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境

在一个明朗的春天里,刘梦静静的躺在小区公园的躺椅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临近中考,他却有时间在这里休息,或许只是为了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吧。他站起来,抖了一抖身上的柳絮,在公园里散起步来。
隐隐约约间,刘梦闻到了一股淡淡甜甜的的花香,那种感受,那种气息,应该就是迎春花了:不过迎春花从去年开始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听说是被砍掉了,种成了月季,难道自己是出现幻觉了吗?带着这种疑惑,刘梦缓步向假山方向走去。山还是没变,一直都是一个小土丘,上面围成一圈的八棵松树依然葱绿,树底下的野草比去年长势还要凶猛,都快要没过膝盖了,山下的一排月季五颜六色的,十分漂亮。刘梦似乎忘记了自己来到假山之下的目的,四肢舒展,闭上眼睛,伸了个懒腰,陶醉在这满园春色之中。
等他在睁开眼睛的时刻,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刚刚眼前的月季猛然间变成了迎春花,山上似乎有人在向他招手。刘梦有一些惊疑:假如我没有认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我儿时的玩伴咏鸽吧。不过他怎么在这儿。他不是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吗,而且,过了这么多年,他怎么还是小时候的样子。刘梦下意识的看向自己,他发现自己竟然也变矮了,衣服也由之前的蓝外套换成了小时候的灰色棉坎肩。刘梦有些诧异,不过仅仅过了一会,他便得出了一个结论:或许之前的经历只是一个梦吧,咏鸽从来就没有离开过自己,之前的一切经历都是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吧。不过,既然见着了,总得一块玩会吧。
他向儿时一样钻进了环绕着假山的灌木丛,熟练的钻过了那个他钻过无数次的小洞。紧接着,他右脚猛然一发力,左脚下意识的去踩栏杆顶,想要跨过栏杆,可是却踩了个空,向地面摔了过去。刘梦用右手撑着身体,向后看去,却发现后面根本没有什么栏杆,只是一片空气而已。他猛的站起来,有一些生气,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戏弄了,所有的障碍物都是虚的。他有些赌气,向着松树的树干猛跑,却一头撞到了实体上,把头磕破了。几丝鲜血从他的额头留下,他感觉有些痛,不过比想象中要轻很多,只是头部有一点微微的阵痛。他再次站直身子,向前方正在笑他的咏鸽跑去。没跑几步,他便到了咏鸽的面前,他向前看去——一个开朗的孩子上身穿着红蓝相间的格子衫,下身穿着灰色的短裤,脚上穿着一双蓝色的小鞋——这不是咏鸽还能是谁呀。出于对之前嘲笑他的报复,他扑向了咏鸽,作为见面的招呼。
不过,再一次的,他扑了个空。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下落去,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只是这一次是真疼。疼痛似乎将他唤醒了,他猛然意识到之前的一切应该都是幻境,只是自己太相信眼前的事物罢了。他站起身来,用衣角擦了擦额头的血:奇怪,既然刚刚的都是幻境,为什么额头上还会有血吗?刘梦感觉自己脑仁有一些疼。他强制自己不去想这些问题,并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是蓝外套,他又变成那个长大了的自己。
猛然间,他看见咏鸽正在山下面冲他招手——个子比小时候要高出很多,应该是咏鸽现在的样子。不过刘梦并没有跑过去,因为他不像再承受一次希望后的失望了。刘梦心中猛然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我无法判断现在是不是在幻境之中,更无法离开幻境,那么就不如先去享受,而不是一直去追逐。更何况,只要看见咏鸽,就已经足够了。
刘梦四肢舒展,闭上眼睛,再一次的伸了个懒腰。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