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过的梦都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努力回想只能想起来一些支离破碎的片段,自我感觉想象的成分比梦里的成分多。这是一个小时候天天幻想当英雄的小孩子,做过印象最深的梦。

———————————————————————————————————————————————————

头上的月亮很圆很亮,好像在预示着有什么发生。

这条街上,很窄,只能容下两个人通过,这条街分支很多,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迷路。如果有光的话,就能够看到墙角推满的垃圾,还有那被垃圾熏黑了的、墙皮已经掉下了一大半的围墙。可惜,这条街上,没有路灯。已是凌晨一点半钟,只能趁着月光,看清一点模糊的身影

如果这个时候街上还有人的话,他一定会被吓的双腿发软,浑身颤抖,无法呼吸。

一个人飞奔而去,看不清他的模样,只能感受到身边好像有一阵风吹过,如果再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他的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袋子,这个袋子还在发光。似乎不是很重,奔跑的速度没有受到这个袋子的影响。十几个黑衣人紧紧跟在后面,嘴里还说着“快,别让他跑了!”,跑的飞快,穿过大街小巷。街上除了他们,没有其他一人。

那个拿着袋子的就是我。

我紧紧的带着这个袋子,跑过一个又一个巷子,拐来拐去,此时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拜托他们的追逐。感觉身后没有了动静腿完全使不上劲了,感觉着自己的腿慢慢的变得僵硬,步子迈得越来越小,频率也越来越慢。大脑和身体仿佛已经分开了,腿不受到控制。我多想让它继续奔跑起来呀,但是与愿相反,腿已经停下来了。

突然发现,我已经不在那条又旧又破的街道上了,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大厦。跟平常见过的大厦不同,大厦外面没有发光的大字招牌,没有多余的装饰,从外面往里面看,只能够看到安全出口发绿光的牌子,碰巧的是,我所在的侧门没有关。当我开始怀疑这是不是那群人的陷阱时,我听见身后开始零星响起脚步声,没有给我思考的时间,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好状态,跑进了大厦。

趁着微弱的大厦里面也和平常办公大厦不同,和商场一样,是回字形结构的,整个大厦中间从上到下是打通的。我顺着安全出口的牌子找到了楼梯,开始往楼上跑,当我大概跑过了二十多个安全出口牌子时,发现自己的楼上传来了脚步声。果然,中了他们的套。

没有办法往上走,也不能往下走,只能在这一层躲一躲了。没成想,我踢到了一个花盆,声音不大,但是还是被发现了。

上面的黑衣人已经在往下走了,刚才追我的估计也马上要上来了。走投无路,我两眼一闭,拿着袋子,从围栏上翻出去,跳了下去。

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见明早的太阳。

突然感觉时间好像变得很慢很慢,我能够感受到身体的下坠,失重感先是出现在头部,一直蔓延到脚部。我也无能为力,只能放纵自己下落。

手上也没有了力气,抓着袋子的手也不受控制了,只能放手,让袋子和我一样,做自由落体运动。

脑海里突然就开始想:

我要是跳下去还被抓住,我该怎么办?

明明我都已经拿到了,就差最后一步,还是被他们发现了啊,我运气这么不好吗?

如果没有摔死,成功的逃回去,我是不是还是死命一条?

没有这夜明珠,组织就要灭亡了,那我是不是算灭门的罪魁祸首啊?

……

就这样带着遗憾,我感受着生命中最后的感觉,失重感越来越强,这时脑海里面只剩下了恐惧。过了一会,失重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疼痛感,是剧痛,从皮肤痛到骨头再到大脑最后到心里,但时间很短。

我使劲睁开了眼睛,眼皮都很重,根本无法抬起,我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睁开了眼睛,看见了月光透过了玻璃,柔和而可爱,我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清,但是发现没有了一点力气,眼皮一点一点闭上。还能听见一点声音,伴随我坠落的袋子也落在了地上,闷闷的“咚”了一声后,这个声音一直在我脑海里回响,像是一个沉闷的大钟,被人敲了一下后便放任不管。我还听见了他们慌乱的脚步,时重时浅,慢慢的,越来越浅。

我被一项一项剥夺了感官。很快,我没有了意识。

这些在我脑海中最后闪过的几个问题,从此也都没有了答案。

订阅评论
提醒
8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8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