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藏宝图能找到些什么

作者的话:记忆的每根脉络就像一张错综复杂的藏宝图,我跟着它,就像重新经历了一边过去

 

幼儿园的时候,老师喜欢让玩得好的几个人分开坐,这样就可以有效维持纪律,很省心。我和当时最好的朋友G被分开了,我偷偷回头瞄她,记得我们之间隔着两排零三个人。我和她的目光交汇,眼中都有些小小的不甘心。但是性格一贯怯儒的我只能默默坐下,算是默认了老师的安排。几秒之后,老师气急败坏的声音让我抬起了头,我看到G站了起来,向我身边走来,同时我也看到了老师向我们投来刺人的目光。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老师的威慑力是极其大的,于是,我退缩了。我讪讪地坐回了原位,躲开了G,我不敢再抬头跟她对视,只好低下头,看着在腿上交叠着的双手。我没看清她回去时的表情,或者是我特意避开了,我害怕从她脸上读到一丝一毫的情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坐回了原来的位置,老师也收回了灼人的目光,我很认真地想我大概失去跟她做朋友的资格了。

这件事可能她不会在意,但却一直在我的记忆中保留了下来。在很久以后,我一直为自己不够勇敢而懊悔。但同时又觉得有点幸运,我拥有过与G有关的纯粹友谊。

 

 

离开幼儿园的那天,天气很好。那天妈妈提前来接我,送我的路上,老师问我“离开幼儿园开心嘛”。我当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以为只是可以提早回家,然后获得一个长假。于是我兴高采烈地离开了,没有和任何人告别。

虽然有点遗憾,但我结束了幼儿园是生活。在幼儿园里发生是事有很多,而我很幸运的记住了大部分快乐。

 

 

上了小学之后,我比较顽皮,常常在睡觉前才想起作业还没有写。我经常认真权衡后果后选择放弃,于是我失去了成为一个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的机会。不过老师并没有把我放任自流,她依然很温柔。有时候我面对她会产生为自己的懒惰感到羞愧的小情绪,于是我终于决定好好学习,慢慢成绩追了上来。

关于小学最开始的回忆里还是充满着她的温柔。

 

 

二年级,我突然喜欢上了钢琴,其实也算不上喜欢,只是有点感兴趣,我顺口提了几句便被妈妈听到了,于是一架钢琴被抬进了我家,每周五在广场上放肆奔跑的时间也被钢琴课所替代。刚开始我面对新事物总有种新鲜感,于是每天最多的时间被用来练琴,父母也很满意我的状态。直到后来,曲子的难度直升,我的新鲜感也早已在磨损的琴键中所剩无几。每每我看到小伙伴们来找我又失望得离去的背影,我渐渐停住了弹琴的手。就这样拖了一年,我失去了我的琴。在它被搬离我家的时候,我就盯着它被小心翼翼地抬出去,内心没有丝毫波澜。但后来它无数次出现在某一时刻我失落的心里。

尽管练琴时充满痛苦,但拿到等级证书时的喜悦是真的,弹出自己喜爱的曲子时是雀跃也是美好的。

 

 

小升初之后我就搬了家。我们举家搬到二十公里以外的一栋老单元楼里。我的朋友们好像不知道我具体离开的时间,又好像早有预感。离开的前几天我们没有见面,同上一次分离一样,没有正式的告别。

后来的一次见面中,她告诉我,她还会时不时去我家的小区里看看,就好像没有正式的再见我就会再回来。

 

 

在偶然的一次大扫除中,我在床底找到了一个大箱子,里面是我小时候唯一没坏的芭比娃娃和我曾经最喜欢的小玩意儿,我犹豫了一下把它们倒空了。于是我失去了小时候的纪念物,。

但或许,把它保存在记忆里是最好的选择。

 

 

我妈一直建议我跟以前的朋友们打打电话,而我却总是敷衍过去,因为我不敢拨通通讯录上逐渐陌生的那串号码。我害怕在寒暄几句以后听到电话两头的沉默,那种沉默让我窒息,我无法忍受哪怕一秒。这种恐惧发展到我在接起来自他们的电话时也会犹豫,我会在话题快要聊完的时候找借口挂掉电话,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沉默。就好像只要它不出现,我们的关系就还和小时候一样不存在裂痕。终于,在初中的最后一个暑假,我们见面了。气氛比我想象中的轻松许多,我们熟稔地并肩走着,默契地谈论着过去的话题。只是不再交心。当我们一起靠在沙发上,各自刷着手机,偶尔抬头对视只能尴尬一笑的时候,我终于平静的接受了我终将也失去了她这个事实。

 

“在人海里相遇的人终将要还给人海”

我不知道这些失去对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也不知道在来一遍还还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只是回头一看,原来我曾经拥有过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失去使保留下来的东西更加珍贵,但我依然无法坦然面对大部分必然的失去,所以写这篇文章也想提醒自己,曾经的美好不会消逝,它会以另一种形式在那里,一直存在着,让我能找到它。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