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的无解(梦的写作)

前言:和其他人写的梦相比,这一篇的世界有些太……纯粹而且虚假了。这算是取材于两个梦。(这个主人公的目的也是编的……也许有更好的)可能写的逻辑有些奇怪,原来想从浅到深,多个层次,不过并没有做到。这里的几个镜子里面的世界可能是从像梦的到像现实的过渡吧!问题与问题之间也没有什么逻辑性……写的太多太杂了

 

一、追寻

雪纷纷扬扬地飘洒着,天地间一片茫茫的白,夕阳的残红将这个荒谬的世界中的众多楼房的影子映在煞白的雪上,将那个静躺在床上的人惨白的脸上硬抹了些惨淡的红。旁边冷冷清清地站着几个人,有些人脸庞带着泪痕。

“不,夢不会走的,她还那么年轻。她肯定能回来的。”她固执的说,试图让自己相信这是真的。

旁边的一个妇女一愣。

“开始吗?”那个中年的头发有些散乱的妇女,红着眼说。她用手帕擦了擦泪痕。“只要你准备好了,走进那面镜子就行—–答案就在镜子里—-记住,千万不要迷失!唉……”

她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里带着一种审慎。随后,没有什么犹豫地跨了进去。她耳旁迷迷糊糊地飘进了几句话:“已经去了多少人了,都没有回来……”

二、镜界

脚下是泛着乳白色光泽的液体,踩起来脚下开出朵朵涟漪,仿佛踩在水面上,但是踩得又很坚实。脚下是另一个世界,也有她,也有临近日出一般的天空—–那是镜像的世界。突然间,世界倾斜了,颠倒了,这是被翻进了镜子里吗?她一下子没站稳,险些跌倒。她继续往前走。前面有了明显的通道,只不过两边没有墙,都是排列的整整齐齐、严丝合缝一面面的镜子。镜子中,不知道多少个自己在同时往前走这,她走的有些急,空寂之间只能听见自己的喘息声。这样的氛围让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往两边去看。

在前方一转角的地方,她瞧见了一个人,漫不经心地用手触摸着每一面镜子,这正是夢。她穿着一件蓝灰色的外套,而且显得有些疲惫但是专注。

“是你!”

夢却说:“我有见过你吗?”说罢轻轻放下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说:“这里有多少面镜子?哪个是你认识的我……或者说,到底有几个我……”说罢,出手一拳打碎了一面镜子。噼里啪啦之间,这一行的镜子都碎了,纷纷落下,掉入那乳白色的液体当中,消失不见了。打碎的镜子背后的是另一面镜子,和刚刚打碎的那一面一模一样,除了位置离他们要远一些。

“话说你来这里干什么?”

“找答案。”

“你看,这里有无数多个你……就算打碎了多少面镜子也是这样。”

“不……”她隐隐地感觉这里有什么特别不对头,“这里只有一个我,只有一个你。不管有多少镜子,不管你打碎多少镜子都是这样……”她低了头,小声说:“你知道这些镜子里的人都是谁吗?你又是谁?”

一刹那间,所有的镜子都粉碎了,身旁的环境又恢复到了刚进入镜子时的样子。那液体突然间开始流动,形成一个漩涡,她无法自拔地往下陷。夢试图去拉她的手,把她再拉上来,但是却抵不住那股力量。一瞬之间,夢好像在她棕色发黑的瞳孔中看见了另一个人。

坠落……温和而舒适的坠落……

三、尽头

她落在了一个陌生的楼里面,各种各样的人在其中穿梭着,这好像是一个学校。她的面前是电梯门,灰色的,反着光,从中还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让她莫名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里面是看不见底的黑,有一种让她恐惧的黑色的粘稠状的东西在不断地涌出来,像她碰洒墨水时那样漫出电梯。她本能地开始跑,顺着楼梯往下滑。

她不知道她究竟下了多少层,直到看到学校底下的一个站台。许多人在站台上,他们背着书包,一些人在张望,一些人在看书……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地方,有些透明的塑料板架起来了拱形的站台棚顶,对面的棚子有些发蓝,那是早晨时树木的影子越过学校的路面时的颜色。她跑下来了,没有谁注意到她。站台的一侧通向外面,阳光很好,明亮的很,轨道边生长着一些杂草,显得很平静。另一侧则深不可测。

