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延伸)

除了厨房之外,以前姥姥家的每间屋子,每个角落我都印象深刻。

以前有两间卧室,我们睡得都是土炕,厨房做饭的时候,连着炕下面的灶,整个炕都暖呼呼的,夏天的时候会把厨房的炉火与炕灶隔开,这样也不会有多热。还记得小时候学旱冰,但是我又怕摔着疼,所以我就去炕上练,新买的旱冰鞋连地都没沾,就在炕上滑来滑去。虽然炕和地差不多硬,但我觉得这可能是心理原因吧。

隔壁有两间厢房,是连着的。一个下面有地窖,放着收上来的粮食,一个用来做储物间,但是在这里面单独开出来一个小房间,用来熬豆浆、做豆腐。每次姥姥做豆腐的时候我都特别的开心,我能亲眼看着豆子变成豆腐。豆汁的香气淡淡的泛着甘甜,从那间小屋渐渐逸散出来,不久之后就能看见嫩嫩白白的豆腐。刚做好的豆腐蘸着特制的酱汁,一口咬下去,那味道真的是绝了!

庭院中间开辟出了一片土地用来栽花,我姥姥喜欢这些,倒挂金钟、鸡冠花……还有野樱桃,在厢房旁边爬上架子的葡萄。隔着中间的过道,花地对面种着一棵杏树,杏树旁边种着草莓。春、夏、秋三季,总能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偶尔,玩累了就在葡萄架下乘凉,能吃着刚摘下洗好的樱桃、草莓,吹着舒缓的微风,这是身在天堂般的享受。

姥姥家后面不远处有一座废弃的空屋子,左边那间房放着很多干草。在我心态还是一个熊孩子的时候,那里被称为我和我弟的“秘密基地”,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又不想家长听见,就去那里待着,我们一直天真的以为家长不知道我们去了那,忍不住的沾沾自喜,直到有一天姥姥到那叫我们去吃饭,我们“大受打击”。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姐弟俩就是放弃不了“生火”这个念头,特别想自己能点燃出像姥姥做的那样,熊熊燃烧的火焰。最淘气的一次我们偷偷“盗”了点姥爷的白酒,然后去“秘密基地”尝试,火很快烧得旺了起来,但是灭的也很快,不管我们怎么往里加干草都没有用。我们尝试了很多次,但没有一次是成功的。后来我们长大了,也就渐渐不去那里,不去尝试点火了。(可能是因为去那里的小路上有一只手掌大的蜘蛛,我俩都不敢过去)

但那不断跃动的火焰照亮了我整个熊孩子的童年。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