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太久没用过了导致琢磨了好久怎么新建文章……

###

一、我

“阿姨,这个笔记本多少钱?”我攥着兜里的纸巾包装,里面装满了硬币。

这包硬币我攒了两周,大部分都是父母买东西后找的零钱。大多是那种薄薄的一分硬币,表面因被氧化而发白。其中还夹杂着反着光的一毛和黄铜色的五毛,还有三四个饱满的一块钱硬币。我用一只味千拉面的纸巾袋装它们,因为我觉得那只能对折,有四个分开的夹层的厚塑料袋子很像妈妈的那只钱包。我没有自己的钱包,但是姐姐有一只,是表姐送给她的:浅粉色的皮革面,玫红色的内里,还有亮晶晶的银色搭扣,合上的时候嗒的一声。不过姐姐不用它装钱——我们两个的钱由我来管,她的钱袋里装的都是“比如世界”的钱,还有妈陪她去办的,“比如世界”里面的银行卡。她是“小葛朗台”(我爸和我起的),舍不得花那张卡里的哪怕一分钱。

不过我和她不一样,要不我怎么会站在这个小文具铺子的柜台边数上百个硬币来买笔记本。笔记本是我和姐姐都看上了的:彩虹色的硬皮,浅黄色的内页和浅金的侧边促使我们两个从父母手中接过那些小小的圆形金属片,一只一只存到我的糖罐里。

“十块。”我终于拿出了那只塑料袋。我昨天才数过一遍,应该是十二块三毛零八分,要是本子只要十块钱的话那应该还能剩下两块钱买QQ糖。除了那一百单八个一分硬币外应该都是一毛或者五毛的钱。我决定先把那一百个一分硬币花出去,剩下的钱里面的两个五毛应该够买两袋QQ糖。

我先把一块钱和一毛钱都倒出来,这些大概有九块钱。再把一分硬币都倒出来,十个一摞地摆好。应该有十块了吧?“阿姨,您数数看够不够?”我把那摞硬币山推到卖文具的阿姨面前。我有点小紧张,怕阿姨不会收下它们。要是那样的话那我给姐姐准备的圣诞惊喜可就泡汤了。我在校服裤子上擦了擦手心里冒出的汗。阿姨应了一声,没有数就把笔记本给了我,然后继续坐着玩手机。我有点难过——我数得有点着急,万一数错了,等她发现了的时候她会不会告诉我妈妈?然后妈妈就会用扫床的“笤帚疙瘩”狠狠地在我的屁股上招呼几下。不过这种担心很快就散去了,买到笔记本后的快乐重新笼罩了我的心头。

 

二、上帝

她站在文具铺前,似乎有点不知所措。

前几天她和她姐姐就来过这里,看了给有半个小时,但是什么都没有买——对小学生来说,能自由支配的金钱比能自由支配的时间更难得。

她们上周,上上周,上上上周都来过,哪次都没买上一件东西。“我们就看看。”姐姐总是像个小大人似的说话。每次她们都急匆匆地回家,一回家便就着《家》吃了大量的水果和牛肉干,因此她们常被妈妈骂:“刚放学吃水果都吃饱了,还吃什么晚饭!”她们当然不敢告诉妈妈她们偷偷跑去西边的文具店,一路跑回来才会这么饿。

不过这次似乎不太一样。第一是只有她来了,第二是她似乎下定决心要买下那个笔记本,当成送给姐姐的圣诞礼物。应该是攒了不少时候的硬币。“阿姨,这个笔记本多少钱?”

“十块。”前台的阿姨烫着一头金色的大波浪,嘴唇和指甲抹得比血还红。她开始从那只纸巾袋子里往外倒零钱。阿姨显得有些尴尬,但是还是看着她把那些零钱十个十个地摞成小山。阿姨几次想要打断她,不过终究还是让她把钱数完了。

“给。”阿姨没有理会她“再数一遍”的建议,直接把笔记本包装好了递给她。她接过笔记本,像只兔子似的蹦蹦跳跳地去隔壁眼镜店找姐姐和朋友惠惠,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件事情说给她们听。

 

作者阐述:其实是我小时候一件挺尴尬的事情……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尴尬……(我现在都好奇为什么当时明明那么尴尬自己还能算出剩下的钱够不够买QQ糖……)个人视角有些混乱……?其实没有太明显的矛盾,但是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买一件东西,所以印象很深,就写下了。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