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话:其实我是一个经常做梦的人,做的梦也是五花八门,很多都在我醒来之后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可惜的是没能马上记录下来,基本都忘了。

柜子里有一具尸体。
死者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什么模样我不清楚,杀他的原因我也不清楚,甚至我连是不是我杀的他我也不清楚。我心里只清楚一件事,有一个人死了,他的尸体就在教室后面的柜子里。我不能让别人发现。
第一节课是英语课,老师匆忙的进入了教室,开始在黑板上写单词。我什么也没听见,心里只有一件事,我该如何处理尸体。我感觉到汗浸湿了我的上衣。老师拿着书,转到了柜子前,轻轻的打开了那个柜子。
我几乎要停止呼吸了。我是卫生委员,我负责那个本应装着粉笔尺子现在却藏匿一具尸体的柜子。在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我仿佛就要听到老师锐利的尖叫声划破寂静的课堂。老师拿出了一只粉笔,又轻轻地关上了柜子。我几乎无法相信我的眼睛,老师没有注意到,还是老师假装没有注意到?
老师平静地讲完了这一节课。我也准备好在放学之后将尸体彻底清理掉。在这之前,我不能再让任何人发现这具尸体。
这一天似乎比一年的时间还长,老师一个接着一个讲课,但他们也再没有打开那个柜子。课间休息时,我坐在柜子前,看着同学们嬉戏打闹。他们似乎只用想该怎么混过下一节课,而我,和他们一样的学生,却要想办法藏匿一具尸体!
终于,一天的课程结束了。留下做值日的学生也就两三个。我只需监督他们做完值日就可以了。我拿着刚洗好的抹布,回到了教室。一名做值日的同学径直向柜子走去。电影一般的画面在我眼前闪过:同学尖叫,老师报警,我堕入无尽的牢笼。我向他扑去,但时间就像漏斗中粘稠的沥青。他打开了柜子,拿出扫把,轻轻地把柜子关上。又是这样!我几乎快要崩溃了。是什么使他们装聋作哑!我一把拽住了他。
“那个尸体!你没看见吗!”
“哪个?”
“柜子里的啊!”我几乎快要失声了。
“哦,看到了,他不是很早以前就躺在柜子里了吗?”
我呆在了原地。
在所有值日生做完值日离校后,我拖出了那具尸体,将他扔进了教学楼外的垃圾桶,并且拿化学课上偷藏的火柴点燃了他。
第二天,我照常第一个来到教室,为今天的课程做准备。我打开了柜子。
又是一具。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