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练习

2020.6.12

1、床

她有一个整洁的单人床铺。小屋子放不下足够翻滚的双人床,屋子是租的,很小,也只放得下她一个人。床架是木头做的,床单和被子是浅浅的粉与蓝的格纹,显得蛮素雅的。枕头和其他的都是一个色调的,边上放着材质很软乎的白色玩偶,有小羊和小熊。玩偶是大学毕业前的朋友送的,洗了几次,玩偶布质的部分已经起了球,她也没有抛弃它们的想法。玩偶下面垫着两本书。

 

2、冰箱

冰箱不大,寻常人家两层那种。冷冻部分第一层放了些冰棍儿,都是好多年前老厂做的最经典的那些,她实在很念旧。还冻了冰块。下面两层放了一些包的饺子和冷冻的肉。冷藏部分的下面两层是各种的蔬菜,角落里塞了一些水果,顶层的罐装酒快铺满这一层了,好不容易留下的空余塞了点瓶瓶罐罐的调料,有她喜欢的辣椒酱。冰箱门设置的小格子了零零散散放着小包装的冷萃咖啡粉。

3、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看会书,点亮床头暖黄的小灯后就缩回被子里睡了。

4、中学毕业于

5、喜欢的书、电视节⽬

喜欢全部有韧性的文字和诗。电视最常放的是纪录片。

 

6、怎么跟妈妈说话

周末会常常拜访母亲,温柔聊着这几天发生的有趣的事。和亲近的长辈聊天时,尾音会不自觉上扬,像是在撒娇。

7、最好的朋友

雁海。她俩高中认识的,算下来也当了有十年的朋友了。雁海性子比较直,有时候格外的倔。她大学选择留在北京,雁海则是奔向了不同的城市。但她研究生又考回北京来了。

 

8、包

最喜欢背帆布包,但因为工作也有一些精致小巧、会被评价为有女人味的皮包。

 

9、失眠时会

她有自己的作息规律,也不常失眠。偶尔失眠了就靠在床上看会书,感知到困意的时候就很快熄灯入睡了。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最害怕亲人和朋友的离世。噩梦无非是有杀人和血出现的梦,不过这种梦也是寥寥无几。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地铁车厢足够空旷,她下班后紧赶慢赶,只希望不要在和朋友约的饭局上迟到。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本能和思考掺半。

13、最难忘的事情

高中毕业的时候,哪怕收到了一个不错的成绩,还是在拍完毕业照后,在更衣室和雁海一起哭得稀里哗啦。本以为已经没什么可遗憾得了,却仍为分别本身而恐慌和难过。现在她和雁海聊天时也爱回忆过去,说起来也互相打趣两声。但她们彼此清楚那是多珍贵的一段时光。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在屋里睡觉,或是找个休闲的草地晒太阳。

15、⾝体特征?

很娇小一只,头发留在齐肩的位置。涂了浅粉色的指甲油,这使她的手更可爱了一些。五官不算很突出,但拼凑在一起就显得比较清秀。眼睛是最出彩的,灵巧湿润着,且总爱带着一些弧度。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哪怕再累站姿也是笔直的,估计是从小培养着的。脸部表情比较柔和以及淡,不擅长一惊一乍。

17、喜欢(讨厌的⾷物)?

虽然是北方人但对粤式餐饮充满兴趣。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谷音,姓谷的人不多,她对于这个容易被记住的名字尤为满意。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九号的生日。

 

小故事

谷音刚下班。从办公楼里走出的时候,天空还亮堂得很。

她踢踏着高跟鞋,一只手拎着一个蓝色皮包,另一只手还挎着一个大大的帆布袋,里面装的是要给雁海带的礼物。鞋是前不久网购买的,估计大了一个号,走路时鞋在脚上拖沓晃悠着。公司这两天非要开招新庆祝会,放了半天假,同事一起凑了个饭局。穿的浅粉色长裙是从商场挑的,很合身。却又因为最近疫情原因,上司拍板决定取消外面的饭局,点外卖吃。同事们背后里怨声载道,嘀咕着抠门两字,表面却又称赞领导高明,她看得直乐。也是如此大家吃完就散了。她最后走的,顺手还收拾了下没清理干净的垃圾,收获了上司夸赞的眼神,她说是同事每人清扫一部分。

