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瓜子儿

老陈得了一只猫。那天他从公园遛弯儿回来看见小沈的三轮底下窝着一只脏兮兮的毛团,可怜巴巴地咪咪叫。老陈心一软,就把这只小灰猫抱回了家,好生伺候着,渐渐长成了只市场上能卖500的上等好猫。

一人一猫日久生情,这猫于孤家寡人的老陈来说就跟亲生的崽儿一样,享受着富家小姐一样的待遇。小沈过年给老陈送糕点,一进老陈家门,嚯!一米八的猫爬架,客厅东南西北各有一个猫窝,窗台上有藤编的小吊床,原先柜子里的茶壶茶杯都摆上了各式逗猫棒,花花绿绿一排。而那只养尊处优的猫懒洋洋地趴在一堆泡泡纸上。老陈收下糕点又和小沈互相说了会儿吉庆话儿,小沈走出陈家门时心中暗想,这猫,怕是妲己转世来蛊惑人的,这不就操控老陈给整上酒池肉林了么?

总之,老陈宠他的猫是可劲儿了宠,宝贝得不行。天儿好的时候还会带着猫遛弯儿,走到公园再走一圈回来。说是遛弯,老陈给猫穿上一件小褂子,拴根绳儿在褂子上,抱着猫溜达着往公园走。猫呢,就只负责舒舒服服地躺在老陈怀里,时不时抬起爪子扑一扑飞来的柳絮。

邻居都说,这哪儿是遛猫,这就是把猫拿出来炫耀一把。但是邻居们都是好人,碰见抱着猫遛弯儿的老陈,大家也都笑着打招呼,夸几句猫真可爱、真有精神,老陈就笑眯眯地点头,一脸骄傲。

 

老陈的楼上的隔壁新搬来一个小伙子。搬家公司的大卡车早上八点就开进了小区,哐哐哐地抬了半小时就算是给安顿好了。毕竟是个单身男性,没什么东西。最热心的刘大姐第一个敲开新住户的门,送上一盆小绿植作为搬家礼物。寒暄几句后刘大姐直接进入正题:“小孟啊,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以后咱们就算是一家人了。我先提前给你说,咱这小区呢,大家都是热心肠的,有什么困难直接提,大家一定帮你!只不过每个人都有些自己的习惯,你也要多担待担待。尤其是老陈,见到他的时候啊,一定得夸夸他的猫;但也不要夸过头儿了,稍微意思几句就行。“交代完这些,刘大姐又回去给老公孩子做饭去了。

 

小孟猛地听完这么一大通话,思考了几分钟,决定还是听刘大姐的建议。毕竟看上去那么亲热的邻居也不像是要害他的样子,只是这个建议实在是有点奇怪。正好,下一位登门摆放的小沈来了,照旧提着一盒糕点。谁叫小沈开着一间糕点铺子呢。小孟也顾不上客套了,直接就问,老陈是什么样儿的人?小沈回答:是个挺好脾气的老头儿,就住你楼上;你见着他就知道了,随身带着一只灰猫的那个就是!

 

年轻人没有遛弯儿的习惯。但是刚搬来,冰箱空空如也,怎么也得买点啤酒就着球赛喝呀。于是小孟晚上就出门去了趟便利店,除了一提啤酒还买了一兜子香肠豆干当零嘴儿。回去的路上刚好碰上了遛猫归来的老陈。

 

天气热了,老陈也没给猫再套件衣服,直接往脖子上套了个项圈,上面坠了个铃铛,迎面朝小孟走过来的时候叮铃铃儿地响。小孟记起了邻居的嘱托,心想这八九不离十就是老陈了,于是迎上前去:“陈叔叔,带着猫遛弯儿呐?”

