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与生(初+终+初评论)

初稿

“我这里有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

我曾经有缘到过一所学校,那是一所名校,出名到什么到什么程度呢?它的凶名能止小儿夜啼,但却仍引无数人趋之若就。人们说不出它到底哪里怪异,却会在想起它时不自觉地感觉心底发寒。

那所学校中曾经转过来一个女生。她在学校上了几天课,觉得这里很不一样。同学们都很木讷,绝对坚守规矩;老师也没有一丝人情味,像是一切只为了讲课。

第一个周末,学校的学生不约而同地选择去大礼堂自习。她趁着难得地空闲熟悉校园。校园里空荡荡的,除了几个老师,就没有什么鲜活的气息了。女生进到教学楼中,不知不觉走到了三楼。在拐角处,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强烈的违和感让她不得不注意到它。女生上前仔细看了看,然后伸出手。手穿过了墙壁,进入到了另一个空间。女生诧异了下,毫不迟疑的走了进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并不奇怪。那是一个小空间,空无一物,带着点幽静、冰冷的气氛。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长相清秀的少年问道。他拿着匕首,慢慢的走向女生。“我只是四处看看……”“没必要解释了。”话落,少年举起匕首刺向女生。女生慌忙地躲开,向外面冲去。她想呼救,但是走廊里却没有一个人。她拼命地向前跑,甚至几次感受到了匕首的寒芒。她从不知道自己可以跑的这样快。但是突然之间,少年就停了下来,问道:“你不是这个学校的人?”“我是转学生。”少年静默了一会,转身就走。

当天晚上,女生从办公室醒来,她记得自己明明是在寝室中的。“新一批的药发下去了?”“是的,校长。”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近。她慌忙找了一个柜子,默默祈祷不要被发现,在等待的过程中,她睡着了。她迫切的想要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周围同学太过诡异,她只能去找那个看起来唯一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喂,你知道这个学校怎么了吗?”“他们疯了,在做人体实验,要培育出优秀且听话的‘人才’。”“那你?”“学校里有些人是从福利院抓过来的,以领养的名义。”“那你之前?”“如果被’学生’看到,会被发现,而我想要逃出去。”“我来帮你吧。”

他们敲定了逃跑的事宜,准备在周三下午自习时实施。

时间到了那天,女生匆匆忙忙收拾完东西就准备去找少年,却突然被老师叫住了。“同学啊,你是不是语文课代表啊?我侄子写了篇文章想要发表,你帮我去指导指导行吗?在办公室,慢点去,不着急。”“老师,我语文一点都不好,还有点事要做。”“诶呀,我都听你们老师夸你了,快去。”今天是主科老师开会的日子,三个月一次,很难得。女生只希望能够快一点做完。

等到结束,已经黄昏了。女生非常抱歉,去向集合的地点,但是那里空无一人,只有星星点点的血迹散落。她害怕会出什么事情,转身跑向那个秘密基地——三楼小空间。“老师,您怎么在这?”女生诧异地问,“我就是来看看。”这个空荡荡的房间竟然变成了会议室的模样。她道歉之后立刻转身跑走,去校园的各个地方寻找那个身影。终于在一个角落中找到。“你没事吧?对不起,非常抱歉。老师叫我……”“你为什么不来?为什么?已经没有事情了。”少年身上血迹斑斑,却还是脚步飞快的跑走了,她没有追上。

——————

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会,旁边的人催促:“然后呢?”“然后女生帮助少年重新策划了一次,帮助少年成功逃走了。”“真的吗?”“那就只有他们知道了。”想着曾经那个少年的模样,我还是深感抱歉。其实该死的是我,不是吗?

终稿

“我这里有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

姚远曾在高中时转过校,那是一所名校,出名到什么程度呢?它的凶名能止小儿夜啼,却仍引无数人趋之若就。人们说不出学校的诡异之处,但在想起它时会不自觉地从心底泛上凉气。

在刚到新学校的前几天,虽然日常是和以前差不多的,但总是莫名的让人觉得有点怪异。时间一晃,就到了她在这个学校的第一个周六。寂静的校园没有一丝生气,因为她是特批住宿生,是五百人中的唯二两个。姚远第一次在学校中漫无目的的乱逛,虽然学校的氛围很“轻松”,但是课业却十分繁忙,她非常不理解同学们是怎么做到那么精力充沛的,像是固定模式一样,每天都是活力满满的。

