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丝的兔子洞通向明清鬼宅是否搞错了什么

 

 

4000+,实在写不动了,结尾有点草率【跪

——————————————————————————————————————

想了想决定先发上来,还没有完结,准确来讲可能还要很久才完结,奔着4000字去了,我真是低估自己罗里吧嗦的能力了……

后续会尽快写完,大家如果催更之类的督促我一下就更好了orz

 

扔一下何嫣和纳兰秀帛的人设!因为比较复杂文字不太好描述和想象,何嫣嫣是Q版所以人体比例比较奇怪……

怎么说呢,我喜欢在睡觉前躺在床上瞎想这样的世界观,这个是最近1、2个月开始构思的,之前还有一个西幻pa的,那个已经完结了!那个故事是初二构思的雏形,初三脑内填坑完结的,中心可能是他人的目光、刻板印象、流言蜚语之类的,啊扯远了,总之那个故事对我意义很大,是最开始拥有的一组人设和世界观。

 

把之前那篇的评论改了改复制过来了;

1纳兰秀帛,湘西苗族赶尸人,有点面瘫,阿青是一只竹叶青。虽然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实际上很强势,和欧阳两人的父辈相识【欧阳的长命锁就是纳兰的父亲做的】,所以两人认识,关系没有特别好但是会同甘苦。
2欧阳不夜,仵作,活力十足的妹子,明朝做过军医,现在因为上官的压力和重要的尸体“活过来了”还失忆了处于极其烦躁的情绪。胸前有一个玉长命锁,好像和纳兰的命运缠在一起一样,两个人总是会碰见。
3何嫣,半吊子的天师,很不靠谱,神出鬼没的,经常笑眯眯的,喜欢搞事和吐槽,不知道活了多久。
4小白,一个白僵,无毒无害的软妹子,不记得生前的事情,胆子很小。

这是目前这篇内会出场的人物,其他预计活在对话里【后面可能就看手感写了所以也不太确定】。

大概还有;

5王二,云游四海的算命先生,和何嫣认识,似乎是师徒关系,几乎在哪里都可以看见他。实际上是黄鼠狼精,出于个人兴趣给清元帅“算命”救下欧阳一命,但是因为欧阳在前朝做过官所以仅仅是赦免死刑,然后欧阳被派去做仵作

6刘旭尧,原清将领,立过军功【俘虏了欧阳】,满汉混血,后来被转去做摸金校尉,从各种意义上是“被贬”了,有“名字很’阳‘所以去盗墓正好”之类的流言蜚语,自己很介意,不想和欧阳打交道但是因为职业原因难以避免。

7无声,一个飞尸【目前设定是全剧战斗力天花板】,不讨厌人类,和王二关系很近,性格像一只狐狸,不知道活了多久【目前设定是前唐】。因为活得久所以好像什么都知道【除了自己生前的事】,很介意自己为什么会变成僵尸,想拿回自己的记忆。行踪飘忽不定,但是找到王二大概率就找到他了【毕竟还可以召唤出来】。名字取自“此时无声胜有声”,会很多乐器。

其他还有几个处于待定阶段

 

这组的剧情后面会有;

对长生不老的追求;社会的鱼龙混杂;人世的各种纠纷;还有江湖等等

最喜欢的部分是纳兰说的一句,“哪有什么人情,都是事故罢了。”

但是这个故事肯定是讲不到那里了。orz

总之这只是个选段,后面和前面的故事都很长很长,

背景也很复杂

 

hum,可能可以用那句话就是;

 

“这个故事我可以讲一千零一夜”

 

———————————————————————————————-

拉美鼠之前的话:把自己构思的世界观稍微魔改了一点发上来qwq

太多了暂时写不完了,已经1300+了,我感觉全文可能要3000字了

———————————————————————————————-

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是,

我,社会主义好青年,

现在,

穿越了。

 

一阵眩晕之后我逐渐清醒了过来,耳鸣消失后听见了一些人声,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但是视野里一片模糊,是眼球失血的感觉,在那之后,我努力的辨别眼前的事物,

 

猛地一阵红光,我被晃到了。再抬头后,眼前是一张放大的白色的纸面具,

“啊啊啊啊————!!”

