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陌生人的写作

 

关于陌⽣⼈的调查问卷

她的被子总是在每天早上就会折好,被罩与床单有那种比较偏纯色的印着一些大花的样式。这种还算比较符合潮流,不过里面还留有一些时代的气息吧。床是木质的,还比较宽敞,应该是一个双人床。房间总是有条不紊。

  • 冰箱

她的冰箱里会装上一些没有做过的菜以及牛奶、鸡蛋,大瓶的速溶咖啡一般放在冰箱外面,因为比较常用,所以剩的不是很多。冰箱里面还有她听朋友说的所谓有用的保健品,不过很少,更多的是听孩子或是其他孩子家长说的应该给小孩吃的那些玩意。在冰箱的一角,还放了一些药,大概是短期给孩子用的。在冰柜,还放有一些很快就可以做熟的食品,为的是平时早上孩子上学时可以准备早餐。里面还有一些存放了一小段时间的肉。冰箱里没有什么剩菜剩饭。

  • 每天⼊睡前最后⼀件事

每天入睡前,她会再对照核实一下第二天的任务,列一个简单的条子,确保明天不会忘记。她通常还会再检查一下孩子是否已经收拾好东西上床准备睡觉了。

  • 中学毕业于

她中学在?济南的一所中学,学习还可以,后来考进北京的一所大学,随后读研究生后找了工作。

  • 喜欢的书、电视节⽬

她在平时会更多的规划自己的生活,对于那些有关规划的书籍比较感兴趣。 她不太会去看一些网络小说。电视她也不经常去看,通常以阅读新闻带过。另外,她对于她们那个年代的事情总是会关注的多一些,比如说偶尔听一些相关的歌曲。

  • 怎么跟妈妈说话

她算是一个比较职业性的女性啊,通常和她妈妈说话也会有些冷漠,也很客气。有时在压力极大的时候偶尔会去找母亲说,或是一个人哭泣。 不过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大概已经比较遥远了。

  • 最好的朋友

她没有什么最好的朋友,有许多认识的人是孩子的同学的家长,一起为孩子的成长发愁。还有工作的上的事情,会因而认识一些人

她不喜欢没有条理、特别散漫的生活方式,包通常也不会特别大,不过都是经过了挑选。里面会放一些重要的证件以及文件,也可以放手机。

  • 失眠时会

她会起来拿起手机,再看一看最新的消息,或是起来,拿起平时的文书或是学习的资料,冲一杯咖啡,继续学习。

  • 他/她最害怕什么?有过什么噩梦吗?

她曾经最害怕因为自己过分的浪费时间而一直碌碌无为,等到有了家庭以后,她担心她的工作做得不够好,但更害怕自己的孩子出事啊。

11、你见到他/她时,他/她正要去哪⾥? 不知道

12、在解决问题的时候,依靠的是本能、逻辑思考还是情绪? 她先回用本能与情绪进行判断,随后很快滴控制自己,用理性去思考。

13、最难忘的事情

她的孩子出生的时候

  • 周⽇下午他/她通常在哪⾥度过?

她平时在周末有的时候有时还会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够待在家里,平时虽然在周末有时会疏懒一些,不过还是会尽可能地规划好生活。她在周末偶尔会锻炼,不过通常还是依靠类似于节食的方法保持身形。

  • ⾝体特征?

身体较为匀称,不算很瘦的类型,小腿上有一点赘肉,可见平时的锻炼并不很多。头发过肩,大概没有染发。

  • ⾝体语⾔(表情/⼿势)的特征?

她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行为,会随性地在走路的时候甩手,或者时不时地整理头发。手表也带的不是很整齐,还算随意。不过她可能也因为平时的工作或是劳累而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自己并没有注意到。

  • 喜欢(讨厌的⾷物)?