姚远逛遍了校园,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第三教学楼,这是学校里最特殊的地方。明明是一栋教学楼,却没有一个人在这里上课,这里有着全校最大的会议厅,还有餐厅这种地方,但平常没有特殊允许或者特殊活动召开,学生是不允许上二层的。姚远早就对这里好奇极了,现在周围也没有人,她就走了进去。除了一楼比较特殊,教学楼还是很正常的,普通的教室,普通的活动室,还有普通的办公室,一切都是那么平平无奇。她上到了三楼,强烈的违和感让她注意到了拐角处,那里明明很正常,但姚远莫名觉得正常才是最大的不正常。她将手放在上面,轻轻往前一伸,手穿过了墙壁,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奇怪的是姚远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惊奇的事,她从容的走了进去。空间不大,甚至还有点狭小,让人觉得喘不过气。她听不到在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诡异的寂静让这里愈发阴冷。突然,脚步声响了起来,姚远猛然回头,看见了一个清秀的少年。“喂,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少年温柔的笑着,那笑脸甚至像一束阳光破开了空间里的诡雾。“我在参观校园。”“你知道这里是不允许进入的吗?”少年慢慢拿出了匕首,专注的看着上面的血迹。“既然来了,那就留在这里吧。”看着冲过来的少年,姚远惊慌之下猛地向侧边一蹿,就拼了命地向外跑去。她几次感受到匕首的寒气在颈后划过,就像逗小猴一样,少年并不急着杀她,只是追着她看她四处逃窜的模样。她从不知道自己能跑得这么快,就像瞬移一样,自己还没看清就已经到了楼上。由于教学楼像回字一样的结构,她能清晰地看到站在对面走廊上的少年,以及他嘴角意味不明的笑容。少年收起了匕首,转身离开。姚远泄了力气瘫坐在地上,她觉得今天这场事就像噩梦一样,来得莫名其妙却让人记忆深刻。

傍晚,姚远在一间办公室醒来,她没来过这里,但是这里的某种东西让她感到很不舒服,甚至是厌恶。“怎么样?有效果吗?”是校长的声音。“图像有波动,但是并没有什么实际效果。对了,新的药制作完成了。”“那就发下去。机器加大功率,继续试。”姚远放轻了呼吸,生怕被发现,她悄悄地躲在书桌下面,感觉到那种让她厌恶的东西效果越来越明显,她撑不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她还是在自己的寝室。昨晚的事情还深刻的印在她的脑海中。机器是做什么的?药又是什么药?她没有一点头绪,只得整理好学习资料等待第二天上课。

学校没有晨课,也没有晨间活动。但是同学都不约而同来得很准时,门禁刚刚开放就陆续进了校园,明明学生们都三五成群的走在一起说说笑笑,但看起来就是没有一丝活气。这一点让姚远突然有了些感悟。她用整整三周的时间观察周围的同学,发现他们就像机器一样,不同的事虽然有着随机性,但归根结底是不变的,严格的守着学校中的所有规则,所有意见就像是不同事物的随机匹配,有时候离谱到让人啼笑皆非,有时候却又极为规范。而且大部分老师也是如此,偶尔几个个别的就想是监视,任何时刻都可能出现在教室里,就比如她的语文老师,陆老师,这让她感到恐惧。她还从诡异的传闻中听说到了那天的少年,叫林影,是高二的学长,风评非常好,不仅是学霸,性格还非常温柔绅士。但姚远觉得他可能是这所学校中的另类,就和自己一样。

在第四周,她特意翘了周二的自习课,偷偷溜到那个奇怪的小空间等待林影,如果他没来,就留下提前准备好的纸条再走。不知是不是前两天看见的流星起了效果,她等到了少年。“我有点事情想问你。”少年脸上的笑容还是和那天一样,温暖且耀眼,“你想知道什么?”“你知道学校里常备的一种不同寻常的药吗?还有现在有什么活动,科学实验之类的?同……”“我怎么知道你是可信的?”“这所学校只有咱们两个学生是正常人了啊!”