真丢脸,但是我真的被吓到了,手脚并用得试图逃离,随后,

我发现我动弹不得。

 

我观察了一下我身处的地方,是鬼故事里常见的中国风祠堂,我只有一半的身子在地上,下半身没在地里,围绕着我的是一圈血色的法阵,丑得让我想到了鬼画符。我头顶甚至还有破破烂烂的红绸布,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一阵一阵的飘动着,灵位正对着我,灵牌以各种奇异的姿态倒在上面,还缺失了不少。而面前的人,是穿着白色的服饰的少女,我思索了一下,觉得有点像韩国的服饰,刚刚那个白面具被摘了下来露出不耐烦的神情,把弄着手里的面具和前胸的玉锁,黑色的长发束在脑后,瞪了我一眼,蓝色的眼瞳里充满了愤怒。

“真是的,这算什么事啊!”黑发的女生皱褶眉头翻了个白眼,抬眼看向我身后,“我都按那个该死的天师说的做了,现在这出来的半个人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尸王,这次必须算是你的过错……”

我转头看向了身后,

 

“!”

好的,我又被吓得不轻……

 

在阴暗的房间里,站在一个穿着红嫁衣的女生,脚上踩着白色高底鞋,头上盖着红盖头,诡异的红色在黑暗的环境里仿佛散着幽暗的光亮,嫁衣上的金色绣纹像是在缓缓地游走……

冷汗慢慢的冒上来了,我眼前的场景仿佛鬼片现场。

 

“一般这个时候,鬼就应该开始吓人了”我这样想

就在这时,对面红衣少女的红盖头从里面被掀起,突然窜出来一条青绿色的蛇,冲着我张开了嘴,芯子划过我的鼻尖,獠牙闪着水光,寒气扑面而来。

在一连串精神冲击下,我光荣的晕过去了。

 

一盆凉水灌了下来,我被浇醒了,

在悠悠转醒后我发现我还身处在原本的位置

这次眼前的人是一个面无表情的绿瞳少女,两个双马尾辫子乖巧得像兔子耳朵一样垂着,红发绳拴着一些玉珠子,往下看,是红嫁衣,脖子上挂着苗族花纹繁杂的银饰、还盘着刚刚把我吓晕的蛇。

“你好,我是纳兰秀帛,旁边那个脸仿佛在冒黑气的是欧阳不夜,她是个仵作,现在我们有点事情想问你。”面前的女生用食指挡住了想凑近我的蛇,低头轻声对蛇说:“阿青,不要乱动。”

我思索了一下,不太好意思的发问:“额,什么是仵作?”

“给死人看病的,看看人是怎么死的。”名叫纳兰的女生烦躁的用脚一下一下的点着地。

“哦哦,法医?”我大概明白了,“听起来是个古代的职业。”

 

“法医,是什么?”纳兰在发问后思索了一下,转头看向欧阳,“你听说过这个词吗?”

“额啊、没事没事!”我扭动了一下身体,试图把手伸上来,“所以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

在我像一只蛆一样蠕动了半天后,我终于意识到手确实是伸不上了,于是就放弃了挣扎。我想,这大概就是一个过于荒诞的梦。

“没听说过,还有这可不是什么古代职业,前朝才叫仵作,现在我大清叫这个职业检验吏。”欧阳叹了口气,“大明亡了,傻孩子。”

我大脑当机了一下,越发觉得这个梦荒诞:“清朝?大姐,大清也早亡了好吗?别开这种过时的玩笑。”

“哈?你该庆幸这里就我们两个,要不然你舌头就没了。”欧阳咧嘴乐了一下。

纳兰姓的女孩子咽了一下,随即说:“先说正事,你是什么人。”

 

我闻言就大喊了出来:“我是三好青年啊!!甚至还在读书,你们倒是什么人?是在古装剧组玩嗨了还是头脑被门夹了不太清醒?”惨叫在小房子里回荡。

“停停停,你别扭了,我看着恶心,”欧阳踢了我一脚,然后恶狠狠的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现在,我问什么,你就回答:‘是’、或者‘不是’,别说没有的,要不然我能有100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冷汗顺着我的脸颊滑了下来,内心暗想:怎么这么凶残……

“那么我来提问好了,你别吓到人家。” 纳兰瞥了欧阳一眼,“还有,请把我的面具还给我。”

欧阳叹了口气,把面具扔向了纳兰,“也行,快点开始吧!”

