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第一个厨房

记忆中的第一个厨房,是我姥姥家的厨房。

时间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厨房里没有什么电子设备,充斥着浓厚的乡村味道。我总是觉得那烟囱是不顶用的,因为在做饭时里面的烟雾常常熏得人眼睛疼。炒菜时唰拉拉的声音透过烟雾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姥姥的咳嗽声。我心疼姥姥,就把窗户打开,开到最大,然后在旁边给姥姥扇风。渐渐的,饭菜的香味就起来了,盖过了其它的味道,勾的我眼馋、口馋、心也馋。

秋冬的厨房是最让人喜爱的,那些厌恶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玉米收获的时节,姥姥会挑出几个长得最好的玉米拿给我们姐弟俩。我们就在做饭的时候,把几个玉米塞到灶台的火堆里面,剩下几个留着煮着吃。等待的时候,看着那绚丽的火光,不断变化、跳跃着,也是一种享受。等玉米烤好了,我们把它扒拉出来,就央求姥姥帮我们拿起来。温暖的火光映着姥姥苍老的面庞,那是我童年最鲜活的记忆了。我们觉得滚烫的玉米在姥姥手里好像就变得不那么烫了,她轻而易举地拿起来然后笑眯眯的插上根筷子,递给我们。刚烤好的玉米稍微清洗一下,趁热吃,脆脆的,就像饼干,却比饼干好吃无数倍,简直是我童年的“女神”,那诞生“女神”的地方,就是“圣地”。除此之外,刚收获的栗子也可以烤,那香味馋的人两眼发直。

刚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如果赶上饭点,那我肯定会去厨房,在火光的照映下,周围墙壁上覆盖的黄泥也让这个空间看起来异常温暖。不到十分钟,原本冻僵的四肢就能灵活运动了。

可惜那个厨房现在被拆了,可能我再也没办法刚看到一个相像的厨房了吧。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