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与云朵 | 回忆录(终)

初稿:1.    今天要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做小手串……讨厌!真的讨厌!我拽着爸爸的手在家门前的楼道里徘徊,不停地诉说着自己对于去幼儿园的抗拒。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数豆子打发时间?我一想到要和那些叽叽喳喳的“大苹果,小草莓”打交道就心里堵得慌,看来我还是喜欢在田野麦浪间独自奔跑撒欢。

最终我还是没拗过老爹,他连拖带拽的把我带到了幼儿园。吃完早饭例行的小饼干和菜粥,感觉味同嚼蜡,喜欢的抹茶饼干都不香了。我木然的熬过了早晨的自由时间,看到一盒盒五颜六色的小珠被抬上儿童桌,简直要心肺停止。我讨厌一切竞争性的集体项目,孩子间无休止的攀比让我烦躁。尤其是当他们喊出“我家有无限个xxx”“我家有无限加一个…..”时,我总会识相的远离这比拼词汇量的纷争。(很神奇,我那时真就这么想了,我现在都感到奇怪)

然而,既然我不得不去做了,那就要做到最好。毕竟…..这些小珠是多么的美丽,我捏起一个橙红的小水晶珠对准太阳,洒下了耀眼的橙色光芒。这是太阳,是生命,是万物的伊始,在农村时奶奶教过我这些,我把它穿到了细绳的中央。银色的塑料珠,安静的躺在文具槽的阴影里。这是月亮,让生灵记得休憩,自己却时常被忘记,这是我母亲讲给我的童话。我把它穿到了太阳的旁边……

孩子们的狂欢已经在大厅里上演了,我还待在屋子里挑选着一颗一颗的珠子,无视着旁边幼教和大孩子们的指手画脚。直到我完成手链把它对准阳光时,我才发现它与我在乡村田野间眺望的星空是多么的相似。一颗又一颗真实而虚幻的梦境被串连在一起,彼此映衬着,散发着柔和的点点星光。

我诞生于繁星之间,在星空和梦境中长大。

 

2.      在对一个符号进行了更复杂的中心对称处理,而不是轴对称处理后。我以“c”的成绩荣幸的被分到了6班。对此我自然是无感的,我的母亲也一样——她一直信任着我的能力。(注:均为最低档成绩以及班级)

我莫名的热衷起了做数学问题,那些几何图形总能给予我奇特的逻辑思考,以及一些有关生命的哲学问题。我习惯了每天把练习册交给同学之后坐在窗边看云彩,城市的夜晚是没有星光的,我已经忘记了曾经乡间的繁星点点……正如同我已经快忘记了自己的父亲的模样——他已经缺席了我的人生三年。

轻声呵斥了一下抄作业抄得火热开始high歌的几个朋友,我转头把心思又放到了天边的浮云上……青藏高原,一个多么美的名字,我们之间似乎很远,但好像也只隔了架飞机。稀薄的层云漂浮在随风飞舞的哈达之间,靛青的薄草延伸到了视野的边际。

“云朵从海洋出发,越过平原,翻越高山。抵达这里的只有最后的一点。”

“为什么要来这呢?这里什么也没有。”

“它拥有着自己的使命,它知道这片草原上的生命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降雨。在旅途中,有微风,有青草,有蓝天,它不会孤单。”

父亲的话我记了很久,我似乎有点朦胧的理解他为什么要暂时离开我和母亲。父亲是一朵云,因为他人的求助飘向了远方。总有一天,等到那场注定的大雨落下,他就会回到我的身旁。

我是云朵的孩子,成长于云层之巅,等待着心中呼唤我的那片高原。

 

3. 小升初,我考进了清华附和人大附,最终选了个近点的人大附分校。人系的教育就是严格的监督与成倍的作业。我未曾说过苦累或后悔,但那种学习最质朴的成就感与快乐被应试教育彻底的剥离。

雾霾笼罩着天空,月亮在尘埃遮挡下散发着阴沉昏暗的光。“她在挣扎”….趴在案牍上奋笔的我忽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不,月亮只是月亮,她只会待在那里。我望了一眼窗边死去的月光,心里的阴霾增了几分。

父亲和母亲已经睡了,我轻轻合上练习册,蹑手蹑脚穿好衣服溜出家门。每当我心怀烦闷,我都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到外面走走。

习惯了呛人的雾霾空气,灰蒙蒙的夜空也就并不那么难接受,星空已经成为了存在于幻想中的场景。我踏上路边车库凸起的金属矮墙,像走平衡木一样的来回游荡着,脚下忽而传来了泥土般松软的质感。

“仔仔,别在田垄里玩,你看这踩得满脚泥…..”

