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版印刷的回忆

雕版印刷的回忆

说到回忆,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千千万万的画面,和家人的,和外人的,和美丽的记忆,从小各种的经历已经促使我不会将所有事情都保留在脑海里,而那一次去杭州西湖湖畔学习雕版印刷的经历使我至今不能忘怀。

雕版印刷是最早在中国出现的印刷形式。在印刷史上有“活化石”之称,黄小健老师就是这门技术的唯一传承者。我看着黄老师一丝不苟的雕板,我也很想亲手试试,黄老师工作几十年如一日,在现今这种快节奏的生活中,调版印刷的地位越来越低了,收到的关注度几乎很小。由于各种原因这名调版印刷的独门掌握者面临着各种挑战,然而我只能更加认真的学习,以保证这门古老的技术可以得到发扬。

我痴迷于这古老神奇的印刷术,每天如约坐在桌前,刻着兰草花叶、花瓣、花蕊。在这狭小的方寸之间,兰草几片修长的叶子,其中掩映着素净淡雅的花朵。连续几日的奋斗已初见成果,只剩下细若发丝的花蕊,我依旧右手紧紧握住竖直的拳刀,大拇指按住手柄的顶部,屛住呼吸,小臂慢慢向上移动。右手因为用力竟然有些颤抖,稍不留神线条就歪七扭八,首尾不相连,灵动的花蕊被刻成断断续续的直线,愣愣地站在那里,仿佛挤眉弄眼的嘲笑我。我再试,依旧如此。我不禁皱起眉头,心底有些惆怅。

山重水复疑无路时,看到窗外微风拂过,金黄色银杏树叶被风吹起,微微偏转,瞬间朴素的树叶变得流光溢彩。我不禁看呆了。树叶随风偏转着,小小的拳刀再次撞击着木板,我开始在板子背面重新尝试,木屑调皮地跳动着,迸发出令人愉悦的沙沙声。向前倾斜和向右倾斜是如此不同的效果。我在心底欢呼着,二号鲁班诞生了。在这块巴掌大的木板上,胆怯和失败褪去,我品到了尝试的喜悦。

我长出了一口气,渐入佳境,不停尝试着各种角度的变化,手腕微微向右侧着,老师被我激昂的的情绪感染了,特地手把手教了我几招秘不示人的绝活。他曾经无数次丈量木板的每一丝纹络!手上老茧累累,令我心生敬意。我学着他把拳头向前倾斜一半,再向右倾斜三分之一的样子,反复体会着,揣摩着,右手似乎迸发出一种新生的力量,木板上的痕迹清晰流畅,浑然天成。笔走龙蛇,拳刀化身为我手中奇妙的神笔,收缩自如。随着花蕊的呈现,

迎面吹来微风,,翻转木板,按照中国画中传统留白的构图,重新补好细嫩的花蕊,然后着色,在宣纸上扣印,一气呵成。氤氲着花香的雕版就这样不争不抢、古朴淡雅的,娓娓诉说着她的前世今生。

 

我抱在怀里,反复摩挲着,这穿越千年而来的兰花草依旧滋润着我,让我尝试,让我自信,让我成长,让我快乐。雕版、饾版、拱花静静站在时空隧道里,等着我们后代子孙去发掘,去探索……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