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自述:上课时说的那封给同学的信,写完了,也发出了,收件人不一定收得到,(估计是一封:已读不回,或者不读不回的信)还是不想发在这里。所以重新认真的写一篇给自己的文章。我会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在房间里,大声读给过去的自己听,至于未来,我把那句送给自己的话贴在书桌前的墙上,每个明天都能看到。

 

给自己,

你给过很多的人写信,想用这种方式留住不能见面的朋友,记录一些想法,又很爱收集起你写的,你收到的 信和明信片。但你从未这样认真的给自己写过信。

给过去的自己,

你认为你做错过很多事,伤害过很多人,而引发了突然间的性格转变。那段灰色时间开始之前,你告诉自己,少说些话、少说些话、少说些话,然后就真的“不会说话”了。

曾经你想:如果给过去的自己致一次电话,告诉她——不要那么任性;喜欢的就要坚持,不要怕语言攻击;以及千万千万不要,无意识的做一些行为而伤害到很重要的人。

你也曾经常常想,要是那些和他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是不是更好。你不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失声”,你不会恐惧曾经无从担心过的“社交”(与朋友交流)。突然间,一切的对话都好难,你不知道应该和朋友说什么,聊什么,感觉自己好灰。又因为这样本不爱表达又疏于表达的你变得越来越个人。但现在,我想告诉你。在那段时间你开始思索自己做的事情的对错,开始思考自己的行为所带来的影响,开始思考自己的感情,开始拼命的在一些书(散文?&小说:追风筝的人…)里找答案,希望能找到一个相同的状况,告诉你——“这到底是什么,我到底怎么了?又想找最后的结果和答案。”至少我认为那段“灰”的经历是好的,因为它带给你了很多的自我思考,让你开始认识自己。

我很喜欢一句话,想送给你——“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1]希望你可以摆脱你内心的纠结,去做你认为应该做的事,陪伴值得陪伴的人。

给现在的自己,

你终于走出了那一段,认为表达无力,多说无益,很独立的小时空。因为你意识到这样的你是不开心的你,然后对自己每天说:“你要说话、你要说话、你要说话。” 我觉得又是个偶然的契机吧,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不灰了,或许是给了那段感情一个答案,得以给那段时光画上句号。

你现在仍然飘飘荡荡,不知道你应该是个什么样的自己。你也不给自己下定论,就是希望可以在找到那个你认为你应该成为的自己的时候再决定——“我就是我,从此不再改变。”

我希望你可以去给那些你之前不理会而伤害过的重要的朋友写信,告诉她,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当时处理自己的情绪处理的很不好,所以对于已经造成的伤害很内疚。

最后,很高兴你可以找到这种很完整记录的方式,希望你可以真的如你所愿少些时间花费在琐碎的电子交流里,而真的回到上世纪写信的年代,建立更多的信件交流。何况身边还有同样爱写信分享生活的友人。你真的很幸福。

给未来的自己,

希望你可以投入更多的时间在生活,不要像母亲有时候看韩剧,没完没了。希望你可以参与一次支教。希望你可以在出去玩时给朋友寄张明信片。

MK

 

注[1]出自 罗曼·罗兰《巨人三传》

附:

订阅评论
提醒
1 评论
最久
最新 最赞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1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