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4096 蠕动的梦境

初稿:

作者说:这场梦境我其实已经几乎彻底的遗忘了,但我记得它的内容有关我最真实的恐惧。那种无从回味,无法诉说的恐怖。

不知道此刻我身在何处,但是脑海深处好像有一件任务我不得不去完成。

我瘫倒在冰凉的地板上,脑海中一片空白,浑身骨骼散了架一样的疼。艰难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阳台。楼外的建筑像万花筒一样扭曲着,盘旋着,矗立在空间的各个方向。我却并不感到意外,反正…..自从“它们”来过之后,整个世界都乱套了。

我的使命….究竟是?

我纵身一跃,落在面前一座横向悬浮着的大楼外墙上,几脚踩碎厚实的玻璃窗户,我钻入楼中。一种奇幻的重力改变阻止了我的下落,让我挺身落到了楼层的地板上。一股沁人的木香味吸引了我,我环顾四周,这是我父亲的办公室。

走到门厅的茶几旁,我俯身从桌下拿出一包什锦糖,糖果的外包装是喜庆的红色,撕开后塞入嘴中,它甜的是那样的真实。旁边的垃圾桶里塞了一些吃剩的糖纸,那些鲜红的喜糖字样提醒着我这是父亲的同事婚礼上赠与的礼物。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五年,那包没有吃完的糖果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像在等待着我。——那也是我最后一次来到这里时留下的印象。

我行走在空旷的楼道里,气氛安静得可怕,我试图从墙上的专栏里获取些信息。然而那里张贴着的是我幼儿园墙上破旧的的手足口海报,文字部分模糊一片。这种时空的错位感让我颤抖,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感扼住了我的咽喉。

我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我挣扎着,翻滚着。在缺氧的幻觉中仿佛有一群透明的生物从身后“不存在的方向”飞出,环绕在我的身旁嚎叫。我心神紧绷,瞪大了双眼,身下坚实的大理石地面像被硫酸腐蚀了一样开始沸腾冒泡,将我陷了进去。

呼,呼,呼,我花了好一阵子调整自己的呼吸。吸入肺中的却是咸湿的海风,这里是….三年前旅行来过的沙滩。我面朝着大海眺望,海水像凝固了一样,即使在风中也掀不起一丝波澜。整幅场景给我一种尤为怪异的感觉,我感觉胃里一阵难受,但我突然知道了自己要去哪里。

——在我的三点钟方向,一座钓鱼用的木架台坐落在沙滩上,然而台前是浅岸,不可能有鱼会在那里。这座木台没有出现在任何一段我的记忆之中,它就像是凭空被人创造在那里。

踏在木板上,我却感觉踩在软绵绵的云朵上。站在台子的边缘,心底有一股声音让我跳下去,仿佛这样做就能拯救这个世界一样。

我闭上眼,俯身向前倒下,明明面前只是湿润的沙土和薄薄一层海水,但是我的身体像坠下了万丈深渊。

风声在我耳边呼啸,我的心神却重归平静,意识逐渐烟消云散。

………

………

我瘫倒在冰凉的地板上,脑海中一片空白,浑身骨骼散了架一样的疼……….

 

 

 

成稿:

作者说:在我原本的梦境上做了一番魔改,按照我喜欢的写作风格延伸成了故事。自我感觉良好~

不知道此刻我身在何处,但是脑海深处好像有一件任务我不得不去完成。

瘫倒在冰凉的地板上,我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浑身骨骼散了架一样的疼。艰难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阳台。楼外的建筑像万花筒一样扭曲着,盘旋着,矗立在空间的各个方向。我却并不感到意外,反正…..自从见识过“它们”之后,我破碎的世界观就已经无所畏惧了。

我摸索着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口袋,试图找到点能带着身份信息的物件。但是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着我,我的身上什么也都没有,有点信息量的只有西服衣领上的“proudly made in America”。

我纵身一跃,落在面前一座横向悬浮着的大楼外墙上,几脚踩碎厚实的玻璃窗户,我钻入楼中。一种奇幻的重力改变阻止了我的下落,让我挺身落到了楼层的地板上。一股沁人的木香味吸引了我,我环顾四周,这是我父亲证券交易所的办公室。收音机里还播放着一首诡异风格的小曲:“Salute like a worm….!Give up all your thoughts~~~”