不知道为什么,一滴一滴的眼泪就那样夺眶而出。怎么会,这些记忆我原以为已经消逝了,但它却一直提醒着我来自哪里,心中深处疼得是那样深刻,像一株田间的野草被连根拔起。

我抬头望向夜空,努力不让泪水留下。在暗淡的月光下,我一路哭着回到家里,蜷缩在被窝里独自哽咽。

第二天早上,我似乎记起了一切,也似乎忘掉了一切,再一次重复着枯燥的日常。

我的少年时代,不再有柔和的繁星点点,不再有洁白的云朵幻想,我只和其他人一样活在当下。

 

成稿:

0: 年幼的时候,我的父母忙于工作,并无余力来照顾我,于是我被送去城郊,由姥姥姥爷抚养长大。有时也会被带去乡村的爷爷奶奶家,丢到田野里撒欢,跟土鸡土狗打成一片。每当我哭泣睡不着时,姥爷都抱着我到夜幕下的大街走一走,夜空似乎有能让人平静下来的魔力。云朵飘过,漫天的繁星就像在眨眼,那种美丽无论看多久都不会腻,我咯咯笑着,慢慢沉入梦乡。

直到有一天,姥爷消失在了我的身边。那时母亲经常把我接去一间散发着奇怪气味的白墙屋子,提着一保温罐的鸡汤。我时常在想,那一罐鸡汤是那样的香气扑鼻,它的味道也一定不错吧。但能尝到它的只有床上躺着的姥爷,他只是静静地望着我,嘴角蠕动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1: 今天要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做小手串……讨厌!真的讨厌!我拽着爸爸的手在家门前的楼道里徘徊,不停地诉说着自己对于去幼儿园的抗拒。为什么我不能自己安安静静的在角落里端盘豆子来数打发时间?我一想到要和那些叽叽喳喳的“大苹果,小草莓”打交道就心里堵得慌,到了父母家后为啥非得上这劳什子幼儿园,我气鼓鼓的来回踱步。

最终我还是没拗过老爹,他连拖带拽的把我带到了幼儿园,想做任务一样把我交付老师手里。这一天祸不单行,早饭里我喜欢的抹茶饼干根本没抢到,满盘子的苦巧克力曲奇让我差点就哇的一声哭出来,就着菜粥咽下去,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强忍着满肚子翻涌的巧克力味苦水,我熬过了上午漫长的自由活动。

终于,一盒一盒的小彩珠子被放到我们面前。周围的孩子已经开始攀比了,“我要串出最漂亮的手串!”“我串的比你好看无~限~倍!”。我一心想远离各种形式的竞争。因为胜利不会让我喜悦,而失败却会让我颜面尽失

打开盒子,我才发觉这些小珠是多么的美丽,我捏起一个橙红的小水晶珠对准眼睛与灯光,它洒下了耀眼的橙色光芒。这是太阳,是生命,是万物的伊始,在农村时奶奶教过我这些,我把它穿到了细绳的中央。银色的塑料珠,安静的躺在文具槽的阴影里。这是月亮,给予生灵休憩的时间,自己却时常被人们忘记,这是我母亲讲给我的童话。我把它穿到了太阳的旁边,灰白的渐变珠,这是

孩子们的狂欢已经在大厅里上演了,我还待在屋子里挑选着一颗一颗的珠子,无视着旁边大孩子们的嘲弄。直到我完成手链把它对准阳光时,我才发现它与我在乡村田野间眺望的星空是多么的相似。一颗又一颗真实而虚幻的梦境被串连在一起,彼此映衬着,散发着柔和的点点星光。

我诞生于繁星之间,在星空和梦境中长大。

1.5: 姥爷合着眼睛,像是睡着了。有很多大人们围着他,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气氛沉重得可怕,像是有一些重要的事发生了。妈妈没有拿鸡汤,只是紧紧地抱着我。我有点紧张,环顾着周围的玻璃橱窗,只发觉里面的石狮子真的很丑….

