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

照片拍摄于一一年或一二年的夏天,大概也是五六月份的时候。

我举着把锯子,还是刚从工具箱里拿出来,伸直了手朝向天空。因为太瘦了的缘故,手臂中间一定要弯一下。小时候很喜欢那锯子的颜色,每次没事了就会拿着玩,看起来父母也不担心我会划伤自己什么的。手腕上戴着的是当时小学很受欢迎的手环,几乎每个同学都有,于是我也拿来玩了。好像是要自己把那上面的东西一个一个串起来的,我把橙色的串在一起,显得好看些,剩下的其余彩色的放在一起。

我的笑容,就像是对该摆出怎样的表情感到疑惑似的,应该是随了母亲,她笑起来也不太自然,但起码比我好看些。母亲还是穿着那件深蓝色,白色条纹的衣服,微笑着站在后面。她身后的小槐树没栽下几年,却长得很好,原本种在邻居那边,硬是长到了篱笆中间。它的枝杈极多——等叶子掉完就可以看到了,夏天的时候一堆一堆的压在枝上,成了一把大伞。

好像母亲每张照片的笑容都是那样,不曾怎么变过。想来想去,这照片本就是为我拍的,一个生活中非常平常的时刻,母亲却总是要参与。还有,父亲呢?也许这照片就不是为我拍的,是为她?可她的样子又不怎么变了,反倒是我,再过几年没准就再也看不到这个样子了呢。我好小,好矮,连那槐树都要高出我不少。仅是我一个人的话,和这槐树,还有后面的房子,照出来的相片一定不会好看。刚好,父亲在相机前,让她走过来。

长大后,我就不喜欢照相了,成了家里负责给他们照的人。也许现在的相册中,很少能看到我和家人,认认真真在拍照,往往都是他们怎样开心。我甚至,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对发生过的很多事没有任何印象。不知道在干什么,不明白要做什么,看到了照片才告诉自己,我和谁一起到过这个地方。父亲和我的照片也极少,我有很多话想和母亲说,却跟他聊不到一起。他是很爱我的。他工作很辛苦,每次回家都是等到我吃过饭后。于是,我们连互相道晚安的时间都没有。我长大了,不再需要有个人陪我聊天,然而每次有了想说话的兴致,都是冲着母亲倾诉的。

也许今天他们还站在我身后,明天就是一个人了。这只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过程,但家人之间的缘分,从我出生那天选择他们做我的父母开始,就不会断了。以后,我总归要离开他们的,这个家依然存在。在将来,一天要结束的时候,我将所有事都安排好了,自己躺在床上无聊的玩手机,又会再次看到这张照片。我还会沉着脸问,为什么要把自己照成这样,还会花很长时间理清我的变化。

 

作者自述:

照片是随便挑的,想着找一张有的说的写写算了,写作的过程中引发了自己的一点思考。

没什么好素材。难受。

订阅评论
提醒
2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2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