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两情相悦不得不说的事情 – 大作业:回忆录(终稿)

 

关于两情相悦不得不说的事情

作者:本文所写内容经过艺术加工,舍弃了一些不必要的部分,并对事实进行了润色。一切可能比你所读到的更加曲折,更加真实。当然我无法在我的记忆数据库中去一一检索他们对应的那一片文件,因为实在是太多了。我只是在海中拾捡些记忆的贝壳把它们装进罐子罢。

 

 

-上-

        我是个思想较同龄人较为成熟的人,至少在我的记忆中他人多是这样评价的。而初中时期的我好像便完成了整个中学的使命。如今到了新的校园,不知道是制度还是什么,倒是感觉是在大学了。然而中学有的些东西“大学”是不曾有的。“大学”中的资源多了不少,可认识的人也多了许多。然而每每将目光扫过人群,总是少了些什么。

        中学时候,接触到了两情相悦这一词,我还特地找了出处:《文明小史·第一九回》:「只要被我挑选上了,两情相悦,我就同他做亲,有何不可?」当时并不很懂。许是在一些段低落的时候罢,遇上了F先生。

        若你不知道F先生是如何的,我先同你讲一讲。F先生是很活泼的,很爱笑的,也爱关心人的。我与ta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班。初识的时候我还是他人口中之“又重又沉”者,便是没什么面子,见谁都耷拉着脑袋,抬不起头。

        大概唯有F先生罢,是不会让我这般。有的人总是会说些喜人的话语,F先生不会;有的人总是会在撞到你之后先说上一句:“你走路不长眼么?”,F先生不会;有些人对于屋内的气氛是无嗅觉的,总是在你极度伤心或者为某人打了一些圆场后捅破一层,不对,好多层窗户纸,F先生不会……总之F先生的优点可以一直这般罗列下去。相悦么,于我而言,理所应当是自然的了。

        再说回到我情绪低落之时。很清楚的记得一个中午,刚考完试,我只身在食堂,同往常一样,独自一桌。不过细想当时,也只外表是没有改变的了。人们总是在失败之后开始埋怨自己在失败之前没有更努力的去避免它,我也不例外。英语本应该是自己要强的科目,但却是对完答案之后就无从再拿起卷子了——不忍看。

        由这一支事件引出的思想之后果乃灾难性的,你不自觉的会去想自己犯下的其他过错。回忆如同潮水般被月亮牵引着,在潮汐的作用下一点点淹没思想的海滩,拍在心灵之岸上,让你整个人不断震颤着。

        你开始去想自己能记起来所犯下的第一件错事,可能是无意中撞到了什么人,或者打碎什么物件;接着你又不断的去回溯自己做过的那么些个失败,像是历次考试失败的经历,或者体育场上的失误,甚至到游戏的失败……同块磁石,你不断吸引着一块块沉重的铁块砸向自己,直到力度在加速的作用下足以让你毁灭……

        F先生是在这时候出现的,我没有任何的防备,便掉入了关怀的陷阱。ta当时只坐在了我的旁边,就那样直勾勾地望着我,不过是以一种让人没什么防备的眼神,或者是放下防备的眼神。我的毁灭当时已经开始了。感到身边的气流有些变化,便不自觉转了一下头,对上了F先生深棕色的虹膜和那深邃到让人不觉一直盯着的瞳孔。一小片白色的高光从虹膜上反射,让这双眼睛看上去非常有神。

        我不记得具体ta说了些什么,但是多是些相对日常的话,像是“你没事罢?看起来不开心”或者“考试没考好?”类型的问句。然而在一个人毁灭的过程中这类话是急停按钮,我若是没了理智便会直冲上去,抱紧F先生,在ta肩头大哭一场。

        “嗯,没事……”

        “真的?你比平常看上去不一样。虽然我说不上来,但就是有些不一样。”

        F先生似乎有着超乎常人的情绪感知能力,同时也有着常人不曾有的温柔。ta只在我旁边轻轻拍了拍我的肩,然后起身离开。

        半晌,F先生将自己的午餐取了过来,放在了我旁边。

        “这儿有人吗?”

        “没有。”我苦笑:怎么可能有?

        F先生就这样坐在我身边了。不知道为什么,我并没有像是他人坐在我旁边一样,想去直接离开。对于F先生,我居然是想直接将自己的身躯整个贴上去,去感受ta的内心是什么,去与ta融为一体。我的脑海中甚至浮现出了日后二人生活的场景、与其行鱼水之欢之念……我晃了晃头,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把自己拉出了幻想。

        “我……不会是有病罢?”我想。

       “你……不会是有病罢?”F先生调侃似的问了一句。奇怪,这话从ta嘴里说出来一点不显得突兀与怪异。我并没有回答,两人也就这么一起吃着饭。后来的事情记得的并不很清楚,我们好像进行了一些谈话,很日常,但同ta说话总是会吸引我。

        我们每个人好像都是一块儿磁石,不过各种的磁极好像并不只有简单的两极,而是有许多不同种类的磁极。其中多数是相互排斥的,至于相互吸引的,只有那么几对罢。好巧不巧,我仿佛感受到了那股吸力……

        

