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

1、

她的床是一张黑色的铁床,四角顶着圆圆的小铁球。虽然是单人床却很宽敞,足够她在上面滚一圈了。床上铺着大方格白单子,被子、枕套也都是同样图案。床头夹着一盏蓝色的小灯,从后面按一下就会发出暖黄的光。床边放了一个小柜子,也是白色的,只有两层抽屉。柜子上面摆着一张被装裱在精致欧式相框里的照片,是她和妹妹的合影。

2、 冰箱

银灰色的冰箱矗立在客厅的餐桌旁。这是一个很大很先进的冰箱,乍一看像衣柜一般。冰箱的中层和下层分别放着水果和肉类,只有上层是她最常打开的。拉开冰箱上层左侧的门,门边的格子里放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瓶,有草莓酱、蓝莓酱、杏子酱、番茄酱、花生酱、巧克力酱和一大罐鲜奶油。再拉开右侧的门,从上到下摆着各种果汁、牛奶和酸奶。上层的三个格子里放着许多蔬菜和一盘鸡蛋。如果你扒开所有新鲜的绿色菜叶,就能惊喜地看到些明亮的颜色:芭比粉、荧光绿、葡萄紫、宝石蓝……是一排摆放整齐的鸡尾酒。

3、 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她每天入睡前的最后一件事便是整理自己金黄色的齐流海。这一排整齐的金发会被她用吹风机的最低档小心翼翼地吹到半干,然后涂上些护发精油,轻轻地揉搓。等这精油被完全吸收之后,她就再次拿起吹风机将它全部吹干。最后,还要用极细的梳子来回梳上几十遍。

4、 中学毕业于

她中学毕业于南京一所非常有名的民办学校。她的成绩不错,又因为排球打得很厉害,所以是学校里很受瞩目的人。

5、 喜欢的书、电视节目

她平日里没事就喜欢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小说,但要说最最喜欢的书,是韩寒写的《越孤独越自由》。这本书她看过好多遍,有时候只是随手翻看一部分,但每次看都会有不一样的收获。她觉得这本书懂她,她也懂这本书,她们有着不可言说的缘分。

她经常会看一些排球比赛,也关注其他的体育项目。只不过看这些她总觉得是类似于任务而非娱乐。最近她最喜欢看女团选秀节目。她觉得那些穿着漂亮衣服在镁光灯下唱歌跳舞的女孩身上有种很吸引她的东西。她们渴望舞台,就如她曾经渴望每一场比赛。

6、 怎么跟妈妈说话

妈妈是个非常严厉的女人,做事果断利索,说一不二,所以她对妈妈一向言听计从。她会管妈妈叫“您”,每次挂电话前还要说一句:“妈您早点休息。”

7、 最好的朋友

她和身边的人大多保持友好的关系,却并不怎么和他们交心,因而朋友很少。她最好的朋友叫莞儿,是个小个古灵精怪的小个子女孩。她们从小学就认识了,当时莞儿是排球队里的自由人,因为瘦小总被加练,而她担任队长,训练也最刻苦。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里,她们总是最晚离开场馆的两个人,久而久之便成了好友。莞儿是个很会生活的女孩,每天过得都多姿多彩。她觉得莞儿为她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让她在排球之外有了很多其他爱好。

8、

她的包一水的全是各个大牌的老花托特包,有很多种不同的颜色可以搭配衣服。她总嫌那些小斜挎包太“小气”。

9、 失眠时会

失眠时她打电话给妹妹,或者莞儿。如果实在心情低落不愿说话,她就从冰箱里悄悄地拿出一瓶鸡尾酒,坐在飘窗上喝。

10、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她害怕的事情其实很多,但她最害怕失去亲人,和仅剩的朋友。

她经常做的噩梦是排球队的教练骂她,虽然她已经离开排球队很久了。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里

我见到她时她正大步流星地从公司往家走。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本能

13、最难忘的事情

   最难忘的事情是高中的一次排球比赛,她带领全队夺得了冠军。

14、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周日下午她通常会去妹妹的大学里找她一起吃饭、逛街。

15体特征?

