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室的故事(终稿)

作者阐述:修改不多,我会觉得问题不是太大,更多的是添加了描写,补全了一些我觉得还不够充分的地方

队室的故事

社区街道上有着一所小学,再普通不过的小学,一栋教学楼,一个足够学生使用的小操场,再加上零零散散的点缀,这就是这所小学的全部。

不知什么时候,三层的一间教室,不对,它称不上教室。那个小房间,被几个心血来潮的老师决定改为队室。但是,队室一直在被忽略。除了最初的那段时光,队室是孤独的,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再也没有学生走进队室,它,只剩下了灰尘,那寥寥的足迹,和窗外照进的阳光。

时间悄然流逝,那一年,这所小学被收购了,原来的学生换了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新面孔,队室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刚刚搬到新校区的时候,我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从不熟悉的教室,到不熟悉的操场,还有不熟悉的办公室,这都是我要尝试着去熟悉的地方。偶然之间,我从教室出来以后看到旁边有一间小房间,门上面的标识牌上,用着不同于其他标识牌的楷书写着两个字“队室”

这是什么地方?我来到这里一个月了,但是好像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个地方。怀着激动而又好奇的心理,我伸手把门一推,门没有锁,直接大敞开来,仿佛伸出了手,想要拥抱我一样。并没有上锁的门?我的好奇心愈发旺盛了。我向里走去,窗外的阳光铺洒到地板上,反射到我的眼中。

好晃眼!我不自觉地把眼睛眯了起来,用右手放在我的脑门上,然后向里走去。

在阳光的映衬下,房间里充斥着的灰尘也显露无疑。在我左手边的墙是一排传统的档案柜,靠窗的墙角是一张办公桌,还配有一个看起来非常高端的皮椅,在那里的墙上还悬挂着一个时钟,但是早已停转。一边在心里感叹着这景象的陈旧,一边把视线转向了右边。门右边的墙角上是两个木制的矮柜子,顶上则是一个看起来无比老旧的空调,似乎已经不能使用了。

伴随着好奇的心情,我走向左边的几个档案柜,透过档案柜的玻璃板,我看到几本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图书,还有一些光碟。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啊?在柜门外面也完全看不清啊。我看到门上面插着一串钥匙,便顺手把柜门打开了。剩下的几个档案柜里也差不多,还有一个完全是空的。档案柜下面的夹层里,要不是可能没用完的大张彩纸,要不就是几个比较常用的小工具,再或者,就是空的了。这些东西都没人认领,或者说被遗忘了很久吧。伴随着发现的喜悦,我去检查了办公桌。办公桌下面也有几个抽屉,我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少先队建设方案》,还有就是一盒订书钉和空调遥控器。看到这些东西,我差点激动的叫出来。他们很可能就是这个队室之前发生的事情的见证者吧。还剩矮柜子,嗯!我满怀好奇的拉开了抽屉,只是矮柜子的表现实在令人失望,里面空空如也。我伸手按了按空调遥控器,当然,它并没有反应。

“这是干什么的地方啊”我嘴里念叨着。只有这些东西吗…虽然发现了这个地方,但是也有点小失望,总觉得应该有点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才对的。见课间已经要结束了,我悄悄走了出去,顺手把门也关上,仿佛没有人来过。然后,我带着还未平复的心情开始了下一节课。

“他自己来看了好几次,甚至还带着同学一起来看,但是怎么就不知道帮我干点什么呢…”队室幽幽的抱怨着,可惜我并不能听到

“同学们,在班会的最后,我要给大家宣布一个事情”

“刚刚搬到新校区,很多地方大家还不熟悉,学校为了让大家增强对于新校区的归属感,决定让同学们以小队为单位来负责校园内的各个角落的卫生,顺便熟悉校园。”原本在班会上偷看漫画的我听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直觉般得想到了队室。校园的角落,打理卫生,那,完全可以是队室啊,我的脑海中直接浮现出了被打扫干净的队室的样子。“请各个小队商量好以后,把自己小队要负责的地方告诉我。”

现在再想,与其说是想打理卫生,不如说是想要拂去队室上面的尘土,拥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空间吧。小队里的同学一个一个的抛出地点,但是没一个人的地点没有被挑出问题。这个时候,我想到了队室。嘶…,如果我们负责那里的卫生,把它弄干净,而且别人也不知道那里,那岂不是可以随便享受那个无人知晓的静谧空间了吗?想到这里,我的心情逐渐激动了起来:“队室怎么样?”

“队室?”旁边的同学很不解“那是什么地方啊?”

