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一件突然地事,决定给我的亲妹妹写信,写给十年后的妹妹。

信封会是上图的样子,内容还没有抄在纸上,但是会是张最普通的信纸吧。

 

我是哥哥,今年我十六岁你五岁,在一定的契机下写这封信给你。因为现在你还看不懂,所以大概这是封寄给未来的你的信吧·,大概是十一年后,你也到我现在这么大时。

一直到五年前为止,我一直保持着独生子这个称号,后来你出生了。虽然我的独生子女证还在家里装证件的柜子里,但是你的存在却时刻在告诉我,你有了一个可爱的妹妹。生活还是有一定改变的,具体说可能是吃饭的时候桌上突然安静后抬起头来,发现父母不是在盯着我看,而是温柔的看着你,当然我也从“被观看”加入了观看的行列。又或者是每天屋里屋外总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哭声,笑声,轻飘飘的脚步声。

以上算是我的感受,还不能说是给你写的话。后面就进入正题。

我本不打算写给你,感觉不知道从何谈起,我总说,真正动情的话早在日常生活里说完了,这点对至亲之人依旧适用。但是昨天晚上你做了件事,犯了个错,很危险的错。突然我就明白,也许有些话写在信里比一吐为快要更加真实。

昨晚你不小心把被子点着了,没有烧的很大,但是把你吓了一跳,你确确实实的害怕了。你害怕来自爸爸妈妈,甚至是来自哥哥 我 的责备,当然也是害怕着撕扯床单被子的火。当时看到之后,反倒是我不敢说话了,甚至不敢对被子做出惋惜的表情,因为我怕这一切会加重你的压力。然后学着爸成熟的样子说,不要担心,再遇到这种事一定要第一时间喊妈妈。回到自己屋里后,我就下定决心,要给你写点什么。

你是个很勇敢的女孩,这句话我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估计会提很多次,但是它也许还有后半句,在勇敢之上请再多加一分小心。你每时每刻充满着活力,不断挑战着一件又一件的未知,作为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你可以很自然的和大人其他大人交流。你可以和妈妈一起切香肠,包饺子,和面。你这两天又迷上了和妈妈一起养蚕,把玩那些白胖胖的小虫子。几秒前,你还笑着和妈妈说“我啥(sa)都想看,你快讲给我啊”。你总在快速地进步、成长着,快到有点让人担心你是否会被脚下不平的路绊倒。也许到十年后给你看的时候我会删掉这部分,那要看这期间你的表现了。

再多的人生启示我就不写了,告诉你那些话目前还是爸妈的任务,再说了,我写出来也不过是模仿着爸曾经写给我的信的样子罢了。还是说点让你我都更轻松愉快的话题吧。

仔细想想,兄弟姐妹会是在人生中陪伴我们行出最远的路的人。即使咱俩相差十一岁,那也改变不了上面的结论。这么漫长的道路上,我究竟该以什么样的态度与你相处,这会是我这辈子的课题。就我目光所及的几年,希望能仅仅成为你的哥哥,而非兄长。意思是我希望能成为你的后盾,但是又不希望你产生来自我的压力,这很难。人总是很难做到在保护的同时完全不伤害。如果我没有做到,也许是我改变主意了,也许仅仅是我没有做到,不管怎样,你都可以在聊天时提出,看看我会作何反应。我现在倒是有点期待你看这句话时的表情了,哈哈。

没有再多的话了,也许还是像我开始说的,真正动情的话都在日常生活里说完了。而这句话到底对不对,我愿意等待十年后你的意见。

对了,这毕竟是2020年写的,你要是觉得实在有违你对我的印象,那只能请2030年的我再做解释了。

希望你能做个快乐的姑娘,希望我能当个温柔的哥哥。

请多指教吧。

哥哥 杨知武

2020331

订阅评论
提醒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