“诶,对,这不是得让猫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嘛。你就是早上搬过来的小孟?“

“是啊,是啊,这是您的猫?看着真乖,长得也漂亮。它多大啦?公的母的啊?“

“一岁多点儿,母的。害,也就看着乖,脾气可大了,特难伺候。‘’

小孟看那猫咪确实可爱,从袋子里掏出条火腿肠来,剥了皮举到猫面前。猫凑上去闻了闻,又转头把脸扭开了。

老陈笑着解围:“这猫就这样,罐头也只挑金枪鱼和三文鱼的吃,挑嘴得很。“

小孟点点头表示理解,自己三下两下啃完了那根被猫嫌弃的火腿肠,问老陈:“这猫有名字吗?“

“没有。这猫是我捡的,我跟她两个无亲无故的,搭伙过日子,哪儿有那资格给人家取名儿啊。“

这话让小沈听了保准笑死。还搭伙过日子,这分明是捡了个闺女供着!虽然没名字,老陈叫猫叫得那叫个亲热,“乖乖”“乖宝儿”“小傻猫儿”,怎么腻歪怎么叫,就连王叔那个宠女儿宠上天的都比不上!

 

老陈别了小孟回了家,又琢磨起了起名的事儿。算一算,自己养这只猫也有快一年了,确实也没个名字。自己叫当然无所谓,反正家里除了自己就是这只猫;小区里的人叫猫总说是“老陈家的猫”,总感觉生分了。这猫是小区里捡的,虽说不是他的,但是可以算是这个小区的一份子,还是该有个能叫得出口的名儿。

不过起名儿还得是经过本人的同意。老陈问猫:“您想有个名儿吗?想就叫一声。”

猫真就叫了一声。

于是老陈决定给猫起个名。

 

第二天刚好是周日,老陈挨家挨户敲门,让各位都带上家里一样物件去他家。问起带什么样的物件,老陈回:“随便,爱带什么带什么。“有人特意取了家里的稀罕东西,有人随意抓了桌上的东西就走。

于是十几个人浩浩荡荡地到了老陈家,把拿来的东西都摆在老陈的红木桌子上。有镇纸,花瓶儿,陶瓷茶壶,还有遥控器,水杯,编写台灯,零零杂杂铺了一桌子。小孟也被邀请来了,家里还没收拾利落,就拿了自己昨天买的一包瓜子儿。

老陈把猫抱在怀里,跟大家说:“我今天请各位来呢,是想让大家帮帮忙给我家猫取个名儿。但是我怎么好意思给人家决定叫什么呢?还是让本人亲自选择吧。劳烦各位帮我完成这个抓周,猫叼了个什么叫什么。这猫呢,也算是百家养的了。“

大家都鼓起掌来。小沈跟老陈最熟,他开口:“老陈,这猫是你捡回来的,也一直养在你家。名儿是大家都一起取的,但是姓要跟你,姓陈!“

大家又鼓起掌来。老陈笑笑,说好,就把猫放在桌子上。

 

猫娇贵地在一件件东西边绕来绕去,每个都低下头去嗅嗅,但是转了两圈也没叼起什么东西。不愧是老陈惯出来的,眼光高得很。

 

最后猫在小孟带来的那包瓜子儿上咬了两口。老陈宣布从此这猫就叫陈瓜子儿了。大家又鼓了一次掌,恭喜老陈恭喜陈瓜子儿还恭喜小孟。笑呵呵的老陈抱着甩着尾巴的瓜子儿,让邻居们轮流摸了一把。大家笑闹着拿回自家的东西打道回府,小孟则把那包瓜子儿让给了老陈,说是这是瓜子儿的本命物件,给她留个纪念。

 

回到家,小孟查了查猫的寿命。猫大概能活十来年,绝育的猫能活久一些,大概十五年。像老陈那么精心照顾着,估计能还能多活两三年。

老陈今年七十多岁了。他俩谁先走还不一定,但总归是差不了几年的。两个无亲无故的搭伙过日子,倒也不错。若是他们俩有一方不幸先去了,今天的这些邻居们肯定会给剩下的那个养老送终的。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