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与她的合集

总序

有关于她的梦,全部是分手之后才梦到的,而分手之前的她,也换了种方式,矛盾地,活在了我的梦里。梦里有关于她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天马行空而甜蜜的,我曾奢望的,也是在现实之中我所逃避的。就好像现实中所有她伤我的苦,都会在梦里被治愈,使我既不能毫无顾忌地喜欢她,又在想恨她的时候恨她不起来。由于那些梦都真实的过头,让我不禁怀疑自己是否确实经历过,又或许是因为我梦到了才没有在未来实现,又或许在另一个位面的中有另一个我和她,有着不同的经历与结局……

 

和她在一起了七个月,从分手到现在却已经过了快有两年半,有限的聊天记录我甚至能倒背如流——究竟是什么让我在四倍的时间里还无法走出过去的阴影?愧疚吗?懊悔?真还喜欢还是执着在作祟?或许我们的开始就是彻头彻尾的失败。我还是忍不住去想,无法控制的像祥子一样一点点堕落。“或许你认为你还保留着你的本色,但看看这两年你都干了些什么!”我记得就在周日,我本想为校庆写首阳光、自信、正能量的歌,开始还是恰当的:“生命,不应该盲目的活着;生活,也该有自己的快乐…”,等写着写着就变味了:“…成长,也该有波折(此处为歌曲第二段)”。我从分手后就再没有快乐过,目标也从未长存过。晚上盯着天花板,告诉自己又过了荒唐的一天,明天会是转折点,你不能这么荒废下去了这样一系列话,等第二天早晨醒来又“忘”地彻头彻尾。我明明有计划,我为自己规划了三个五年,我该为他们执行。但我的状态不对。我很纳闷为什么我可以坚持四分半的平板支撑与三个一分半的马步,这是常人无法承受的;却不能像大多数一样安分守己,去学习写作业老老实实地做这个时间段应该做的一些基础的事情。看,我又写跑题了。我可以再欺骗自己这都是她带给我的转变,而我本不应该这个样子的。

先回忆一下我们怎么认识熟悉并在一起的吧,那是我到现在为止最辉煌的一段时期。

初一上学期我根本不认识她,而且喜欢另一个女生,也就是现在的我姐姐。

……

我怕我再写一会就真变成回忆录了,还是让我做为故事的中心,为大家讲述这个存活于梦境与现实的故事吧

 

Play1

啊,她第一次来到我的梦里。

一切都是那么轻松,就像我曾幻想的那样,阳光照满了她的脸。

那天我俩骑车,停在一个立交桥下等着红灯,旁边就是离我家最近的地铁站。虽相顾无言,但并不是悲伤的那种。我无意间瞥到她的脸,发现她也正在看我,就索性盯着她一直看下去了。这绝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距离!她粉雕玉琢的脸正好填满我的视线:这使我既不会错落任何一处细节,又像有放大镜一样能把她每根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她的眼睛好亮,梨涡好甜,瞳孔像琥珀一样是浅棕色的——和我一样!她冲我笑了一笑,嘻嘻。

我忘了就这样我们对视了多久,但这个笑容让我的心悸动了,梦里如此,醒来依旧。第二天我再见到她时竟浑然不觉她曾带给我的痛,一切如梦里一般美好,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但很快,她用冰冷的无视唤醒了我——这不是梦里!她永远不会对我笑……

 

Play2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向来避着她。唯有坐在看不见她的地方才有减少我对她思念的可能。

那天在202,我比以往早到了教室一会,按照座位轮次我坐在倒数第二排。但事实上这已经是最后一排了——我在面朝白板的左侧,靠过道,本身就已比右侧多上一排;而最后一排都是空着的。很快教室里就陆陆续续地坐满了人,我为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埋头看书。人们三五成群地扎着堆,凸显着我的与众不同。我想我这样未免太过做作,于是倒过身来把两腿跨坐,趴在椅背上。到了上课时间,教室变得寂静,唯我背道而驰,仍朝后坐;不同于大多人所关注的,我在意的“她”也没来;周围窸窸窣窣的声音,是笔划在纸上;没人抱怨为什么老师又迟到,但只知道如果让lj看到上课时间到后还在吵闹下场会很惨。

lj还没来,我看见她进到教室。按照惯例我应该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自然地转回去。但就当我这样做时,她的脚步却随着我的目光缓缓向我靠近……没错,她正向我走来。我屏住呼吸,理智告诉我我不应该盯着她不放,我该装出无情的样子,可真当这种臆想无数次的事情发生在眼前时,我的心跳,仿佛停止了。意识正在朝我远去,我已不会思考。我就像个傻子一样注视着她,经过我,绕我转动,最终在我身旁停止,然后坐了下来。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写着“嘻嘻,没想到吧!”