出了门,天空边缘游过几片云,她盯着看了一会,又想起和雁海定在七点半的约。匆忙导航了一下饭店位置,往地铁上赶。她还是和往常一样披着长发,风吹的有些乱。

赶到时恰好七点半,颇有些狼狈的样子。谷音虽然常常感到局促,但相反这种感觉并不会外露,她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雁海看到她时赶忙接过了她手里的大包小包。细算下来两人也很久没见了,乍一看谷音穿比较正式的装扮上班的样子,雁海觉着一阵新奇。最开始无非围绕着“最近怎么样”“同事好相处吗“”习惯吗“聊,谷音都笑着回了还行,而后两人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有太多想说,细想却也说不出什么。雁海还接着读博,她专业不错又正好赶上直博名额,谷音对这点来说一直蛮羡慕。她踌躇不知如何开口,说平常网上聊的琐碎事情?她拿不准,索性没有开口。做了这么多年朋友,雁海对她说话方式清楚得很,开了个回忆过去的话题,话匣子就敞开了。说了过去就自然地接到现在,谷音开心的犹豫的事也都向雁海讲述了一番。

她还是挺满意现在做新媒体的工作的。同事都比较聊得来,上司也不是老死板。可踏出办公楼门的时候才觉得办公的灯光算的上压抑,也很少能感受到流动的风。到一踏出门,哪怕提着沉重的袋子奔跑也只有畅快之意。

思绪随着上菜声打断。她定神,趁着上菜的空隙把装礼物的袋子递了过去,里面有前不久去旅游带的当地特色小物件和明信片,还有一些书和雁海喜欢的乐队的限量专辑。雁海瞥了一眼看到后,差点蹦起来直接给对面的谷音一个巨大的拥抱,结果因为抱着礼物起身不便转而变成捂着嘴小声尖叫了起来。这一顿饭吃的很愉快,筷子和碗盘的敲击声和聊天的絮絮声交错着,菜也吃的精光。谷音率先落筷,将筷子搭好,筷子头也慢悠悠得对齐,她在拿一边的湿巾擦了下嘴,正好雁海也吃完,两人满足得舒了口气。

雁海开车把谷音送到了出租屋,她在读书的时候过了驾照,号摇下来家里也送了辆性价比很高的车。雁海把在南方读书时买的小礼品也带给了谷音一份,都是些小瓶瓶罐罐、精致的老物件还有花果茶一类的。谷音欣喜地低头看礼物时,雁海想提醒她吹乱的头发有快要打结的了,叫了两声她也没反应。“谷——音——“雁海拉长声音企图唤醒她。”啊!“谷音慌慌忙忙抬头。”没事,想问你两周后去新开的商场玩吗?顺便要早睡。“谷音应了下来,挥手向她道别。

在电梯上时,她站在明亮的电梯间,看着一下下往上蹦的楼层数。心里琢磨着把礼物放哪,晚上要不要泡杯刚收到的花果茶再入睡。电梯“叮“一声停住了,走廊的灯半明半灭,还没有完全修好。她快步到屋门口用钥匙旋开了门,身体和挎着的礼物袋子一起从半开的门中挤进屋,锁上了门。屋外的昏暗被门静悄悄地隔绝。

 

作者阐述:又是不会写的一篇,写到最后也不知到底在写的是人,还是含混不清的标签。我想写的是一个比较温和,对社会来说算得上青涩却也有自己的韧性的一个年轻女性,也有独属自己的、更在意的世界。我挺羡慕这种人的,恰巧也观察到了比较符合的,看着很娇小但也有一种淡然的温和的气场。嗯…还是没办法很好将这种普通又有魅力的人描绘出来,或者换个事件写会更好吧。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