挪位置,并没有回话。她觉得自己的脸颊突然烫得难受,不知是不是因为夕阳。

黑暗织上天空,河畔的红树林渐渐安静下来。今天游人不多,放眼望去这河道上只有他们一条小船。晴知看见草丛里冒出几点萤火,一开始稀稀疏疏,逐渐多了起来,开始漫向夜空。她觉得自己好像进入幻境,被无数萤火虫包围。它们飞快地掠过她,然后从各个方向进入无边的黑暗。穆远点起一盏夜灯,走到船头,用透明的塑料杯装了满满一杯萤火虫。他小心翼翼地捂着杯子走到她身边,变戏法似的张开手。一颗颗小小的黄光冒出来、溢出来,在他们之间盘旋上升。

“晴知,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你有着萤火般的光芒,点亮了我,成为我生命中的希望。你愿意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晴知一时说不出话,穆远的表白来得太过突然。

“对不起穆远,我我还没有准备好。我还不知道怎么在自己的生活里去接纳另一个人。”

透过萤火,晴知看到穆远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安。他突然拉起晴知的手,局促地说:“晴知,晴知,你不能这样。”晴知心里突然感到一阵恐惧,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穆远转过身去,把头埋进双臂,很久没有出声。

“穆远?我们回去吧”穆远猛地抬起头,似笑非笑地说:“还早啊。”

隔了一阵,他又颤抖着说:“我得不到你。我得不到你。我是不是很可笑啊,等了你六年。你曾经看不上我,现在依然如此。哪怕,哈,哪怕我已经是马来西亚最大的旅行公司的经理。”

“不是的,穆远,我

“不用说了。你说你接纳不了别人,但你接纳了他,对吗?三年。是我错了,我算错了开始,也算错了结局。”

晴知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是抱着双臂瑟缩在小船的一角。

接着,她听到穆远在翻什么东西,然后是异常的安静,甚至听不到他低沉的呼吸声。

晴知打开手机,想给琳达发信息,却被一团突然袭来的白雾呛住了,渐渐失去意识。

她最后看到的,是穆远似悲似喜的黑眼睛,和它周围眩晕的团团萤火。

“你看过《萤火虫之墓》吗?”

 

补一个自述:这就是一个变态杀人的故事,在浪漫的外壳下藏着阴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特别想写一个这样的故事,第一次尝试可能写得有些奇怪orz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