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龟缘(回忆录终稿)

四岁生日礼,与龟缘之初

应该是我四岁的时候,我爸爸给我买了两只小乌龟作为我的生日礼物,它们和我同岁,也是四岁。因为它们的外壳一个是偏黄,一个偏绿,所以我给它们起名叫做小黄和小绿。我记得刚买来的时候,它们放在一个很小的玻璃缸里,上面还有一个阶梯,可以让它们选择是待在水里还是爬上来,那时候的小黄和小绿都不大,可能和我那时候的手掌差不多吧。

爱捕小动物,乌龟有加餐

小时候的我有几大爱好,都是和自然相关:捕蝉,捞鱼,逮蚂蚱,捉蛐蛐。每次姥爷带我出去玩的时候,我总是带着一个小网子,时刻准备着抓这些小动物。当时可能也不动什么保护自然什么的,就是爱抓着玩,可能小孩子都比较喜欢吧。但是抓回来以后,我常常也养不活,于是这些就都进了我的小乌龟的肚子里,刚开始的时候它们还不知道是什么,因为长得跟龟粮不同,不太敢吃,但吃过以后就忍受不住这些“肉食”的魅力。每次看到我从缸前走过,它们都要直起身来,小爪子扒着乌龟缸,探出头来,眼巴巴的望着我,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

大家共成长,彼此都搬家

小乌龟们营养丰富,越长越大,慢慢的玻璃缸就限制不了它们了,它们开始向往缸外的世界。有一次,我看到小黄搭在小绿上,爬出了玻璃缸,然后我赶紧把它放了回去,然后过了一会,小绿又跑出来了,于是我只得盖上了盖子,然后一阵摩擦玻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周末我只好和爸爸妈妈去买了一个更大的玻璃缸,两只小乌龟对于“新家”有点陌生,一动不动,好像是对于未知的恐惧。但是过了一会,它们慢慢有了动静,一会游一游,一会扒着新家,没过多久它们就在新的天地里自由活动了。与此同时的我,也不再住在姥姥姥爷家,搬到了与爸爸妈妈住在一起,我们一起搬家了。

童心渐渐失,乌龟要缩食

在龟粮和小鱼的投喂下,小黄和小绿还是快速的增大,妈妈说:“在这么下去新的缸也要装不下了。”然后妈妈就开始了断粮政策,正好那段时期我也快要上初中了,那种抓小动物的小孩子思想也没那么重了,也就不再抓鱼了,龟粮也从之前的两天一次到一周一次到一月一次。小黄和小绿也不那么活跃了,抓玻璃的刺耳声也很少听到了,毕竟能量越用越少,常常冬眠。我也是这样吧,孩子时期的好动,爱玩也过去了,生活慢慢被学习所填满了。

冬眠久不醒,缘分要断绝

因为巴西龟是不能放生的,所以现在我还养着小黄和小绿,它们已经比我现在的整个手都大了,龟粮呢就是想起来就喂喂,想不起来就算了,我妈也不想让它们再长大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可以减少刷缸的次数),它们呢也几乎一直没什么动静,除了有吃的的时候会动一动,也不会扑腾水了,就只是吃吃嘴前的龟粮,就这样睡下去吧,我的童年也像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