随后她做出了个令我几乎疯狂的动作——她在桌子底下拉住了我的手。

我感到有电流穿过我的身体,猛地一激灵,看到她竟在对我微笑,像睡梦中梦到的那般微笑,我陷入了呆滞。泪水欲夺眶而出,在我眼里,世界和她正猛烈颤抖,我张开都有些酸痛与麻木的嘴巴,有数不清的问题想要问她,“萱儿,你真的……”

她摇了摇头,及时的制止了我。她把食指贴在嘴唇上,做出了“嘘”的手势,就这样我和她极有默契地缓缓把头伏在了桌子上,相隔不过咫尺。我看到她的眼中只剩下我,又看到她眼中的我心里只有她,无数的不解与怨恨在我心中疯狂呐喊,却又在这美丽的沉默里变得鸦雀无声,这难道不才是我俩应该有的一幕吗?世间纵然千好万好,又怎的能抵过这深情对视!

她突然抽回了手,坐的笔直。我用余光看到lj走进了教室,我眼中的她再次变得薄情而又陌生。为了让那永恒的一瞬烙印在我心中,我闭上了双眼,假装睡着了……

 

Play3

于是之后每次我想起她时都会幻想,是不是真的会有和好的那一天。然而现实打给我的耳光可谓又响又亮,而且丝毫不留情面——我亲手造就了另一段孽缘。

摇晃闪烁的篝火旁围坐着我在元培的同学们,借着忽隐忽现的火光,我看到四周像素化的轮廓——我们在一个荒废许久没有水的水世界里,那晚没有月光。随着视线逐渐清晰,我注意到周围的同学们,有lqm,我两三个至交好友,其余便记不太清了。哦对,还有那个人。眼前的一切对我来说索然无味,一是他们聊的话题我大多不想插嘴,二是有她在的地方我本就会保持沉默。我想起来走走。

我乐于探索,尤其喜欢往高处地方爬。或许是对齐天大圣的崇拜,楼门口那颗树的外皮早被我鞋底磨的溜干二净;爬山时只要有块大石头我都要上去征略一番;就连公园里的滑梯我都要翻到顶上去——高处的风景才是最美的。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那个我一眼相中的超大水滑梯。从我的方向看去,滑梯是左右对称的:先是有一段楼梯,往后就要爬了;顶上是座瞭望塔一般的高台,像是热气球上篮子的形状;由于很高很旧,护栏掩盖下楼梯以上的部分从地面看都看不到了。而她,似看穿我的思想一样,几乎与我同时起身,毫无交流地,自然地朝着滑梯另一端走去。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是舔狗,是默契,是我先起身然后她知道我想和她说话才一同跟上来的。就算如此我还在犹豫,尽管我无时不刻想和她说说话,尽管我还喜欢她,但每当我真正要面对她时我的心都里都会打鼓。彼此间的沉默就是为了不想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我喜欢她,她对我有牵挂。不说话当然是件好事,因为我的幽默才智一到她面前全都自闭修炼了起来,而往往就在她走的那一秒我才想得起来之前想说的是什么,哪些话说的不对,应该怎么逗她开心,好多好玩的事忘了分享。就这么我俩同步向高台顶部爬着,我听到雷芊萌说:

“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苦涩的一笑,心想谁说不是呢,要是当初我多信任她一点,或是现在果断一点,也不至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死缠烂打只会把她一点点的推开,现在却是我和她独处最近的一次。

“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很熟悉?”我问道,因为我真的觉得这里我俩来过。

“一点都不觉得。”她眼里跟没有我这个人一样。

或许是刚下完雨,顶台上有股湿漉漉的铜锈味。我四顾僵硬的看着,就是不敢对视她的眼睛,which承载了太多对于美好的回忆。我心里咯噔一声,又到了尬聊的时刻。我感受到她的心情也很低落,是因为我吗?我也有注意到她以前故意让我吃醋,我要不要去把那斑驳的金属氧化物抠一片下来,说不定抠下来之后就有话说了呢?

我实在是找不着话了,以至于我又犯了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你和他…是真的吗?”

为什么我在她面前总是那么忧郁!我又跳进了自我焚烧的旋涡!我该信任她的,我为什么又问出这种活不过三集的傻缺问题!

她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吗?我很喜欢原来的你,”

看到她眼中闪过一片柔情,我有点飘飘然的。难道说以前,真的是我误解她了?

“但是我一直没有和你说过,你伤我伤的太深。”

我沉默了下来。

“对不起…”

天,放晴了……

 

我抬头看向天空,有片天花板挡住了。身边的暖气片上没有斑斑锈迹,翻身也没有如愿以偿看见梦里的绝世佳人。耳边却只回响着与她最后一次的对话:

       “你以后还会喜欢我吗?”

       “嗯…应该会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