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禾和佳の信&回信

(佳禾给我的)

佳:

见信如晤。希望你不介意这样称呼。素未谋面,经文字初识,甚是奇妙。

你的文字中透露出深度的思考。“排在第一位的必定是回村钓鱼……改到不能再改或者懒得再改就慢慢悠悠地按我的清单一个个地去做……达成愿望的路上。”这样的人生算是圆满了。
你该是个很有趣的人儿罢!比如“此笔记生前曾在生物必修一笔记中心任职”,比如睡觉是你最喜爱的运动。
“很怀念和你一起在国贸漫无目的地闲逛的日子。”这句话单成一段,就是…突然触动了我。每一对挚友该是都有这样的经历,这样不带任何企图的全身心交给对方的感受,可能比山盟海誓大风大浪更值得回味。
你的用词有时清新而大胆,这是你的风格。“一息尚存的昔日绿叶和无聊小孩抗争的闷哼”“比普通的植物汁水的味道更填一份沉稳”“ 整个身体都臣服于地心引力”

我很好奇,说到运动,你为什么会想到写做梦?你的莉为什么不用为课业任务而烦恼?她为什么不能理解你?当然你无需明说,这封信她能看懂就够了。

散文可能适合你,但不是那种虚无隐约意识流的散文。你能从别人想不到的角度切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生活气息让你的习作很有真实感,相比你是个热爱也愿意去感知生活的人。我期待你更多的作品。

至于建议嘛,你的小故事似乎有点仓促与单薄。或许分几段,将内容扩充得更充实,慢慢思考和推进,再深入探寻自己心底的感知,会更好些~

我有时是个很现实的人,纯正的功利主义者,但有时又追求恍惚飘渺的文风,所以总是处于矛盾与纠结之中。我写作时常畏手畏脚,因为不知有些用词是否精当或得体而不敢使用。你是如何想出清奇的字词、角度和思路,在新鲜的描写中不放弃人情味儿和烟火气的呢?望不吝赐教。

匆忙草就,望见谅。

祝好

(我回的)——————————————————————————————————

佳禾:
感谢你的评论!你从读者的角度真的发现了一些我自己都没有发现过的,可能是源于潜意识的写作特点。仔细想想,你说我的文字中“透露出深度的思考”,有时候好像确实是这样的。在做“我的死亡”的那个话题的时候,我即使对我想象中的死亡只有一种模糊的概念,但是还是硬要总结出一点什么,仿佛这就是我写作的底气一样。
其实我最喜欢的运动会写做梦,是因为我觉得梦里的故事都很神奇。在睡梦中会觉得梦里的故事都非常的真实,丝毫不会产生“我在梦里赶紧配合他们表演完起床还要上课呢”这样想法,可一旦睡醒过来即使只想起一些梦里零星的片段,也还是会怀疑“这个梦这么荒诞我到底是怎么梦出来的?”(而且最近在家隔离,我确实做了很多梦)。
至于为什么我的莉不用为课业而烦恼也不太能理解我,是因为她去了一个职高还是贯通学校,而且她本来学习也不太上心,大概毕了业就要去对口单位去上班了吧。和我初中一个班的同学,其实很多都去了类似职高的学校。虽然他们的学习不太好,但他们真的都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他们还曾经跟我开玩笑说,如果我去他们的学校会有好几万的奖金,跟我说如果学习不如意就转去他们学校吧。哈哈,他们当然没有得逞。至于为什么她不能理解我,就像你不能理解他为什么不能理解我一样啊。因为我们的学习环境实在不同嘛。大概在自己环境里待久了就很难理解不同情况下的人们了,和像莉这样的人聊天就经常能提醒我每个人处境是如此的不同。没什么所谓好坏,就是选择不同,所以经历也不同罢了。
感谢你给我建议,感觉非常可行,我如获至宝!我有认真分析过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大概是因为我平常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以后的写作中,我会试着慢慢思考推进,将内容进行扩充的。
关于你的疑问。我觉得其实我跟你是差不多的人。第一次看前几句我还以为你在说我。我以前也会时常畏手畏脚,导致把自己的文字写的非常的中规中矩,以前上写作课的时候,老师甚至评价我的文章为“政府工作报告”,虽然听起来好笑,但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这次写作我就放的很开,没有怎么思考我的文字会不会不恰当或者不得体之类的。你所说我那些亲戚的字词,角度和思路其实都是从顺其自然打出来的,或者是开脑洞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
当我写作中突然蹦出一些混不吝的清奇词汇的时候,第一反应肯定也是想把它删掉的。但是我一般会控制住自己按删除键的手。因为我觉得那是顺其自然流露出的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转念一想根据我的水平来讲遣词造句可能还没有自然流露的好,就任由它“造化钟神秀”了。我写出清奇的文字可能要得益于,我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水平实在不高,所以没有什么包袱,也不会想别人会对我作何评价。
你是不是也会脑子里时常蹦出一些看起来很荒谬的想法呢?不妨试着抓住它,写一些让人感到荒谬的东西独有一种乐趣。
在你矛盾和纠结的时候,不妨想一想它的反面。你写“蓝色的窗帘”,当然有人觉得你写得无聊,但也可能有人觉得“蓝色代表忧郁,窗帘遮住阳光暗讽封建政府统治下人民生活在黑暗中,作者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对当时社会的不满”。所以大胆的去写吧!
十分感谢你的认真分享,希望我的建议可以替你摆脱你写作时候的一点困扰,我会持续关注你的作品的奥~

