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

老照片

【翻着翻着,翻到了曾经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没怎多想,就选了这张,一定很有意思。】

瞧瞧我那神气的眼神!我享受极了喝茶的韵味,那颇有古人的神韵。

照片中铜塑的茶桌冰凉凉的,上面留着一些雨水。武夷山的爱下雨是名不虚传的。注意到照片的两侧,一人举着茶杯,另一边大概正在说些什么,两人谈笑风生。像是友人重逢、或是送别友人、也可能是生意人刚刚谈好一桩生意、或是隐居于山林之中的两位隐士在讨论着什么道理。两盏清茶、雨后新泥、几个木桩,构成了茶道——不论是悲欢离合。这种品茶的意境,早已深入骨髓。幼年的我,是十分崇拜。

我的四叔公是卖中医药的,店铺里面总有一股浓浓的药味儿。我不晓得做生意的是什么样,也更不晓得福建的生意人生活怎样。我只知道,顺着小小的街巷走进四叔公的店铺,能看到店子里面的柜台和茶桌,不论生意好坏,坐下来陪客人喝杯茶,店主客人便都是欢喜的。南方的生意人是以茶作为交际的。这种交际传了上千年,种植在许多人们的心理。

论起茶,便想起咕噜咕噜的烧茶水壶;那旋转的、云雾缭绕的木刻装饰;端庄典雅的茶杯;还有爽朗的搅着茶叶的主人……

我们家的茶几是现代化的,日本牌子的,用起来简洁、实效。但这也并不妨碍我父亲在周末冲几杯茶,看着书、抿着茶,放松放松疲惫的身体。

我父亲工作上的压力虽不是特别大,生活当中的一些事情憋在他心里会让他时不时的叹气。他从不生气,但也会计较一些事情。他每天需要喝一些茶,也许是速冲的,也许是大家一起喝的功夫茶。端着茶杯,他永远小口小口地抿,一点也不像他平时呼噜呼噜吃饭的样子。他可能因为一天中的一些小小的不顺而皱眉头,但当他喝起茶来时,神情又是那么自然,口中用闽南话默念着“好喝,好喝!”。

而我,除了家里来客人或上别人家做客正式的和大人们喝一喝茶以外,平时很少讲究的喝茶,倒还不如一瓶冰红茶。静静的坐下来,好好的喝一杯茶,对于我这个现代化的城市人来说,我认为需要一种“闲心”——在如快节奏的生活中很难有时间静下来,而很少有人能有这份“闲情雅致”。就像我正在喝着茶的父亲,像接待客人时的四叔公。

再看看这张照片,这份今天难寻的“闲情雅致”却就在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身上。中国的古人,我们的传统文化,正是照片中这样的神情——端庄地享受,昂扬的姿态,平稳的心境。这是藏储于文化深处的气质,在一个懵懂无知、充满活力的少年体中。然而今天,又有几人会在百忙之中抽出一段时间来,喝喝茶呢?

中华的文化,养育了一群茶一样的人民,不过他们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渐渐消去了其原本的韵味。它们遗存在了乡下那些质朴善良的生意人、和长一辈人们的心中。许许多多我们这一时代的年轻人,丢失了这一杯茶水中的稳重、大方。我们去追逐那些长远的理想,实现远大的抱负,而遗忘了千年来的安详、豁达的传统。

所以朋友,真诚的说一句。也许在紧张的生活和百般压力之中,茶,填还了许多都市人的人情。

嘻,我好久没有这样挺拔的端坐,来喝一口茶了!

 

 

 

 抬头 2020年5月2日晚作于家中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