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

电梯缓缓上升着,时不时发出一两声金属碰撞的尖锐声音。我疯狂地按动着按键却完全没有改变电梯上升的架势。

二十,二十五,二十七,电梯一直到了顶层,随着一阵轻微的震动停了下来。门渐渐打开,外边的黑暗被电梯里一盏日光灯微弱的光芒刺穿。外边是天台,我从没有来过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楼层边缘爬上来的光。

忽然,我听到旁边那台电梯开始运行的声响。

我快速的摁下按键,我所能看到的每一个按键,但是不管是关门键或者任何一个楼层的按键都没有让电梯门如愿关闭。我跑出电梯,看到隔壁电梯在十五层,十六层,十七层……以极快的速度逼近着顶楼,我慌了。我试图用手压住门,但是金属冰凉的质感和电梯井内高速运行的声音告诉我,这显然不会奏效。我环顾周围,企图寻找可以抵在门前的重物,但是这里除了干燥的风什么都没有。

叮,电梯到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逃离电梯门的位置,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格外冰凉的贴在后背上,嗖嗖凉意从背脊钻到心窝。电梯的门吱嘎一声向两侧打开,幽暗的光却也足以覆盖天台。我余光看到,一个黑影从电梯下来,然后加速向我的方向冲过来。它脚步的声音很大,似乎会使整楼都为之一振。我看不清他的脸,以至于我在心里把它设计成了没有五官的怪物。但是这些想法都没有在我脑海里多待一秒钟,因为我注意到,

他手里的铁锤正反射着轻微的月光。

我撒开腿跑,拼命地跑,嘴里大叫着毫无意义的语言,直到,我在边缘的栏杆处停了下来。把头伸出栏杆望去,楼下的柏油马路上时不时开过几辆轿车,带来了寂静夜空下为数不多的嘈杂与热闹。再看身后,黑影几乎已经凑到身前。鬼使神差下,我翻过栏杆,站在边缘处,呼吸变得越发急促,仿佛有重物压在胸口。强烈的视觉差异使我难以控制平衡。黑影并没有停下。

我跳了下去,或者说近似于倒了下去。

坠空感使我本能的闭上眼睛,能感受到的只有强烈的风压与恐惧。空气快速的上升略过耳畔,我睁开眼的瞬间仿佛时间变慢了许多。我很切实的感受到,楼层在缓慢地下降,我甚至可以看清每层人家窗帘上的花纹是什么。大概是因为人在恐惧时,刺激了身体内激素的分泌,反而使我的感官达到了从未有过的敏锐,多么悲哀的自我保护。也正因如此,我现在正清晰的看到脚下十米处的水泥地面。这就是恐惧吧?我想尖叫,想大喊,但是张开嘴就有大鼓的风灌进嘴里,甚至无法呼吸。浑身充斥着一种酸胀感,像是体内每一颗血滴脱离开彼此,独自悬浮。我知道,落地的瞬间,我折断的腿骨就会刺入腹腔,甚至直接刺穿到颈部。但是我还知道,落地的瞬间我并没有失去意识。泪水从眼里流到了额头上。

嘭。

我从床上惊醒过来,瞪大了眼睛望向天花板。心脏跳得飞快且有力,还在努力地将激素运向全身。我笑了,咧开嘴笑了。我把两只手叠放在胸前,慢慢地呼吸,脑海里感慨着,哈哈,坠楼真恐怖啊,刚才就应该和那个黑衣人拼了,跳什么楼啊。

逐渐,我从内心到身体都回归平静,于是转身侧躺,在静谧中,窗外马路上汽车驶过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这时,我隐约感受到墙壁在震动,随即的发现让我冒出一层冷汗。

有人在用铁锤敲我家的墙!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