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

我家客厅北面的墙上,稍高一头的位置,有一个长条木头托,上面常年摆着一些照片。这些照片的存在我已经习以为常,照片里的画面都存在脑海深处,硬想想不起来,但是每次看到,都好像把心里的宝贝擦亮。

这次有目的的挑选,一下子看到了这张照片。

照片上的老人,是我的姥姥,而这个孩子,就是我。

那个时候,我一岁整。

当时吃了生日蛋糕,或者说是玩了生日蛋糕,吃的到处都是,沾满了我白白胖胖的脸。小时候倒是不知道埋汰,只是被这个甜甜的奶油和有趣的姥姥逗得合不不拢嘴。姥姥为了拍照,还特意拽下来一枝樱桃树的树枝,那时候的我倒还不知道这个镜头有什么用,于是也不会感到紧张,只是自己沉浸在开心里。

我的一周岁生日是在老家过得,照片里展示的便是老家山上的院子。以我今天的眼光来看那里确实破旧,屋里堆满杂物,水泥地面上遍布土块,甚至唯二的炒菜锅还是以前的那种大铁锅。但是,这个“破旧”的小院子后面,圈养着一群鸡,还有看家护院的狗,他们成了我儿时最可爱的玩伴。与他们玩耍的经历实在太过久远,久远到我没法依靠自己的记忆回忆起来那些经历,只是从长辈的口中,还有相册里的照片里得知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我出生时,父母都还在自己的事业中忙碌,精力有限,没法照顾好我。于是在我十个月大回老家时把我留在了那里,交给姥姥照顾我,而这期间,爸爸妈妈都在北京工作。这使我从小对老家有种亲近感,和姥姥很亲。

小孩子每天吃好喝好玩好就怎么着都好,我也一直健康的长大。有张照片里,我坐在一张旧毯子上,旁边趴着好几只软软的小狗,我肉呼呼的小手毫不留情的把其中一只小黄狗提起来,瞪着眼睛看着它。我想,这样的情景应该是我一岁时经常发生的了。

现在偶尔和母亲聊到小时候的事,妈妈都会露出一副有点遗憾的表情,妈妈说因为我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没和她一起,引起了不少问题,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将小时候的经历视作至宝藏在心底。

我的幼年时光就像照片上米黄的樱桃,青涩,但入喉香甜。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