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二更:迷

                                                                    

一轮血红的月挂在黑幕上,周围阴森森的,连蝉鸣都没有,安静的诡异。不语抱着她的胳膊走在熟悉的小道上,鞋上布满泥泞。走着走着,走到了小溪边她蹲下身子,捧起一碗水洗了洗脸,便往鞋上浇去,想洗一洗这脏了的鞋。

当她再一次碰水的时候,周边树丛发出了沙沙的声音。不语回头一看,一个人,一个不正常的人朝她爬来。他四肢着地,像动物一样爬来,不语捂着她的嘴巴迫使她自己不能发出声音,她想要找地方躲起来,可是周围树丛都是灌木丛,不够藏下一个人。她学着电视里看到的一样,放轻松呼吸,整个人蜷缩在一处,单脚着地。然后瞬间起立跑了起来,离开这片诡异的地方,可是她跑他也跑,不语不知道怎么才能对付这个怪物,她就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了有人的村落,找了一件鸡舍躲了起来。背靠在门上,脚用力的插入土里,以此来抵住门,妄图就此躲避掉那怪物的追逐。

这个村庄本应该是有人的,现在这个时辰也应该没有睡觉。可一切都如此诡异,没有一家人家窗户亮着,只有一个怪物在村中横行。可这家里的摆设都显示着有人居住的痕迹,可偏偏没有人。

“吼~”那 个怪物追过来了,不语隔着缝隙看他,整个人疯疯癫癫的,他的眼球布满红色血丝,将黑色的瞳孔都覆盖住了。嘴里的牙齿增长到了正常牙齿的两倍多,变得十分尖锐,手指也变得黑色像僵尸一样长。这简直就像一个实验失败的残次品,也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她手无寸铁,一直不敢出去就在这鸡舍窝到天亮。直到那公鸡打鸣才顿时清醒,再通过那缝隙往外一看,已经没有了怪物的身影。

村庄里陆续出现了人影,说说笑笑,仿佛她昨晚上看到的是幻觉,是梦。她打开门从鸡舍里出来,那些人惊奇的看着不语说:“这谁家小孩大早上从鸡舍里出来,也不知道干啥。”不语垂下眼眸,重新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说:“我就来看看鸡下蛋了没有,好做蛋汤喝。”然后她就跟他们说再见,跑回了自家院子,躲在房间里把自己裹了起来,思考着,却不小心睡着了……

等睡醒以后,已经是第二次天亮了,不语扬起手掌挡住阳光,通过缝隙看那太阳所处的位置之前还是血月。周围的一切告诉她那一夜只是梦,但是不语鞋子上的泥泞告诉她,她之前经历的一切不是梦。那么,那是什么呢?此刻她无比痛恨自己的弱小,导致她不能去挖掘它背后的秘密。但是想挖掘的种子在心里开始生根发芽。

几年过去了……

不语不止一次的看着夜晚的月亮,可再也没有看过血月奇观,也没见过那个怪物。宁静的夜晚再次到来,她一如既往的看着夜幕上的月亮,可这次它却有了颜色。血红色,神秘又诡异,像是心怀恶念的人向魔鬼交易以交换灵魂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它就像那媒介,挂在夜幕上。

经过时间的沉淀,不语没有莽撞的就冲到几年的村庄。她带上手电筒、相机和一把从黑市淘来的枪。默默的走上了之前的道路。来到宁静的村庄,还是像无人居住一样,寂静无声。她并没有进去而是不开闪光灯开启夜景模式默默的拍下了眼前的场景,然后举着枪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风呜呜地吹着,吹着地上的竹篮滚动。不语环绕四周,却再也没有发现怪物或者人烟的痕迹,仿佛距她上次离开后,就没有人居住了一样。就连几年前她躲藏的鸡舍也只剩下了一地鸡毛。周围的一切一切都告诉她一个可怕的事实又或者说猜测。要么举村搬家,要么就是全村被灭……她仔细的观察周围物品,找到了麻醉针的空管,以及一些散落的子弹壳。不难看出,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枪战。或许那怪物被人发现惊动了科学研究所,被人抓走了。尽管没有找到那怪物,但也算了了一桩陈年旧事。至于那怪物最后去哪了,不语查不到,或许说,不想查。

不语转身离开,回到家以后,坐在台阶上。拿着相机拍着夜幕上的血月。没有怪物,没有诡异的村庄,只有她自己。之后她拿来了一瓶酒——敬过往,酒一杯杯的下肚,灼烧的感觉提醒着不语血月的真实;辛辣的感觉刺激出了眼泪。不语看着那血月不知是哭还是笑。醉生梦死之间,她在晕过去的前一秒瞥到自己的指甲是黑色的,好像还在长长。紧接着就陷入了混沌之中……“她,好像忘记了什么”这是不语陷入混沌前想起的一句话。

订阅评论
提醒
4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4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