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写作

 

作者阐述:这次的写作给我的感觉就是开局一个人,剩下全靠猜/编。仅仅是在地铁上有过两三站之缘的一个普通上班族竟然被我赋予了这么复杂的设定。人物的设定的启发是来自于一部番剧《超能力女儿》。

关于陌生人的调查问卷

 

1、床:一张木制的单人床,虽然不大,但是他一个人躺在床上身体上伸展开来绰绰有余。床上的布置很简单,只有一只枕头和一卷被子。

 

2、冰箱:一个大约有一米八左右的冰箱,分为三个部分。上面一层放置着一碗鱼子,上面留有便签:用于奖励,然后就是西瓜和哈密瓜这些应季的水果。中间一层放置着很多杯未开瓶的威士忌和百事可乐。下面一层主要存放的是羊肉猪肉牛肉等等,还有雪糕。

 

3、他每天入睡前会到女儿的房间里,等到女儿上床准备入睡以后他把灯关上,再关上房门。回到自己的屋中入睡。

 

4、中学毕业于一所很普通的高中,不是顶级学校,也不是那种垫底的学校。

 

5、他基本不怎么看电视剧和书,他基本上是陪着女儿一起看动画片。

 

6、跟妈妈说话基本不用尊称,很随意,就像和同事说话一样。

 

7、最好的朋友是酒吧前台的调酒师。每当他晚上有空闲了就回去一个不大的酒吧喝酒,那个酒吧的前台的调酒师和他很熟,而且她调酒的手法非常娴熟,调出来的酒自然也是一流的。他很喜欢她,想要追求她,但是她似乎不太想现在谈恋爱。

 

8、一款平平无奇的皮质文件包,里面装的是一部电脑和钱包。钱包里的银行卡的存款是七位数。

 

9、失眠时会到冰箱里拿出一瓶威士忌,然后靠在床上喝;或者是换上衣服出门去酒吧喝酒。

 

10、他最害怕的是女儿死了。做过的噩梦有女儿莫名其妙失踪了、酒吧调酒师原来是个男的。

 

11、我见到他的时候,他要回家去给女儿做晚饭。

 

12、当他遇到困难的时候,会靠逻辑来解决问题。他是一个脑子很好使的人。

 

13、最难忘的事情就是他第一次见到女儿。她的样子很可爱,呆在襁褓里呼呼大睡,她的亲生父母因为经济的原因养不起这个孩子了而交给他抚养。

 

14、周日下午一般都会和女儿在公园或者游乐园度过,在女儿难得的周末会带着她出去散步或者开着车兜风。

 

15、身体特征:很强壮,很高,大约一米九的个子,有着一头金发,向上立着。眼睛是有棱有角的形状,很凶的样子。

 

16、几乎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在陪女儿玩耍的时候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17、最讨厌的食物:鱼子。虽然女儿很喜欢,但是他简直是厌恶至极。因为他有轻微的密集恐惧症。

 

18、他的名字是义史,出生日期是1994.5.19

 

 

 

人物故事

 

“你要好好地在家呆着,不许搞破坏哦。”义史在临出门加班之前对雏嘱咐道。

 

“咕噜咕噜。”女儿用塞满燕麦片的嘴稀里糊涂的答应道。

 

义史坐在地铁上,因为是周末,所以车厢里几乎没有人。他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景色,想到难得的假日却不能陪雏,等到下班回家奖励她吃一顿鱼子盖饭,当作是对她看家的奖励吧。雏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但是义史很喜欢她。“如果在乖一些就好了“,义史时常想到。

 

加班的时间是煎熬的,上司含糊的要求使得义史坐在电脑面前,对着空白的文档发愣。思绪飘忽不定,时而在想雏这时候在干些什么事情,不知道有没有在写作业;时而又想到酒吧的诗小姐,我该怎么向她解释雏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呢……

 

“我回来了!”义史一边打开防盗门,一边向屋内喊着。“辛苦啦!”雏的声音从客厅传来。

 

“有没有好好在家……”义史话还没说完,眼前的景象使他说不下去了。地上全是一滩一滩的水渍,拖布和扫把在地上躺着,最令人他心痛的是他刚淘到的心肝宝贝——青花瓷花瓶在地上碎成了渣。

 

“雏!解释一下!”义史吼叫道。

 

“我想……我想打扫一下家里,然后就……”雏缩在沙发里,不敢抬头看义史。

 

“够了!够了!我已经受够你了!你快点收拾东西离开这个家!”义史的嗓音逐渐变成怪叫。

 