“啊,就是咱们教室旁边的那个小房间,我带你看过的那个地方,你想想,如果…”

我在旁边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以及他们对于将来的种种美好的幻想。广播中,平淡的声音告诉我,他们将会来,为我这样一个被遗忘的房间做打扫,并且重新让这里拥有活力。

第一天是两个男孩子。午休的铃声刚刚响起,他们就来了。他们先是走进我这里,然后就开始对一切目力所及的事物做起了清洁工作。我看到其中一个孩子在反复的往返于厕所和这里,然后就和另外一个拿着他带来的抹布,轻轻的擦拭着档案柜,从柜门,到里面的抽屉,再到柜子把手的里面,他们全部拿着抹布擦了个遍,到午休结束,档案柜已经被擦拭干净了。看着干净的档案柜,他们笑得非常开心。

晚上放学的时候,那个最先发现我的男生又来了,然后,他看到了那几个档案柜,仅仅一个下午,又被灰尘笼罩起来了。他看起来很失落,嘴动了动,好像想说什么似的,但是还是没有说什么。他甚至都没敢走过去仔细看,就关上门,悄悄地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那个男生又来了,只不过,他手里还拿着一个吸尘器,还没上课,他打开了我的门,然后把那个东西放了进来。好像,学校也没有这种东西,那他这应该是从家里自己拿的吧。他将电线接到那早已布满灰尘的电源上,然后打开了开关,伴随着吸尘器巨大的声音,房间内的灰尘很快就被清扫干净了。中午的时候,又进来两个女孩子。她们拿着抹布把昨天擦过的档案柜又擦了一遍。

一周过去了,这样的大扫除已经接近尾声了。屋内目力所及的地方全部被打扫干净,柜子上的水印正宣告着他们一周过去的努力。崭新的档案柜里,书籍和过去的文件被摆放的整整齐齐,桌子和地板砖对齐,焕然一新的皮椅就插在桌子那里。重新审视着自己,我仿佛能回忆起最早这里充满活力的画面。

我没有想过,他们还会经常过来。他们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他们秘密的持有的地方,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最开始是那个第一个注意到我的男生。扫除结束没多久的一天,他在午休的时候没有去操场,而是带着一本厚厚的书来到了我这里。中午的时候,他坐在那张皮椅上,静静地品读着手里的那本书。窗外的喧闹仿佛与他无关,没有人发现他,他就在那里静静地坐着,时而抬头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时而把脸贴在书上细看。看着他读书的样子,中午的时间好像变慢了一样。

往后的几天,他每天都会过来,不只是看书,他也有过拿着作业进来的时候,或者是拿着一沓卷子,在桌上铺开,然后对照着答案批改着选择题。之前的中午总是百无聊赖,而他的到来,让我的中午也稍微有了一些不同。

又过了几天的中午,门还是像往常一样被打开了,但是我看到,他的身后还跟了五个小孩。每个人看起来都很紧张,然后,其中一个小男孩从背后拿出来了一套大富翁桌游。几个人一起把那张办公桌上的东西放在了地上,然后在上面铺开棋盘,转盘,放好卡片和骰子和角色立牌。他们在这里玩了一个中午,满脸都是喜悦的神色,只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下课铃一响,他们就悄悄地钻出了这里,然后回到旁边的教室。这一周,每一天,这里都在进行着这样的活动,他们甚至都不曾记得收起自己的东西。看着他们在这里欢乐的场面,我的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了。

队室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在这里,午休可以自由自在地干想干的事,可以没有老师管,可以和同学一起嬉戏,也可以自己一个人静静地阅读。只有我们小队的6个人知道这里。但是我们俨然已经将这里当成了我们的秘密基地。

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队室了,我逐渐感觉到,这里可能会成为我小学生活里最快乐的地方。更不如说,它像一个朋友一样,能够陪伴着我度过每天的午休时光,而且阻挡外面的干扰。

不只是我,我把科学课泡的蚕豆种出来的绿植放在了花盆里,然后带到了队室,摆在了窗台上。剩下的小伙伴,有的带来了新的时钟,挂在了门口,还有小伙伴带来了几本漫画书,就摆放在档案柜最显眼的地方。我们甚至都没有考虑过,之后会不会带走这些东西,会不会被老师看见而被斥责。我们只顾着享受在队室的美好时光。

有一天,我忘记了值日,中午的时候老师四处找我,从教室,到操场。但是那个时候,我就坐在队室里,安安静静的品读着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听到队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整个人都僵住了,其他的人也是如此。因为之前,根本就没有老师注意到我们在午休的时候来到了这里。班主任的脸出现在门口,然后她走了进来,看到了仿佛被冻住的六个人。

