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台

作者阐述:写得有点太长了,下次争取简练一点。我不知道我的文字可不可以领着其他人去看这个空间……但是对于我来说那是确实存在的。(写完以后觉得,这个地方对我好像很重要,但是之前从未意识到过,现在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重要。)

一、冰冷的灰

印象里,阳台还是比较小的,大概和卧室一般宽,走大概三五步就能摸到灰色的柜子了。那柜子也是放了很久的,里面堆了乱七八糟的、大多数是灰色的落满了灰的夹子,若要打开夹子仔细看,有些还是没有用过的。柜子里面应该还在那里藏了一个被我当成玩具的蓝框的眼镜,不过并不大容易找到。那柜子其实并不太经常打开,打开柜子时还会有一种让人担心的金属摩擦的声音—-我十分怀疑被弄伤了要不要去打破伤风针。

柜子旁边随意地放着几个购物的大袋子,被塞得满满的,我之前的轮滑鞋大概就在那袋子里。边上还随意的竖着两个滑板车(据说好像叫蛇板车),与一些球类。

二、熟悉的绿

阳台的植株还是比较多的,大多分布在柜子的西侧。在临近卧室的窗台的沿上,摆着几盆多肉,不过我并不大会养。那多肉也算是饱经风霜了—-有的曾经断了大半截,但是还是侥幸活了下来。

在地板上还有其他的植物,比如说姥姥从东北带过来的芦荟和龙爪。那些植物不那么需要水,在那个阳台也算是长得郁郁葱葱了。芦荟繁殖的比较快,在一个很深的盆子里长得还不错,不过龙爪就不大乐观—-这可能是因为老被揪下叶子给我们当药用。

在那个挺深的芦荟的盆子里,比较意外的还发现了“护盆草”,那大概是三叶草。三叶草的叶子还是有些嫩绿,与芦荟的颜色不大相同,挺可爱的。三叶草开花的时候是小黄花,花瓣挺薄的,有些透光,是那种明亮的未曾被漂过的黄。等到三叶草结果的时候,那果实好像是某种豆荚,一碰就裂开,种子就被弹出去了,很有意思。

比较奇葩的是,我曾经在浇花的时候在那个芦荟盆子里发现了一只螳螂,我就去叫了我爷爷,结果那个螳螂被爷爷用手抓着,没费多大力气从窗户扔下去了。这大概算是一件奇事——我不知道那个螳螂是怎么进来的。

(其实好些养的植物上面都有虫子,有些很小,有些是黑色的带着翅膀。我就当做没看见,也就不管了。)

不过阳台养的植物还不止这些,还有一些结红果子的、我也种过黄豆(不得不说长得不怎么样),好些都给我养死了。但是阳台一直都是以绿色为主调的。(阳台的墙也有些是刷了绿色的漆的)

三、西边的红

在这些绿色之外,在阳台的西侧还是有一些暖色调的东西。那边的晾衣杆上,通常挂了个大红灯笼,是过年时买来玩的,就一直挂在那里。之前还挂过那种插上电就能亮的灯笼,晚上看也挺漂亮的——阳台上并没有灯。

除此之外比较有特色的还有我姥姥酿酸菜的大缸,那是棕色的老旧的缸,上面放了一块石头,被泡的有些像在小溪里被冲的变了色的石头。往大缸里面看,可以看见被泡的发黄的变软的整颗的大白菜。有时还能看见刚加的粗盐的大块的颗粒。整个缸里里外外的色调都是棕色发黄的暖色。凑近了还能闻到一种酸菜特有的味道(其实说不太清楚啦),使人联想起冬天的有时再合着一点南方的豆腐泡的酸菜炖粉条。

四、即逝的阳光

阳台的阳光还是比较好的,每天早晨都能透过厚重的窗帘把房间照亮。早上还能听见楼下和谐的卖菜的吵闹声,与老太太们唠嗑的声音。常听我妈妈说,只要到阳台看看楼下的人穿什么衣服,就知道让我们穿什么衣服了。

夕阳西下之时,阳台的多种色彩都会格外的亮,随着窗外的天由浅入深的颜色变换,所有的灰、绿、红都没入了清凉的黑中,只有偶尔的一抹昏黄的路灯把窗户微微打亮。

订阅评论
提醒
3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3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