雏没有再多辩解,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雏背着她上学的书包走了出来。看到义史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她只是向他深深鞠了一躬,低声说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然后她转身出了家门。

 

听着“咔哒”的关门声,义史发现自己并没有开心起来。“我恢复一个人的独居生活啦!我可以随便去酒吧喝酒啦!我可以……”义史强迫自己大笑道,但是他的欢乐的想法就像一滴水滴落入到池塘之中,只是短暂的泛起一圈圈涟漪,很快又复原。他的心里感觉空落落的,似乎什么东西随着青花瓷花瓶的碎裂一同消失殆尽了。大概是我习惯于和雏一起生活了吧,过几天我就重新适应独居生活了。义史自己安慰自己道。

 

想罢,他站起身来,去为自己准备晚餐。当他习惯性打开冰箱门的时候,他忽然愣住了。冰箱上层正中摆着一大碗鱼子,上面用保鲜膜封住,并贴有标签:“奖励用”。“小鬼头都走了,我还留着这个干什么,扔掉吧。”他自言自语道。但是因有轻微密集恐惧症而对鱼子深恶痛绝的他面对这碗鱼子竟无法下手。“还是搁在这里吧”他合上了冰箱门。

 

之后的几天晚上义史都是在酒吧度过的。看着诗小姐熟练的调酒技术,品着她调制的美酒,和在同一吧台的顾客天南海北的阔谈。义史本应感受到这样的生活竟是如此的美妙,但是酒水的味道却犹如翻滚的野兽,火辣辣地烧着他的喉咙。“诗小姐的调酒水平下降了啊”他心理暗自想到。午夜酒吧打烊以后,义史帮诗小姐收拾吧台的时候,诗小姐不经意地问道:“雏呢?你最近怎么这么悠闲。”

 

“啊,嗯,那个,她回外婆家里住两天。”义史就像摸到了电门一样,慌乱地回答到,惊出了一身冷汗。这要是诗小姐知道我把雏赶出了家门,她会怎么看待我啊!

 

“哦?哦,”诗小姐挑了挑眉毛,半信半疑。

 

夜里,他躺在床上,思绪总是无法控制地联想到雏。此时她会睡在哪里,她是在她的亲生父母家里嘛……思潮犹如巧妇手中的针线,在他的心上刺进去又穿出来。一只天使一只恶魔在他的脑海里争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她的过也太多了!”“她还是个孩子,你要去引导她啊!”“她又不是我的亲生女儿!”脑海里的争论声就像在他耳边敲锣打鼓一样,诗小姐半信半疑的样子,雏的背影,“对不起,真对不起。“义史猛然坐起,将脑海中混乱的思绪压住,匆忙地穿好了衣服。

 

出租车停到了一所不大的别墅前。义史重重的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妇,揉着惺忪的眼睛。“妈,我有点事问你。“

 

“我小时候很淘气吗“义史问道。

 

“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母亲被义史问的一脸疑惑。”小时候你打碎了不知道多少个碗,在学校不知捅了多少篓子……

 

“那你有没有想过把我赶出家门?哪怕是一瞬间想到的。“义史赶紧打断了母亲的回忆。

 

“当然没有啊,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啊,是我身上掉下的肉……你问这个干什么?“母亲一头雾水。

 

“啊,那个,我有一个朋友想知道怎么管他家的熊孩子。”

 

义史似乎挨了一记重锤,“因为你是我的儿子啊“!他久久回味着这一句话。因为是她是我的女儿啊!因为是她是我的女儿啊!因为是她是我的女儿啊!我怎么可以因为一个花瓶而将我的女儿赶出家门!我真是世界第一的笨蛋!

 

他匆匆站起身来,和母亲道别之后,他暗自下定决心,他一定会把雏找到,并且永远也不会离开她。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向家里走去。他刚一出电梯,向家门挪动的时候,发现一个黑影蹲坐在家门口。他似乎是注入了一发强心剂。那个人影听到了脚步声,抬起头来。“雏!“义史几乎要失声了。雏战战兢兢地回应道:”爸爸,我是来……

 

先回家再说,你快去洗个热水澡,这几天你都去哪了,有没有饿着,睡觉在哪里睡的……”义史竟然像一个老太婆一样不停地问长问短。

 

“爸爸,你不生我的气了吗“

 

“怎么会生你气嘛,你可是我的女儿嘛!“

 

“爸爸……

 

“你快去洗个热水澡,我来做鱼子盖饭。“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