她环顾了一周,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队室的样子。时间过的很漫长,终于,她发话了,当然,只是对着我:“以后做完值日再来”,然后就冲我招了招手。

我才回想起值日的事情,连忙跟着老师回到了教室。

反正是松了一口气的。

唉,找谁代课不好,非要是我。给孩子们讲完阅读的我身心俱惫,要不是他们班主任生病了,我怎么会来给他们代课…说起来,我早就吃完午饭了,也不太想回办公室,我在三楼的走廊里漫不经心的走着,然后发现了一个很不显眼的房间。

“队室?”我一愣,仔细回想着有关这个房间的事情,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我感觉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抱着好奇的心情,我打开了这间房间的门

里面相当空荡,左边是一排档案柜,里面摆放着许多书,是小学生比较喜欢的类型。正中间是一个桌子,角落上有皮椅和一个矮柜子,窗台上有几盆绿植,干净的不敢让人相信。

正当我仔细端详着档案柜里的东西时,门被打开了,一个男生手里正拿着一本书,在门口站着。这不是隔壁那个班里的学生吗。我和他对视了几秒,然后他开口说话了,声音里显得有一丝紧张:“啊,徐主任,您,您来这里有事吗?”

“啊,没什么事,就是偶然发现了这里,就进来看看”我敷衍道“说起来,你们小队是不是在之前那个分配的时候承包了这间房间”我问道

门口的男生走了进来,然后把门关上,向我点了点头。

我又仔细看了一周,干净的地面,墙壁,柜子,办公桌,看起来完全不像一群小学生打扫的样子,正午的阳光洒进教室,地板上有一道金黄色的条纹。宽敞,整洁,这里比我一楼的那个办公室简直好了不知道多少。正当我愣神的时候,男生的声音又来了:“您是要检查卫生吗?”

啊,当然不是,但是这里的确让我感觉非常干净,和,一种说不上来的舒适感。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你们这里负责得真的很不错,我把办公室搬到这里怎么样?”我带着笑的问他。他先是一愣,走了出去,过了一会,他又回来了,背后还跟着五个同学,这应该就是他们那个小队吧,我想。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上前来,“徐主任,如果这里变成您的办公室,我们中午还能不能来这里了”,说完,他低下了头,后面的几个孩子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当然可以,即使我在这里办公,午休的时候只要我没事你们也可以过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感觉就是想要这样。说罢,我也抬起头看着他们,他们也把头抬了起来,然后看着我

“可以”,过了一会,几个孩子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的不是我所想的不愉快,我甚至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就算了,但是,我从他们的表情上看到的更多是骄傲,还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欣慰。我决定把我的办公室搬到这里。

一周之后,这里的门牌换成了“教导处”

队室变成了教导处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可以在里面肆意的玩耍,阅读。而且我们有一些正事要干的时候,比如准备展示的模型,我们也会选择去到那里,徐主任如果不忙碌,也会为我们提供一些帮助。在队室,总会有一种心静的感觉。中午的时候,不管徐主任在不在,我们总会直接打开队室的门,然后进去享受那份宁静。他在的时候,我们也没有互相打扰,完全是一起享受这个房间的感觉。而且,看着他在那里办公,总会有一种非常开心的感觉:队室在我们的打理下,竟然能吸引到年级主任,甚至愿意在这样的环境里办公

初二那年的暑假,我回那个小学去看望了我的几个任课老师。在最后,我从教师办公室出来,然后注意到了斜对角的地方,上面的门牌写着三个字“教导处”

我轻轻敲了门,里面传出一声“请进”

我打开了门,徐主任坐在角落的皮椅上,正在电脑上写着些什么。见我进来,他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然后和我打起了招呼。我们聊了十几分钟,聊到我们小队在队室里玩的大富翁,聊到我们在这里做的南水北调展示模型,还有我们曾经放在档案柜里的那些书。

队室还是那个老样子,阳光透过窗户,洒落到地板上,窗台上的绿植仍然茂盛,空调早已修好,里面还添了一张茶几和几个椅子,早已看不出我和它初见的模样。

离别之际,我回头又看看,不知怎的,我总会觉得它正在和我挥手告别。我也把手举了起来,然后,冲着门口挥了挥。“再见”,我在心中默念道。

在我看不见的世界里,队室也确实是在向我挥手告别的。看着这个和它一起待了两年的孩子,表情早已被岁月冲淡的它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它知道,它的故事又重新开始了,而且并没有中止的迹象。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