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主题

作者:

·这篇文章我有跟老师交流,因为我对第三人称有希望表达的点,所以就将第二版本改为以第三人称视角去写的。

·这件事我其实本来不太想写,因为曾经跟很多人说起过,但是漫别说能真正理解我感受的人了,能真正同情的都少有人在(再一个觉得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搞得跟祥林嫂一样天天抱怨就有些过了)。这样的经历说普通也不普通、说特殊也不特殊,它比大家平时遇到的偏见略强一些,再加上有之前的事的铺垫因而让我产生一定的思考了。我之前跟一个朋友提到过这件事,她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没什么啊,我也都有相似得经历啊”,然后我们就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但是后来有一次因为另一个事她又提起我说的这件事,态度截然相反,向我表示深深的同情。她说她态度的改观源于她和她母亲的交流。这可能就是有没有真的经历过这样的事的区别吧。在这里说这个故事也是希望能够找到产生共鸣的人呀~

·两个视角表达的是两个不同的主题。

视角一强调我在经历这个事情以后直接产生的思考。

视角二强调人们在经历被洗脑的时候,往往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但是自己却浑然不知甚至乐在其中,而清醒后再回想可能忽然明白自己那时的荒谬。以及乌合之众法不责众的心理。不过视角二也穿插了一些对于视角一的辅助,比如写到鲜少有人理解这种感受。这个视角二是以和那个第三人称的同学打电话交流,让她回想这件事的过程,所以语言刻意口语化,读起来可能没那么方便。视角二我并没有直接写中心,但是我觉得叙述者对于这件事的印象不深、打电话时才察觉当时的荒谬、安抚电话对面的亲历者不要太在意这些特点都已经将中心展现完善。

 

正文:

我的视角:

大约是五六年级的事。那天班会课前的课间,我和另一个女生(李)来回扔传一个男生(王)的笔袋(真的是毫无恶意的那种)。快要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刘)风风火火地闯进教室,忽然对我和李大声喊道:“嘛呢?”随后便安抚王,要求我和李站着听她教训。我当时有害怕但更多的是莫名其妙。不过依照刘先前的做法,这般举动确实也不足为奇了。接着一整节班会课刘都在呵斥我和李,具体迷惑行为真的是令人又好气又好笑的。她声称我和李这样的做法是败坏校风、是性别歧视、更是泯灭人性。大约周旋了十五分钟,李终于被那种强大的气势吓哭了。而那时的我呢,虽然也害怕,但是我非常淡定地思索着她的话,却觉得没有一句是说我的,反而是在形容那是疯魔般的她:毕竟,只是来回扔笔袋,可能并不是一个特别讲究的行为,但是不至于说泯灭人性吧?因为这样的小事大动干戈的是否也有些小题大做、毫无胸怀呢?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的自我反省、自我安慰,本已盈满眼眶的泪水却又生生被忍回去了。随即,她便指责我不哭。不哭有什么好指控的?她宣称李哭是因其有廉耻之心、羞恶之意,而我的作为分明就是在笑、在蔑视规律?听到这话,本身没有笑、甚至还有些委屈的我顿然便如遇到挑战一般激起斗志。我在心中向她发起战书:你便是用再无耻的话谩骂,我也觉不会低头,这便是对你无声的指控和蔑视。她分明是看出了我心中的傲骨,也不甘示弱,动员全班的同学揭露我的缺点。你绝对想不到,我亲爱的同学们真的争先恐后地列举我的缺点,比他们在做数学题做不出来、一一枚举的时候还要仔细认真,生怕落下那个细微的错误。说实话,我认为这种感觉和明星被全网黑的感觉有些相似,自己又生气又无奈却依旧手无缚鸡之力、无法耐他几何。不过这也不是没有好处,毕竟这样也帮助李转移注意力了。好一出围魏救赵。说起来这件事对我的影响也挺大的,或者说不是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对于那一时刻的过去所经历的一切事情的积累冲到了一个高峰,正是这样一个峰值带动我思考的跃进。我这件事之前,我一直认为人就是应当试图避免失误,当别人找不到漏洞的时候就无法耐你几何,但是,想要冤枉你的人会找各种理由冤枉你。也就是那个时刻,我明白,人,本身就是孤立无援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一直站在你的身后保护你、支持你——朋友家人、正直道义,没有一样会是例外。即便不是你的错误,环境的趋势也可能会将你推向莫须有的罪名。这是时运不济,但更应该让人思考,对和错重要吗?当掌握可以镇压、控制、扭曲人心的能力时,一切生命的对错已经毫无意义了,因为你就是对的。这不是崇拜权力,这是事实。所以我们虽然不必追求至上的权利,但一定要拥有能够威慑小人的地位。因为这是就算在实施正义的时候都必不可少的强制力。

第三人称视角(在班里的另一个同学):

“那个她骂你和李的那件事?问我什么态度?今天忽然让我回忆这件事还真有点想不起来了,不过你刚才描述后好像确实有点印象啊

她当时因为什么骂你来着?应该又不是什么大事吧······哦对对对是扔笔袋那个事,你以提醒我想起来了。她怎么骂你的?好像挺严重的啊是吧······人性泯灭?这么奇怪呢!我当时就记得你好像被骂得挺惨的,不过没觉得有这么惨啊?当时就觉得这节课又得听她抱怨这个抱怨那个特别烦,没什么印象啊······不过好像李哭得挺难受的啊,后来好像李她还跟我说起这件事来着,她因为这个事那一天心情都不怎么样啊好像。诶,对了,后面是因为什么原因来着?好像很多同学骂你?昂对,她说要让骂的。诶当时有人骂吗?这得多不会做事才真的骂呀!有?那也挺奇怪的啊,他们都怎么想的啊。不是,你当时有什么可骂的呢?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啊?哎呀,不过你也不要太计较这些,他们可能就是为了迎合一下刘吧,应该没什么恶意吧······不过他们这么说确实是很奇怪的啊······

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这件事了,还专门打电话问呀。那个女人就是那样,你没看她得谁都骂嘛,我也被骂过多少回了。别太计较了啊,都过去了啊。”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