伴随着有规律的摩擦铁轨的节奏声,一辆列车逐渐停了下来—-那是不是回家的地铁?她混在人群中,上了车,接着列车开始以一种让人舒服与怀念的速度向前走着,让她不知为什么有一种安全感。

“我有在哪里见过你吗?”她身旁的一个人问她,那正是夢。

“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听说这是一辆可以驶向世界尽头的列车,你不想看看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样的吗?”夢很认真而缓缓地说,仿佛她在思索什么纯粹而美丽的问题。

“那你要等多久才能够到达?这怎么可能……你怎么知道有没有到达宇宙的尽头?它一定是可见的吗?不,你怎么知道这路程是不是无限的?再在这里待下去等到死了也不一定能见到宇宙的尽头吧”

“在这里,时间是无限的,大概生命也是如此……早晚会有那么一天列车会到站的吧……”夢有些出神。她好像在看着外面金黄的稻草垛子,又好像什么也没有看见。

她愣住了。

夢若有所思地说:“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有什么在召唤我去那里,但是我在找什么……或许是个答案……”

“如果这只是一个梦呢?醒了还要找世界的尽头吗?”

夢狡黠地笑了,说:“那你要把我先叫醒才行,不是吗?”

然后自顾自地说:“等我看见世界的尽头,找到所找的东西,自然就会醒了吧……如果真的是一场梦。”

“你去找宇宙的尽头的意义又是什么?”

“那你又在找什么?”夢问她。

“找……答案。”她又仿佛不那么确定了。

列车开始剧烈地晃动,她从车窗往后一张望,竟然是一种迷茫的黑,大概是从电梯那里追过来了吧。身旁的玻璃也跟着颤动着,列车呻吟着,险些翻车。一次剧烈地振动之下,列车脱轨了,车轮一点点沉入深深的稻草堆里面,逐渐停了下来,留下了棕黄色的两道泥土的痕迹。

她用力扳开窗子,从列车上跳下来,夢也跟着下来了。

“原来世界的尽头是这样的。”夢讽刺地笑了。双手插在兜里,踢着边上的小石子。

那一股黑色蔓延着,列车一侧的轮子再也撑不住了,脱落开来,整个列车也失去平衡,砸了下来……她没有躲过那一辆列车。

列车的意义是什么?

我死了吗?

五、无解

阳光有些刺眼,她于是闭上眼睛,让阳光充分地洒在她的脸上,直到她的眼睛适应这里的光线再缓缓地睁开眼睛。她用胳膊与手把自己撑起来,仿佛摔了一跤再起来一般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

这是一座城市吧!周围的高矮不一的楼不规则的树立着,初见时有些像颜色不同的立方体,错落有致地排着,再眯眼,这些楼就变得真实的多了。周围的建筑仿佛拥有早晨时跃动的阳光,前方的路也越来越坚实。她沿着大道走着,仿佛走了很久。

这不是海淀黄庄吗?这一条往银网走的路好熟悉啊……她突然意识到。地面的白砖白得有些刺眼,却又一种暖融融的感觉。

“嘿!”一双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诶!”她笑了。很高兴再见到一个同学。

“我这里有一道题,你会吗?”同学说着,从书包里抽出一张在阳光下有些发黄的草稿纸,随手拿了一支铅笔写了起来:

ABCD

ABCD   X

——————-

DCBA

A、B、C、D不相等

“这个我们老师好像讲过……”她顿住了。这个真的讲过吗?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呢……对了,讲的不是这个……是什么因式分解的竖式?她颤抖了……

那个同学看了她一会,有些不耐烦:“你要不会,我就先问别人啦!”说罢就要把纸拿回。

“不,这种题有解吗?这种题怎么会有解呢?”她不禁脱口而出,而后陷入了沉思。

六、回归—-无解就是有解

她一抬眼,看见了雪。雪还在飘着,仿佛一直如此。她回来了……无解……

转身之际,泪水无法遏制地涌了出来。

“你找到什么了”临走前的那位夫人心一沉,慌忙问她。泪眼模糊之下,她仿佛什么都看不见,却又什么都知道了。

她喃喃道:“此题无解……”

 

啪的一声,镜子碎了。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