她曾经比较喜欢一些甜食,不过由于她比较在意饮食与身形,所以并没有经常性地吃所喜欢的东西,更多的还是根据网上或者是书上的一些说法去安排饮食。

18、最后,他/她的名字(出⽣⽇期?)

李晓琴

 

小故事

附:故事好像并没有写出她的特点,好像很多中年的母亲都是这样(不过我自己的母亲其实和这个很不一样)

周五晚上,刚刚下班,李晓琴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看了看表,赶忙快步走进已经不那么陌生的教学楼。老师正在办公室等她。办公室亮着灯,有很白的墙。办公室内摆了几盆绿植。几个桌子上放了各种物品,有些上面还有许多练习册。

老师放下手头的笔记本,把要批改的作业放在一边,站起身,对她说:“您是苏安的家长吗?请坐,请坐!”她坐下,然后赶忙问老师,“苏安又出什么事了?是又欠了很多作业吗?我应该已经和她说过了啊!”她有点紧张,手心出汗。

老师说:“苏安……她是一个挺好的孩子,最近学习也比之前积极多了,有一些之前的作业都补上了。我问了她的数学老师,听说她最近有时被叫到去回答问题都还可以答上来了。”

老师顿了一下,接着说:“最近您是让她带手机到学校吧?”

“是这样的,”李晓琴接着解释说,“我们住的离学校远一些,为了和她放学联系,就给她买了手机。我听其他的家长也有给孩子买手机的,所以也给她买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您看,我提到这一点主要是因为她上课的时候用手机,好几次被老师说到……她通常在我的课上还比较听话,不过在其他的课上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比如在英语课上,新来的英语老师不怎么有经验,镇不住他们。苏安就和几个同学一同看手机,好几次被发现。我已经提醒过了他们很多次,不过并没有很好的效果,就此我不得不没收他们的手机。”

说罢,老师拿出一个手机,“这是苏安的手机,您要不拿回去收好吧!”

李晓琴紧忙说:“谢谢,苏安不太听话,让您费心了!”并接过手机。

回去的路上,她试图想出一个可以和孩子沟通的办法。这样的事又一次打断了她平时的规划,而她又再一次试图去理清思路,重新规划。

回到家,换下平时的鞋,揉了揉发痛的脚踝,赶忙进屋,敲敲苏安卧室的门,拉开门进去了。

“老师找你谈话了?”苏安带着耳机,对她说。

“孩子,你听我说一下。老师说你最近作业交的有进步。”

“那又怎么样?”苏安说,并没有摘下耳机。

“但是你的手机要在我这里放几天了,这个没有讨论的余地。”李晓琴严肃地说。

“什么!”苏安很惊讶。“那如果我走丢了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我已经和其他的家长联系了,并且和开校车的师傅商量过了。从下周开始,你就可以坐校车去学校了。小轩也坐校车。”李晓琴说。“在学校是学习的,你不好好学习,上课看手机,这怎么行呢?”她越说越气。

“你看看人家小轩,学习那么上进。”李晓琴说。

“又是小轩!”苏安翻了一个白眼。

“小轩至少没有欠作业啊,哪像你。你看看你的英语还差多少!我今天问了小轩妈妈,她说小轩在外面上英语班,有很大提高。我看也应该给你报一个这样的课。你明天不是没什么事吗?那就去试听一下英语课吧!”

苏安有些听不下去了,因为她知道这样说下去可能会再把她批上二十分钟。于是苏安干脆拿掉耳机,跑了出去,把门狠狠地关上了。

“你作为学生,就是应该好好学习。别再随便提什么条件。”不过苏安假装并没有听见这句话。

李晓琴半夜难眠,于是悄悄起来,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我是不是把她批得太狠了?唉,这孩子,怎么管啊?之前忙着工作没有太在意,这也是我的过失吧。”她不禁想。“那个英语课若要报名,不知还要花多少钱……唉,花钱就花钱吧,以后我多省一点吧。”随后她又再过了一遍第二天工作上要做的事情。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