顺颂安好

(我给佳禾的)————————————————————————————————

佳禾:
作品已拜读,想说的如下:
我很喜欢你写的《晚安,这辈子》这篇文章,在这篇文章里,主人公吃药结束了她的生命,这篇文章让我想起《阳光劫匪》。我佩服你敢想敢写,我也从有过比较出格构思,但是我却不敢顺着写下去,因为我觉得这似乎需要我暂时重新创造我的世界观。但是在你的这篇文章中,对于吃药结束生命这件事,你既没有过多的解释,也没有为她营造一个新的世界观,而是把它当成一个工具一样来表达你想表达的东西一样,写的很好,这带给了我很大的思考。
“至于黄瓜,往后柴米油盐,家长里短,日子一天天过,没什么好想的了。”
在你的文章里,把家长里短果断的跳过,反而更能引起我的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婚后生活被跳过了呢?多读了几遍,我觉得我很喜欢这个想象的空间,没有一点线索能给我的想象一个落脚点,她幸福或不幸福似乎都说得通。
“之前每天晚上,我都跟小瑾说晚安。她出差我也要视频和她说,她那边有时差我也要留言。今天说过了,这是个不错的结束。”这一点我算是有同感,如果是我也会希望有一个这样的结束,不紧不慢,从从容容,甚至有点优雅,而且和题目很扣。
“很快,小瑾来到这个世界,我的生活有了最大的重心。”这一趴结束的实在有点猝不及防。即使是匆匆回忆,是不是也应该多说两句呢?
“第二天一轮朝阳冉冉升起时,映衬的不再是江南水乡隐约朦胧的袅袅炊烟了。”如果这句话出在阅读理解里一定是一道让人想跳过的难题。这句话我第一次看很难理解,读了几遍之后悟出好像是在暗示日后农村消失,朝阳在映衬的就是高楼大厦或者旅游景区了。不知道我悟的还对吗?
我读第一篇《晚安,这辈子》感觉有一些地方缺少点小情节。有一些地方,比如说女儿成为了“我”的重心、孙女简直是小精灵,都是自己说出来的,显得这样显得回忆不免短促。我想如果是我的话,总要回忆起几间比较具体,而且值得炫耀的事情才肯罢休。
从那篇《农耕的背影》,我看出了我们写作很大的不同,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把小山村的变化之前怎样放在一起写,变化之后放在一起写。还有最后一段那个农耕的老人,如果让我来写的话,我可能会写他背着竹楼弯着腰从地里走向一个只有几间小房子村子里面去。或者再写一些体现如何抵不住历史车轮和时代浪潮的事情呢?比如被迫淘汰掉了原始的农耕工具?以上这些仅做一些分享。
我觉得你对不同的角色的性格的把握都非常好,能准确的让读者感受到他们的生命感。你是不是也会在面临重大选择的时候,想象自己就不同的选择会有什么样不同的结果?不知道你会不会愿意接受一个成型的人物,写一些关于他的文章,延续他的生命呢。?(就是同人啦)我觉得如果你去写一定能写的很好。你很适合去原创一些小说,从你的文章里就能看出来,你很会利用一个人,他的性格,他的行为去表达一些你的观点。
我写作时常常囿于一些心理因素不敢去虚构一些人物。我想问问你是怎么通过写别人来表达你的观点的呢?有什么心得吗?作为一个没有这样经历的人,真的很好奇,希望你能跟我分享分享这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祝好

(佳禾回我的)————————————————————————————————

佳:
谢谢你用心的评论~!
小瑾的描述我放到下一段啦,因为注意力从丈夫转换到了女儿。这个故事是一个九十多岁老奶奶回顾一生,时间跨度很大,所以我想无法细致地回忆细节。袅袅炊烟那句我想表达的是农耕文明的消退,上山砍柴生火做饭的生活方式可能会转变为像城市里一样的灶台,想表现城市化进程,可能有点没说清楚~
从很小开始,我在百无聊赖(或者是拖延症)的时候,会给自己编故事(内容太离谱了哈哈哈)。我不喜欢写自己的故事,因为我觉得这样个人喜好尽显无遗,于是诚惶诚恐、宠辱皆惊。不如寄托在一个虚构的人物上,探索一个虚拟人生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每个人物都是有原型的,但素材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于是我不喜欢全部照搬真实的事情,略加创作会使其发展更流畅自如,同时自我表达更无所顾忌。
真实也好,虚构也罢,我愿意去尝试写作上更多的可能性,但在没思路时我很不情愿和“将就将就得了”妥协。其实我一直都有写小说的梦想呢!只是不知道何日能实现。
关于你的小困惑:比如你的莉,她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你可以把你自己放进故事里,但又要脱离你本人,在你的操控之下。莉为什么不理解你?她是否为此而苦恼?她在生活中遇到了哪些你不会遇到的事?她是如何应对的?
你可以说这个莉是真实存在的,但其实她是你虚构的。凭着已知的一点线索,去扩充一个人的生活,选择他的人生道路,这本身就是一件 充满惊喜的邂逅与奇妙的偶遇 的事情。你为什么为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呢?因为拿笔或敲键盘的是你的手,是你在思考。于是你的价值观和对待事件的观点与看法会自然而然融进去的~!
创作时,可以把人物替换在自己身上,想想如果是自己会怎么做;也要让自己暂时进入故事,设身处地为人物思考,基于他的背景和经历,为他做出合理的选择。、
至于心理因素,我也是有的,但没必要要求自己摆脱这些困扰,让它自然存在就好啦。你看呀,你不敢写某些东西,无法跨过心理上一道门槛,这本身就是你的观点和价值观~
很开心和你分享这些话。期待你今后的作品~!
顺祝祺安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