他沉默了一会,表情似有悲哀,然后把这些事告诉了姚远:这所学校是那群疯子的实验室,想要培养出听话的“人才”,但在一次实验中意外发现了未知的能量波动,无法解析。这些能量会组成个体,称之为能量体,偶尔会显形,就像是人们口中所说的怪力乱神。疯子们想要弄清楚这件事,就加紧研究培育“人才”的实验,等到差不多时,就开始研究未知能量体。姚远没办法理解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如此邪恶。

“所以同学们都是因为那个药才……”“嗯,而且这是不可逆转的。”“那你?”“当初学校在二十年前捕捉到了一个能量体的活动,利用波长寻找能发出相似能量波的孤儿进行培养,很多,大概百十个吧。”“那人呢?”“都死了,在实验的过程中。我是最相似的,所以用来实验比较珍贵。但是最近据说他们找到让能量体长期显形的方法了。”两人沉默了一会,心中各有所思。姚远感觉明白了些什么,“那你想要离开吗?我帮你吧。”少年愣了愣,笑着说道,“好啊。”

两人敲定在下周三实施逃跑计划,因为那时除艺体技外各学科老师都要去开会,监管会减少,并且那时学生都在自习,没有人会违反规定出来的。

在焦急的等待中,时间到了周三。姚远匆匆忙忙收拾好了东西就要去集合地点,突然出现的陆老师却叫住了她:“姚远,我侄子今天来了,希望我能帮他辅导作文,但我要去开会,你能帮我去暂时辅导一下吗?”“老师,我作文并不好!我还有些急事,能不能先让语文课代表去?”姚远央求着。“行吧,那我让高二的林影去了,能给他加分的,毕竟最近他有点违纪,扣掉了些分,需要弥补。”老师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她不能让林影留在这,他必须要逃走,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上发生过什么,但偶然从宽松领口边看到他锁骨上的刀疤就能想象一定很不好过。姚远答应了老师,她觉得老师知道了点什么,只能希望那个侄子的事情能够很快解决。

那个人意外的麻烦,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却还是没有要结束的样子。看着时钟的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姚远终于顾不上周围的老师,找了个上厕所的接口就焦急地跑了出去。她去了那个秘密的空间,却发现那里变成了一个会议室,陆老师坐在那里笑眯眯地问:“同学,怎么了吗?”钻进鼻腔的血腥味让姚远越发不安,她顾不得其他就冲了出去。外面的老师突然多了起来,她希望老师不会注意到她,虽然这不太可能。姚远跑遍了学校的各个地方,看到了多处血迹,却还是没有那个少年的踪影。她的脚步越来越快,就像被追杀的那天一样。

每一分每一秒在此刻都格外漫长。终于,在一个陌生的角落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少年,凌乱的血迹、苍白的面颊让他看起来格外的脆弱。“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去的!”她想要堵住伤口,堵住不断流出的血迹,却没有任何效果。“我就是那个能量体对不对?我能够影响到周围的人对不对?”联想到之前的事,姚远突然想到,有什么片段在脑海中划过。少年微微点了点头,“那我能不能带着你影响到别人?”少年沉默的点了点头。姚远费力的扶起少年,想要像之前那样瞬移。她成功了,却移到了大门的正前方,老师包围圈的中央。那个奇怪的机器在她旁边运转着,那种让人厌恶的感觉又出现了。周围人的手中持着冰冷的枪械,那黑洞洞的枪口让人心底发寒。

————————

说到这,我顿了一下,摸了摸颈边的疤痕。“刺激,然后呢?”“然后姚远成功带着少年逃了出来,只不过在出来的时候被子弹划伤了脖颈。最后少年受到了医治,侥幸活了过来,走到了正常的人生轨道上。”

我忘不了少年在我怀中闭上眼的样子,在最后时刻,他告诉了我很多。例如陆老师之所以姓陆是因为他的编号以六开头;例如他一点也不喜欢我叫他林影,因为这是校长起的,时刻提醒他,他只不过是影子;例如他尝试过很多次逃跑,但都失败了,这是第一次看见学校外面的夜景,他还想要去很多地方。例如……例如我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就像他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的样子,微笑就是这样学来的。

然后,在夜幕下,他在我怀中慢慢的合上倒映着星海的眼睛,嘴边还有一丝释然的笑意。

其实,如果不是你,该死的是我,不是吗?感谢你救我出来,如果我能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

 

 

作者的话:涉及剧透非常抱歉,请先看完文章。首先,两次瞬移是真的,只不过是姚远并没有感觉到,一心在别的事情上,她能够短暂影响周围的人,以至于在她找少年的时候周围老师并没有及时告诉告诉校长她的位置,以为她“希望”这样。其次,一开始姚远只是猜测,是在后来才确认的。然后,制定计划时少年是清楚的,所以姚远是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但遥远不知道,所以认为必须要保证少年是安全的,才在发现老师威胁她的情况下同意这件事,然后破罐子破摔。解释这两点是因为害怕没有写出来,文章写得还有欠缺,请多多包涵,其中涉及的一些能量之类的只是设定,不是很了解,非常抱歉。

 

订阅评论
提醒
6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