-下-

        已经不是F先生第一次这样关心我了。可能真的只是ta很善良,我总是去认为ta对于他人也是如此。后续发现,ta好像只对我如此关怀。放学时我同ta一道回家,能了解到不少彼此的事情,加上周围没什么人,我们在这时候也就自然走的近了些。自此会想起那“两情相悦”,好像似懂非懂的明白了。

        老师调整了座位,F先生和我并到了一列,并且向后坐了两排——离我近了两排。不自觉的,上课时便总会跑神了,尝试去盯着ta,去想象各种见不得人的画面。若是当我们二人之间的同学有些事情,离开了座位,或者使得二人中间的视野开阔了,则这种想法的力度会加大不少。而当F先生因为某些原因,坐在了我正前方的座位时,这种力度则是极致的大。

      最后一种情况时,通常只需要轻轻往前探头,你便可将额头贴至ta的后背上,ta的体温也会毫无保留的传给你。更要人命的是,通常会有一股无可言喻的气味从ta身上散发出,那种味道是淡淡的,幽香的,令人沉迷的。你不自觉的加大呼吸的力度,想要吸入每一缕ta周围的空气,想要ta将你搂入怀中,用无尽的沉沦之感滋润自己,沉醉在那梦呓般的话语中……

        每每到这种时候,你都会觉得胸膛中间偏左的位置向下沉一下,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却又欲扬先抑,只在其中等待着。这种感觉会持续很久。若是这时候ta做出一些出格的动作,你的身子变开始发酥,从脖子,到腰,再到双耳……这种感觉使你如此的舒适,你感觉身体内有一股能量汇集成火红的炽焰将要喷发,你却又不好去做些什么事情,只是默默的忍耐着,任由这感觉流变你的全身,知道有些什么别的伸手把你从其中拉出来。

       我终于还是走出了那一步,毕竟有有一些事情还总是要说出来的。一次放学路上,我向F先生吐露了自己的感受,ta听着,看上去很开心。然而F先生的表情却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先是纯粹的欣喜,再到有些犹豫,接着便是一系列不大好识别的复杂表情了。ta并没有直接回应我,只是加快了脚步,不吭声的离开了。我也没以为然。

        到了家,我决定同F先生发信息再聊聊方才提到过的事情。消息发了出去,屏幕上却显示的是红色的惊叹号……

       我好像走的太远了,F先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开始有所收敛。事实上,ta逐渐变得疏离了。不大清楚这样的缘由,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二人之间这种磁铁一样的这种吸力降低了。或者说,变成了单方向的,ta吸引着我。

      此以后,我们二人的之间的关系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什么“两情相悦”云云,也似乎只是一场绚丽的梦而非真实存在过了,ta每放学后便像乡下人避瘟神似的避着我,第一个冲出教室,大步流星走回家,不再在校门口等待我,亦或者同我交谈。

         大概是另一次我想去主动与ta攀谈罢,F先生只是冷冷的瞪了我一下,而眼神里满满写着“不要”二字。之后便是沉默,像还未镌刻文字的石板一样沉默,像干涸的湖底般的沉默。

        我意识到,我们间的磁性大概确实的变了。

       F先生的转变是我意料之中的,毕竟开始我也知道这一步是多么的难。只是没了ta,总觉得自己又要跌入自我毁灭的深渊似的,无法自拔。

        依旧是在上课的时候,我会继续那样痴痴的望着ta,不过着仿佛变成了一种担惊受怕,一种煎熬,生怕ta什么时候回过头来,发现我在看着。在食堂里,我也又一个人用餐了。生活就这样绕了一个圈。

      不过先前ta给我的各种感受我是可以确实感知的,只是不曾再拥有,而有东西把这感觉同我间隔开来,只留下无限的担忧了。我尝试不去想ta,但是这很难,它们告诉我时间能冲淡一切,但是本属于其一部分的东西却是在时间的这股力量下深陷下去了。

        渐渐的,我便忘了这种感觉……不,把它深深的埋藏起来了。时至今日,能看到的也只剩下那一个红色的感叹号了。我同F先生,也算是断了“联系”。不过见面时应当能以朋友相称吧。印象里的“两情相悦”成为了一个神话,一个传说,挂在天上让世间的人们看着,但远远无法触及。那双深棕色动人的双眼,也在我的记忆中渐渐消逝去了。

        然而F先生的一切又是实实在在挥之不去的,现在看来不过总是难以忘怀,然而对于那些个虚无缥缈不再期待而已。一切似乎是不值得期待了的。之后的路上我也曾遇到许多个“F先生”,然都并不如此深刻,文中也并不想用“ta”两个字母去命名它们。

        可以确定的是,我是放的下他们的,许是一回生二回熟的缘故,总在该做罢时候做罢,应离去时溜走了。偶然间回望,过去的那株小草有些被大自然揠苗助长,给予了太多风雨。好在并无大碍,也就落了个早熟。

      至于我与F先生许多日常的点滴,我不想去回忆它们因为会太过令人悲伤;我将它们藏在心底而非让它们见到虚假的光明因为我认为总有一天它们会见到真正的;我把这些事封存起来交付于回忆与时空,希望它们如人类口中描述之美好童年一般,金色短暂,一去不返……

        再两情相悦,则少些故事罢。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