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

厨房

我对厨房的印象很模糊,已经不记得他的所有物品的摆放位置了,但对于每件物品的一些特点却尤为清晰。

隔门

我家的厨房应该是长条形的,外面接着一个小储物间(阳台),中间的白色塑料门已经没法关上了,门把手好像也掉了,随意每次我尝试想把门关紧都是空费力气,使劲抓着仅存的把手铁芯拉到门槛处,拉来了却无法转动短小的铁芯把锁划上。

顶灯

厨房本在阴面又缩在小储物间的里面,采光很差,所以不管白天晚上都要亮着灯。我记得我家的所有灯都是圆形吸顶节能灯,过一阵子灯管就会出问题,尤其是厨房和厕所,据爸爸说是灯光中的钨丝断了。所以每过一段时间,爸爸都要到建材市场买灯管,亲自扮演修理工,踩在塑料高凳上换灯管。

冰箱

小时候最惦记的便是家中厨房的冰箱,因为无论春夏秋冬,冷藏室的第一层总会存着几种雪糕。现在想起来冰箱不大,单开门,冷冻和冷藏只有两层,但却装了各种的食材和食物,满满腾腾,甚至拉出来,再想推回去都很难。

灶台、油烟机

少有的几次到厨房当厨师都是兴趣所致,而做饭经历却时常不甚乐观。榨西红柿前炝锅的葱蒜,往往是油点飞溅,而躲避的刹那功夫,原本白白葱葱的蒜瓣已经焦黑。更糟的是,做饭的过程中总要伴着,油烟机很大很响的嗡嗡声。我记得家里的老式油烟机是圆钮、突出来的,用的时候直接按下去,换挡的时候新按下的按钮会使原来的弹起。

菜板

巨大的圆形菜板立在灶台旁边,贴着墙柜。这是家里除铁锅外唯一露在外面的厨房用具了,可见它的使用频率极高。每个周末姥姥、姥爷都会给包包子或饺子,十年如一日。姥姥常和我唠叨说,姥爷做饭很累,所以她要帮他摘菜和切菜,看起来十分恩爱和睦。有趣的则是,他们两个经常为着做饭而吵架,都是什么鸡毛蒜皮,拿错东西的小事,但每当一个人吼了一句之后,另一个人便默不作声,吵架的事情便过去了,不再被提起。这便是几十年的默契吧。姥姥和姥爷就用这个菜板,包出了天底下最美味的面食——豆角猪肉馅包子。说来很逗,家里面的所有人都已经把这项美食是为禁忌,没有一个人爱吃;就连寒暑假来玩不挑食的表妹,也在连续一个星期包子的攻势下,深深抗议,要求更换菜品;我却爱吃的不亦乐乎,每个假期的午饭都是它。

储物间(阳台)

对于家里老人而言,冬天的储物间犹如美好的旅游胜地,可以满足她们爱买、爱储存各种食材的心理。对此,妈妈和姥姥姥爷起过激烈争吵,表示冰箱已经塞满,阳台又成了新的储物间。对我而言,最有阴影的是,众多的累积物使得阳台成了虫子们的聚集地。有段时间,家里的吊灯下扑腾着巨大的浅褐色蛾子,有的还到处乱飞,这导致我对任何事的兴致全无,慌张的躲避蛾子胡乱的风行轨迹。

结语

在我看来厨房是家中烟火味最足的地方,因为老人在家是常居于厨房且喋喋不休的,声音之大,远在我是的我隔着“八重门”都能听到。更没想到的是,我最不常涉足的地方,也留下了那么多深刻回忆。

MK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