走到门厅的茶几旁,我俯身从桌下拿出几盒甜点,这些美式小蛋糕的外包装是甜蜜的粉红色,撕开后,里面却爬出了几条蛆虫,我顺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垃圾桶里还塞了一些吃剩的糖纸,那些粉红的婚礼字样提醒着我这是父亲在同事新婚仪式上带回的食物。尽管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五年,那包没有吃完的糕点仍然静静地躺在那里,像在等待着我。——那也是我最后一次来到这里时留下的印象,在我亲人葬身火海前最后的回忆。

我行走在空旷的楼道里,气氛安静得可怕,我试图从墙上的新闻专栏里获取些信息。然而那里张贴着的是孤儿院里特工部门招收新人的海报,文字部分模糊一片,还有几张嘲讽共和党官员的臭虫贴画。这些本来深藏在我脑海中的记忆交织了起来。一种时空的错位感让我颤抖,心底最深处的恐惧感扼住了我的咽喉。

我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我挣扎着,翻滚着。在缺氧的幻觉中仿佛有一群透明的生物从身后“不存在的方向”飞出,环绕在我的身旁嚎叫,试图按住我的四肢将我捆绑,拖进墙壁。我心神紧绷,瞪大了双眼,奋力挣扎着。慌乱中,我摸索到了一把尖锐的物件,转身向那些幽灵刺去。

滴答滴答,银白色的液体在我脸上滑落,那只怪物尖嚎一声滚落在地上。原来….鬼魂也是会流血的么…我握着手中的武器恣意挥舞着,仿佛有种搏斗技巧指引着我一往无前。鬼魂们恐惧了,围绕着我尖嚎。

滋啦!一道闪电击打在我的右胳膊上。剧烈的疼痛伴随着大臂肌肉痉挛让我近乎昏厥,但潜意识告诉我在这种危险境地下失去意识就直接等于死亡。我用尽所有剩余的力量滚向了楼梯……

无边的黑暗中,我似乎在竖直下坠。但是我的身体就像化作了虚无,精神在无尽的深空中徜徉着。我也得以有时间思考刚才的经历。

毫无疑问…..我是一名基金会的武职人员,一名应对那些突然出现在地球的未知生物或者灵异现象的特工。但这次的探索任务内容…..我却想不起来一分一毫….。“We secure, we contain, we protect.”我默念着组织的宗旨,试图保持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的指挥权重新回到了我的手里…..

呼,呼,呼,我花了好一阵子调整自己的呼吸。吸入肺中的却是发霉一般的湿冷空气,这里是….总部。我曾经向管理者们吐槽过这里条件的艰苦,然而此刻我却久违的感受到这里的温馨。四面金属网格墙壁和上面用喷漆装饰的爬山虎,凸显着管理者别具一格的审美,墙边码放着容纳武器弹药的派力肯箱和木条箱装的普通补给。

“有种违和感”….我俯下身,盯向木质箱子上的纹路,这些花纹奇异的扭曲成了一条噬人的蠕虫图案。呵,还是幻境。我毫不留情的踹开了墙边的箱子,里面的缓冲海绵甚至连预置装备的凹槽也没有,像是在羞辱着我。

果然….我踏入了类似鬼蜮的区域,有种更高等级的文明亦或是异常的力量在作祟。为了维持人类脆弱的秩序,组织的高层只能选择隐藏真相,将危险隔离,我们先遣队的使命就在于此…….等等,“我们?”

我必然是有同伴的,像是看到了些许希望,我隐匿脚步走向基地主门,那里连接着城市下水道系统。作为由异常构建的扭曲世界,入局者所认为的出口,往往是与现世链接最薄弱的地点。行走在走廊里,我身旁的金属门下的缝隙里涌出了几股血潮。我手无寸铁,自然不能以身犯险,但是里面人类的求救声改变了我的主意,那是我熟悉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的将门推开一条缝,里面两个披着血红教士袍,面目可憎到无法形容的人正对着祭祀桌上被分食的人类尸体进行着邪教般的仪式。该死,我大概率碰上了原欲肉教派的信徒(Proto-Sarkic),这群人靠着血腥祭祀去获得惊人的奇术力量。在四周如同京观一样的威慑中,我却变得冷静了下来,我知道我受的心理训练起了作用。

趁着那两个佝偻的邪教徒沉浸在祭祀中时,我蹑手蹑脚靠近墙边被捆绑的正常人类女性,这是我的熟人,队员劳拉克劳福。她带着点希冀看着我,我蹲下试图用牙咬断绳索,然而绳索却给我一种人类皮肤的质感,不愧是该死的邪教徒!