纳兰点了一下头,“好的,那么这位先生,我们开始吧。首先,因为我们需要尽快解决事情,所以如果您有问题请在最后再提问,我希望您我回答大多是‘是’或者‘不是’这样简洁的,希望您配合。”

我感觉现在我就是一条在装修成鬼片现场的场地上,进行刑事审问的案板上待宰的咸鱼。

“请问你知道飞尸吗?”纳兰直接开始发问了。

我愣了一下,随即回答:“不知道。”然后把后半句‘这听起来很灵异’的吐槽咽了回去。

“那么,尸体尸变,你对此有了解吗?”纳兰接着问。

我觉得事情真的玄幻“并不知道,我是正常人,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纳兰和欧阳对视了一下,感觉欧阳更加烦躁了。

 

“行了行了,感觉没p用,快点把这人打发走吧……”欧阳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那好吧,”纳兰犹豫了一下,“你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吗?怎么来的?怎么回去吗?”

我犹豫了,之前的记忆蒙上了一层雾气,看不清还伴着头疼,于是决定打一句岔,“这么多问题我先回答哪个?更何况,如果我知道怎么回去我肯定早回去了啊,谁会想在这种鬼宅里。”

 

突然一下,木门被“哐”的一下撞开了,出现了一个头发发黄的女生,肩上还扛着什么,在不停的蠕动。

“嘿!我回来了!”

 

欧阳无语的扶住了额头。

“这是何嫣,一个无用天师。”纳兰小声的解释着。

“我听到了哦,不可以说何嫣嫣的坏话!”刚进来的女生凑近了,随手把肩上扛的大麻袋扔在了地上,发黄的头发在头顶束成发髻,耳边的头发确是蓬松的,插着几根金色的簪子,眼上画着桃花瓣一样的妆,眼睛像无机制的灰蓝色玻璃珠,把外面的所有东西都反射出去了,笑颜晏晏得看着我,却有一种很冰冷的感觉。纳兰闪身让开了,好像还皱了一下眉。

“阿拉?小帅哥,你是哪位啊?”何嫣仿佛在审视我,随着面前女生的目光下移,她突然愣了一下,头随即转向了欧阳,我看到她发髻的金发圈上有一个邪笑着的诡异鬼脸,“你怎么搞得啊?这召唤的阵法画得也太丑了吧?还至少错了三处?”何嫣的嗓音很大,我看到欧阳的脸仿佛又黑了,开口怼了回去“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你们这种除妖师之类的,第一次画我觉得还不错啊。”“不夜小姐,请你对你的救命恩人态度端正一些。”“你算个鬼的救命恩人,人要脸树要皮好吗?”纳兰默默的把面具系上了,只露出干净的下颚开始摆弄刚才扔掉地上的麻袋。

而麻袋里探出了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脑袋。

 

我震惊了

????????你们就直接把活人塞在袋子里吗??

更让我惊奇的是,袋子里的人是浅浅的蓝紫色的皮肤和白色长发,而眸子是灰白色的……这怎么看也不是人类了啊???!

“啊,那个小妮子,我刚刚试探了一下,既不知道自己是谁叫什么从哪里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僵尸。”何嫣挑了一下眉毛。

“僵尸????”我几乎又是喊出来的,但是想了想那个人的外貌,如果是僵尸这样的解释确实是比较合理的。

“喂喂,真不愧是废物天师,我们忙上忙下,您什么都没问出来?”欧阳撇了一下嘴。

旁边的纳兰用手戳了戳僵尸小姐的脸,白发的僵尸痛呼了一声,被触碰到的地方仿佛被烫伤了一样,黑了下去。纳兰头也不抬的说:“从状态来看,应该是白僵,还无毒无害的那种。”

何嫣思索了一下,“不应该啊?那个摸金校尉不是从‘那个’古墓里把这个尸体运出来的吗?如果会尸变早在盗墓的时候就应该尸变了啊?”

“我接手的时候还没有,”纳兰接话很快,“至少当时还是黑头发的,大概在第三天的时候才开始尸变的,。”

“路途中间有什么异常吗?”何嫣陷入了思索。

纳兰抬起了头,白纸面具在暗光中染上了红色的痕迹,“我目前没有思路。”

“那么,你呢?”欧阳看向了我。

“我哪知道啊?”我又开始试图把自己从洞里拔出来。

欧阳邪笑了起来…………

 

 

“嘿!”我的同桌精神抖擞的看着我,“这个周末过得怎么样啊?说起来你今天竟然迟到了,该不会是做美梦睡过了吧?”

我回忆起了昨天晚上那个不知道是不是梦的场景,

吵得不可开交的黑发少女和红嫁衣女生,离我不远处在地上捆得很牢实的白发少女一遍瑟瑟发抖一遍试图劝架,还有一个一脸核善的黄毛天师一遍火上浇油,一遍试图把我塞回洞里。

打了个冷战,摇着同坐的肩膀大喊:“别提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