2: 在对一个符号进行了更复杂的中心对称处理,而不是轴对称处理后。我以“c”的成绩荣幸的被分到了6班。对此我自然是无感的,我的母亲也一样——她一直信任着我的能力。(注:均为最低档成绩以及班级)

我莫名的热衷起了做数学问题,那些几何图形总能给予我奇特的逻辑思考,以及一些有关生命的哲学问题。我习惯了每天把练习册交给同学之后坐在窗边看云彩,城市的夜晚是没有星光的,我已经几乎快忘记了曾经头顶的繁星点点……正如同我已经快忘记了自己的父亲的模样——他已经缺席了我的人生三年。

轻声呵斥了一下抄我的作业抄得火热开始high歌的几个损友,我转头把心思又放到了天边的浮云上……青藏高原,一个多么美的名字,我们之间似乎很远,但好像也只隔了架飞机。稀薄的层云漂浮在随风飞舞的哈达之间,靛青的薄草延伸到了视野的边际。

母亲告诉我,爸爸是去“援藏”了。我一直不明白援藏是个什么地方,还是个什么差事。直到一年暑假,我和妈妈在藏北牧区的帐房里见到了父亲,满脸红润的牧民为我倒了一杯酥油茶。我慢慢抿着这种奇怪的饮料,把一肚子的问题向父亲倾泻一空…..

“云朵从海洋出发,越过平原,翻越高山。抵达这里的只有最后的一点。”

“为什么要来这呢?这里什么也没有。”

“它拥有着自己的使命,它知道这片草原上的生命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降雨。在旅途中,有微风,有青草,有蓝天,它不会孤单。”

父亲的话我记了很久,我似乎有点朦胧的理解他为什么要暂时离开我和母亲。父亲是一朵云,因为他人的求助飘向了远方。总有一天,等到那场注定的大雨落下,他就会回到我的身旁。

我是云朵的孩子,成长于云层之巅,等待着心中呼唤我的那片高原。

2.5: 我彻底的明白了什么是死亡。清明时节,全家人站在墓前,我面对着姥爷的遗像,颤抖着,泪水夺眶而出。他不在了,那片星空便已经不再闪耀。

3. 小升初,我考进了清华附和人大附,最终选了个近点的人大附分校。人系的教育就是严格的监督与成倍的作业。我未曾说过苦累或后悔,但那种学习最质朴的成就感与快乐被应试教育彻底的剥离。

雾霾笼罩着天空,月亮在尘埃遮挡下散发着阴沉昏暗的光。“她在挣扎”….趴在案牍上奋笔的我忽然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不,月亮只是月亮,她只会待在那里。我望了一眼窗边死去的月光,心里的阴霾增了几分。

父亲和母亲已经睡了,我轻轻合上练习册,蹑手蹑脚穿好衣服溜出家门。每当我心怀烦闷,我都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到外面走走。

习惯了呛人的雾霾空气,灰蒙蒙的夜空也就并不那么难接受,星空已经成为了存在于幻想中的场景。我踏上路边车库凸起的金属矮墙,像走平衡木一样的来回游荡着,脚下忽而传来了泥土般松软的质感。

“仔仔,别在水坑里玩,你看这踩得满脚泥…..”

不知道为什么,一滴一滴的眼泪就那样夺眶而出。怎么会,这些记忆我原以为已经消逝了,但它却一直提醒着我来自哪里,心中疼得是那样深刻,像一株路旁的野草被连根拔起。

我抬头望向夜空,努力不让泪水留下。在暗淡的月光下,我一路哭着回到家里,蜷缩在被窝里独自哽咽。

第二天早上,我似乎记起了一切,也似乎忘掉了一切,再一次重复着枯燥的日常。

我的少年时代,不再有柔和的繁星点点,不再有洁白的云朵幻想,我只和其他人一样活在当下。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