她很高,大概有180左右,留着一头利落的金黄短发,额头前有一排齐刘海。她的眼睛细长,眼角往上吊,一双大长腿白得发光,在人群中十分耀眼。

16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她面无表情地往前走,一只手搭在包上,另一只手握着手机。

17、喜欢(讨厌的物)?

她最讨厌吃香菜,觉得这种蔬菜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18、名字?

安毅

 

 

故事:

一个夏天的周日下午,安毅从浴室出来,换好衣服,像往常一样出门去找妹妹安凝。安凝比她小四岁,还在上大四。安毅作为在北京打拼了几年的姐姐,自然有责任照顾独自离开家到北京上学的妹妹。事实上,从小到大, 妹妹一直是在她的保护伞下长大的。无论是小学还是中学,只要她还在学校,就没人敢欺负安凝。妈妈对安凝的要求也没有对她那样严格。只要安凝一哭,妈妈就再没办法逼迫她。安毅有时挺羡慕妹妹,甚至想过要借鉴这种对付妈妈的策略,可她哭不出来。

夏日的骄阳十分刺眼,弄得安毅心烦意乱——刚刚打理好的流海又全都汗津津地贴在前额上了。她一手搭在包带上,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她今天穿得很普通:一件薄荷绿的宽松T恤,一条牛仔短裤,一双平底小白鞋。可她那双又白又直的大长腿再加上风风火火的走路姿势,引得许多路人纷纷朝她望去。她俯视他们,径直走过去,不以为然。180+的身高总是为她带来很高的回头率。

终于走到了xx大学门口,安凝已经打了一把伞等在那里。她放慢脚步,一瞬间感觉凉快了不少,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安凝穿了一条香芋紫连衣裙,一头长长的黑发飘在脑后。真快,连安凝都要毕业了,她默默感叹。再走进一些,她叫了一声,安凝有些迟疑地抬起头。她被安凝红肿的双眼下了一跳,赶紧拉住她的手问:“怎么了凝凝,谁欺负你了?”

“没……姐,我们……我能去你那儿吗?”

“哦……好呀”

安毅以前邀请过好几次让她来自己家里,可她都以“家里有什么意思”拒绝了。今天突然这样要求,让安毅更加担忧。

两人一路反常地安静。回到家,安毅拿了瓶水给她喝,她接过来,又叹口气放下。

“我下楼买瓶酒。”

安毅拉住她,从冰箱最里面拿出了两瓶鸡尾酒。安凝瞪大眼睛,张了张嘴,拿过一瓶说:“姐,你还喝鸡尾酒啊。”安毅叹气般地笑了一声,打开瓶盖,“到底怎么了,跟姐说说吧。”

“我不知道毕业之后要怎么办了。我想留在北京工作,可是妈说她在北京没有认识的人。我就又想考研,可是以我的成绩,考不上……他们都说毕业即失业,可他们都找到去处了,只有我还不知道该往哪去。”

“凝凝,姐相信你可以自己在北京待住的。你看我,不也是赤手空拳就这么打拼出来的么。”

“我不像你,从小就那么优秀,毕业当然有人要。我……我可能真的得回家了吧。”说着安凝低下头。

安毅也突然沉默了。其实从毕业到现在这三年,她走得很艰难。为了在公司做下来,她曾经一整个月都没怎么休息过,每天就那样没日没夜地加班,看着天黑又看着天亮。可她现在该如何把这些告诉安凝呢?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再也没有能力保护眼前这个女孩,为她铺好一切了。

后来她们聊了好长时间,边聊边喝。安毅给她讲了好多事,从小到大她每一次绝望的经历几乎都细数了。她还借着酒劲说了很多平日里不会说的话。迷迷糊糊之间,她们相拥着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安毅慌乱地把安凝送回学校。走出校门之后,又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安小凝,加油!要学着做一个敢做决定大人,独立坚强,不动声色。”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