在一阵淅淅索索声中,劳拉突然睁大了双眼,面容扭曲地着看向我,“背后遇敌?”。多年来的配合让我瞬间理解了她的面部表达。“咳!”我捻转身体双手交叉在身前,但一股巨力顺着双臂传来,我感觉手臂几乎骨折了。

咔!对方又一拳,一阵骨裂声传来,脸部在剧烈的击打下我的头扭转向了劳拉那边,看到的却只是一具面容扭曲残缺不全的尸体。恐惧感击破了我的心理防线,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怒吼中我掏出劳拉腿上的军刀刺入那个教徒的心脏。

那个教徒嘴唇蠕动了几下,像是带着点不可思议的神色颓然倒下。我爬起来费力的撂倒了另一个教徒,他竟然也有不错的格斗基础…..一招一式几乎与我相差无几。

我向着基地的门口冲刺,这里发生的事件已经不是我一位特工能够解决得了。我必须回到回到基金会进行精神评估与隔离。

然而在楼道里,每一个门缝都开始涌出鲜血。血液在脚下越积越多,我奋力向大门奔跑。墙壁上蔓延开来的一根根虫须触手抓住了我,让我沉溺入猩红的狂潮之中….在窒息的痛苦中,我的意识逐渐化为虚无。

然而这次,我仿佛再也醒不过来了。

………

………

收容所记录:

3月17日:Beta-7“Maz Hatters”小队在调查一起疑似未知力量引发的野蛮祭祀食人案件中失联。

3月25日:在长达一周的扩大搜索下,特工▇▇▇,特工▇▇▇,特工▇▇▇的尸骨分别在19号,21号,24号被部门发掘于任务地点三百余里外的森林中。尸体有被人类槽牙啮咬过的痕迹,疑似与欲肉教派有关。队长▇▇▇失踪,依据章程判定队长死亡,放弃后续救援行动。

4月2日:解剖及人类学检测显示三局骸骨均已死亡有近半年,证实事件与特殊力量有关。(附件-尸检报告01)

10月20日:旧任Beta-7小队队长出现在华盛顿分基地前,据基地技术人员称目标出现时全部监控设备失灵。据《▇▇▇▇▇▇▇▇▇》协议予以收容隔离。标记为“Euclid”级别。收容对象保有有一定交流能力,但传达的信息均毫无意义。(附件–音频01)

10月21日:监视目标产生谵妄,失语,运动功能失调等精神疾病特征,开始服用常规精神药物氟哌啶醇,卡马西平等进行治疗。

10月24日:对监视目标进行检测时发现脑部淤积白影以及四肢肌肉肥大,医疗团队判断为某种蠕虫疾病,暂命名为Neurax蠕虫。目标产生愈发严重的暴力倾向,在测试期间毁坏仪器,用碎片刺伤了一名医护人员,后被警卫队以电击枪制服。

10月26日:根据资料显示,3月死亡的旧任Beta-7小队队员尸体上咬痕与监视对象▇▇▇匹配度极高。

11月1日:监视对象病情恶化,Neurax蠕虫突破血脑屏障,诱发大面积脑出血,在医疗团队竭力救援下,收容物▇▇▇▇当天下午宣告脑死亡。(尸检报告02—机密等级4,已隐藏)

O5议员▇▇▇▇▇:特工▇▇▇为基金会做出的牺牲已经足够了,在火焰中释放他的肉体吧。分基地转向蠕虫病理研究,我们不能让这种可能有传播能力的疾病爆发。

音频–01:(meaningless hiss)……worms…..rul(meaningless hiss)….

尸检报告–01(节选):▇▇▇▇▇,28岁女性…….疑似出血过多致死……..▇▇▇▇▇,……..致命伤位于胸口,凶器为制式军用匕首…… ▇▇▇▇▇,…..生前曾与人搏斗,身上有多处挫伤,……

 

订阅评论
提醒
7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7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