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白色的墙壁前,四边被黑色包裹,像是遗像的相框。框内漂浮着灰尘,它们在我面前疯狂地飞舞,疯狂地碰撞,疯狂地凝聚最终在中央汇聚成一条浅灰的线,阴影从线中向外蔓延——我发觉墙壁在向我折叠过来。我颤抖着向前伸出左手,试图阻止墙壁,可那是徒劳的,我够不到它。我慌乱地将右手伸向一旁,却摸到了那黑色的“相框”。手指顺着相框向下滑过,冰凉的触感顺着筋与骨,从指间流向手腕。细腻的灰尘滞留在指心,凝聚成一团。我更加恐惧了,用力地敲打相框,没有声音。恐惧与混乱在我的脑内炸开,我猛地抓住了两侧的相框,全身的肌肉因反射而收缩。

突然间,重力偏转了,我一个挺身坐了起来。震颤的心很快地平静了,低头一看,我坐在一口黑色的棺材里,四周被淡黄的花簇拥着。我没有在棺材上看见灰尘,它反射着明亮的光。

“我重生了么。”我扶着棺材,从中爬了出来,“终于不再有恼人的灰尘了。”我环顾四周,这似乎是一个教堂,仅从布置上看是这样。棺材是无盖的,取代了十字架的位置,正对着大门。原本会画着彩绘的玻璃是空白的,透过几束淡黄的光。阳光是清澈的,没有灰尘漂浮在里面。整个教堂没有宗教相关的物品,但我并不觉得奇怪,我明白这里是属于我的,我不会供奉任何神明,这是“我”的教堂。我感受到一股引力吸引着我,促使我向大门走去。

我来到了一片湖边,滔天的巨浪在湖面上肆虐,向我——以及一旁钓鱼的渔人——展示着它在湖中的威权。我走近渔人,他坐在一块石头上,头戴一顶尖斗笠,两条系绳垂在嘴边,让他的龅牙显得更歪了。他身边的桶内只有半桶浑水。

“怎么样?”我关切地问他。

“……”他不理会,疲惫的双眼不知在看何处。

“你不怕被鱼溅到泥水吗?”我的兴致并没有消退。

“小伙子,你该回去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又沙哑。

“我已经重生了,我摆脱了那些东西!”我有些急了。

“……”他瞟了一眼湖水。

“我应该在这里,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几乎要上去钳住他的肩膀。

“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那排龅牙动了动。

我不说话了,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原来他一直都在盯着湖水。

我双腿一软,整个身体躺入了湖中。微弱的光从湖面照进来,被气泡与浅灰的色块遮挡,逐渐变得昏暗。我仔细地看,夹杂在气泡中的色块原来是灰尘,比以前所见的更多,更密,更为压抑。它们疯狂地向我涌来,将我淹没在灰色的浪潮中。

 

作者自述:烦心事在梦里也是不让人省心的

订阅评论
提醒
5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5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